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试炼队伍的组建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试炼队伍的组建

        方鸻看着这头坐在椅子上的、高大的蜥蜴人战士,因为椅子相对于它显得太过‘娇小’的缘故,后者坐在上面显得有点局促,长长的尾巴也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在地上扫来扫去。

        当然,战蜥王子长着一口森森的白牙,神情冷酷,显得十分怕人。天蓝和姬塔就躲得远远的,探头探脑地看着这个方向。

        方鸻听完对方的陈述,才问道:“这么说来你就是来参加龙之巢的试炼的?”

        泰纳瑞克礼貌地将杯子放在桌子上,那杯子在它相对巨大的爪子下像是个袖珍的玩具,它有些恼火于人类的繁文缛节,但一想起临行之前圣塔祭祀的告诫,还是耐着性子一板一眼地答道:“咝,可以这么说,尊敬的人类兄弟。古老的预言告诉我们,尘世巨蛇正在回到这个世界,在西方的天空,巨蛇之尾正在显现。咝咝,闪耀之海的力量正日复一日消弱,黑暗的力量很快就要席卷大地——安达索克尊敬的大长者,史林之眼,厄-阿塔告诉众信者,坚守密林的日子已经过去,守护者必须重回世间,寻找先古圣贤们留下的线索,以求救赎者之途。”

        烛火忽闪了一下,映衬着泰纳瑞克一侧面颊上的鳞片,细密整齐,它巨大带角的头冠,让它显得有点像是一头人化的龙。

        它匕状的尖牙,在烛火下泛着冷冷的白光,下面有一条游动如蛇的分叉信子,不时从下唇吐出来。蜥蜴人与其他类人种族巨大的差异,又和狮人、罗塔奥之民一类温血种族截然不同,它们是冷血动物,有独特的生活与文化习俗,因此才会与当下的艾塔黎亚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至少天蓝和姬塔就寸步也不敢上前,艾缇拉有些好笑地拍拍她们的背,让她们上去添水,但两个小姑娘吓得齐齐摇头。

        “它会吃了我的!”天蓝夸张地说:“你看它的牙齿,艾缇拉姐姐,它一口咬死我了。”

        “你又不是原住民,别听信那些谣言!”艾缇拉没好气道:“那是我们的客人,是艾德请上来的。”

        天蓝直摇头,振振有词道:“那可不是谣言,地球上的食人文化直到二十世纪都还一直存在呢,你放心,我在这里紧盯着它,不会让它对艾德哥哥不利的。”

        艾缇拉只能摇头叹气。

        凡人口口相传,远方大6的蜥蜴人氏族保持着食人的习俗,因此将它们视作怪物。

        的确有一些蜥蜴人氏族会吞食对手的心脏。但那是往往在盛大的祭礼场合之上,而且不是每一个蜥蜴人都有这个资格,必须是祭祀、长者或者最英勇的战士。

        它们相信吞食对手的心脏可以获得对手的力量,因此它们不会生吞那些懦弱弱小的对手的心脏,只有强大不可战胜的敌人才有这个资格。

        当然那些野蛮的习俗其实随着蜥蜴人一脉逐渐与其他王国接触而消退,而今除了龙血氏族之外,已经很少有别的战蜥人会这么做。否则以泰纳瑞克的身份,说不定坐在他们面前还真是一位‘吃人’的怪物。

        泰纳瑞克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咝咝,因此我遵循这条线索,从安达索克一直来到这个地方。有一个古老的声音呼唤我至此,我相信这里有先古圣贤们留下的信息,我尊敬的人类兄弟,你呢?”

        它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方鸻。

        方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然后他才解释道:“你可能不清楚,这个试炼在芬里斯岛每年都会进行两次,它由一头很出名的绿龙主持,并不是什么古代的朝圣之路。虽然我不清楚我们和你说的是不是一个东西,但这里确实没什么朝圣者,而且你说古老的预言,那是什么?据我所知,现在艾塔黎亚并不能看到黑色彗星,从历史上记载来看巨蛇之尾已经消失了好几千年了。”

        泰纳瑞克也摇了摇头:“我尊敬的人类兄弟,古老预言是辛萨斯的大法师们记载在石板上的语言,大长者厄-阿塔是众星降生的一代,只有它能解读上面的信息。它引导我们透过闪耀之海浮动的以太来观察这个世界——而毫无疑问,黑色彗星正在向艾塔黎亚相向而至,我们看到它的尾巴,长长地划过西方的天空。”

        它一边说,一边伸出长长的爪子比划了一下,好像透过屋顶天花板,透过厚厚的岩层,巨蛇之尾真就正在横跨那里浩瀚的星穹。

        上一个纪元的历史记载,彗星的尾巴持续了一百年之久,它保持着漫长的轨道,与艾塔黎亚世界交错而过。

        “那个,泰纳瑞克,我能这么称呼你吧?你能不能也叫我艾德,或者换个别的称呼?”方鸻有点困扰地提议道。

        事实上自从塔塔让他说了一番龙语之后,对方对他的态度就大为改观,并一直称呼他为‘尊敬的人类兄弟’。而相对而言,它对其他人就十分冷淡,矜持自恃。

        妖精小姐解释道,这是因为战蜥人认为天生会说龙语的人,是受巨龙之灵瓦拉瑞克所选中的祝福降生的一代。而蜥蜴人是卵生生物,它们没有父母关系,从孵化池之中一批长大的蜥蜴人,往往互称为兄弟姐妹。

        这便是泰纳瑞克对他的称呼由来。

        方鸻有些无法理解,他知道瓦拉瑞克是古老巨龙,不仅仅是巨龙的先祖,也是多头蛇蜥、大海蛇、风暴龙与蜥蜴人共同的祖先,是三巨龙之一。但会说龙语就是瓦拉瑞克的眷者?这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难道不能后天学习吗?

        他却犯了一个常识性的失误,塔塔告诉他。龙语其实不是一门后天的语言,当艾塔黎亚存在时,这门语言便已经诞生了,其实是魔力的语言——当以太魔力生变化,这门语言也相应变化,它拥有无数的变音,每一个词汇也不具有固定的含义。

        它其实传达的是巨龙对于魔力的感应,更像是一种心灵能力。

        然后妖精小姐才说,她之前所说的,不过是一句简单的问候语而已,在远南大6的密林之中最为常见的祝福之一:闪耀之海上的风,正吹拂着你我。

        “可塔塔你怎么会龙语?”方鸻不由问道。

        妖精小姐十分平静地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是龙魂,骑士先生。”

        方鸻恍然大悟。

        泰纳瑞克点了点头:“没问题,我的人类兄弟。”

        好吧,至少少了‘尊敬’两个字。

        方鸻耸了耸肩,算是认同了对方的说法:“那好吧,就算这个试炼就是你说的那一个,可你知道它的规则吗?”

        “规则?”

        泰纳瑞克细长的瞳孔之中闪过一丝好奇:“我们在丛林之中遵从古老的法则而行,我听圣塔祭祀们说过,人类世界也有很多类似的法则。所谓的规则,就是你们的法则么?”

        方鸻心想它说的应该是人类世界的法律,但那根本不是一回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头痛的问题就应该先放到一边,于是他答道:“差不多,简单来说,试炼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参加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人类兄弟,就是等级低于十五级以下。你请放心,我才刚刚完成了安达索克野兽丛林的狩猎祭礼,等级不可能会过十五级。”

        方鸻后半句话给堵在了嘴巴里面,远南大6没有选召者的新手区,而对方对于人类世界的其他方面了解不深,对这方面没想到还很清楚。

        他在心中去问妖精小姐什么是狩猎祭礼,塔塔才回答他说那类似于战蜥人的成年礼,要只身一人前往丛林深处去击杀一头恐龙。

        方鸻听了不由问道:“泰纳瑞克,你才刚刚成年?”

        “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泰纳瑞

        克答道,它昂起头来,吐着信子说道:“咝咝,我离开安达索克先前往各处游历,然后才辗转来到此地。”

        方鸻不由看了看对方身高,他知道战蜥人的生理年龄和人类相差不大,不过它们要比人类早熟得多,一般十四岁就行成年礼,也就是说面前这个比他还高大魁梧一圈的战蜥人王子,可能年纪比他还要小一岁。

        他不由无语,干脆不说话了。

        不过这也间接说明了对方的等级不会太高,虽然泰纳瑞克说它是白颅氏族的最强战士,但战士也是分年龄段的,它很有可能说的是年轻一代之中的称谓。

        “好吧,”他最后无奈地摊了摊手:“我没问题了,泰纳瑞克,我的确打算参加那个试炼,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且我们也刚好差人手,你能加入我们自然再欢迎不过,可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呢?”

        泰纳瑞克眨了一下眼睛。

        就和许多爬行动物一样,它们眼皮之下还有一层半透明的内膜,让它看起来充满了冷血种的特点。它毫不加思索地回答道:“咝咝,我早听闻会有人类参与这个试炼,而我估算过自己的实力,一个人参与并不十拿九稳,因此就打算寻找一些队友。”

        “我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你们是我最早见到的人类。”

        方鸻哑口无声。

        他本来还以为对方会说什么是命运的牵引,古老预言冥冥之中的指定,或者说大长者厄-阿塔的喻令,总而言之,充满了神秘而富有传奇的感觉。

        但没想到,答案是如此简单。

        因为他们是这位明显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战蜥人王子遇到的第一拨人,所以它就如此选择了,听起来好像没什么毛病。

        可等一等,方鸻忍不住想问,这不是传说中的朝圣之路吗,你这么草率地决定没有问题吗?而他事实上不仅仅是如此想,还问了出来:

        “可泰纳瑞克,那你怎么决定,我们是你需要的队友呢?”

        “没关系,如果在试炼过程中出现了太多敌人,你们帮我牵制住它们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一个人解决。”泰纳瑞克焦黄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理所当然,就仿佛那些敌人根本不值一提。

        那意思就是,没关系——我很强,你们只需要给我打杂就可以了。

        不过它大概也想起了圣塔祭祀们临行之前的告诫,意识到这么直接的话语可能有些伤自己的人类朋友的心,于是补充了一句:“当然了,我的人类兄弟,没想到能遇上你们,我想或许这就是闪耀之海的指引——”

        它一边说,一边还冲不远处一直探头探脑的那两个人类小姑娘‘温和’一笑。

        于是方鸻终于听到了命运的指引这类台词,不过他现在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这听起来也太敷衍了。他心想如果你不会委婉,那你还不如不要委婉,你看看你脸上的表情,那也太假了,还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那像是在笑吗?

        其他人只会以为你要大快朵颐了。

        他回过头,果然看到天蓝和姬塔尖叫一声,吓得一溜烟地跑掉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位自称为强大战士的战蜥人王子还是留了下来,并暂时加入队伍之中,打算和他们一起参加龙之巢的试炼。

        灰岩先生背后的平台上自然早已住不下人,不过泰纳瑞克也表示没什么关系,它是冷血种,对于环境的要求本来与众人也不同。

        干燥阴冷的洞窟环境,粗糙的地表对于它来说只能说稍有些不适,休息的时候只要点燃一堆篝火,往旁边一蜷就可以了,连睡袋都不需要。

        而且方鸻还现对方还有一头坐骑——一头长得有点像是大了一号的迅猛龙一样的生物,他倒是认识这个东西,冠恐蜥,一种南方雨林之中特产的生物,它双足行走,动作灵活,可以在雨林等复杂的环境之中快穿行,而且本身也是一种凶猛的掠食者可以与骑士一起参与战斗。

        只不过除了战蜥人之外,一般人也受不了这东西背上那个颠簸。

        除了上平台与众人一起就餐之外,泰纳瑞克与他的蜥蜴坐骑‘血牙’几乎寸步不离,非凡如此,它还把方鸻介绍给自己的坐骑:

        “血牙,这是我的人类兄弟,你不能吃他。”

        但这个介绍方式,让方鸻一点也不高兴不起来,只私下叮嘱天蓝和姬塔一定要离那头畜生远点,谨防一不小心成了对方的晚餐。

        两个小姑娘瑟瑟抖,上下牙打战地同意了。

        而方鸻也搞清楚了泰纳瑞克的职业。

        对方是一个偏敏捷向的战士,它主要武器是一把双头矛,但也会使弯刀。战蜥人的种族天赋让它们天生适合于敏系战士这一职业,无论是用来保持平衡的长尾巴,还有杰出的弹跳纵跃能力,都让它们在此一道上比其他种族更具优势。

        而且安达索克的蜥蜴人有自己的文化。

        它们不使用魔导器,因为具有巨龙血脉的蜥蜴人,身体素质天生就比人类强大得多,这使得它们可以直接接触以太魔力。

        它们使用一种古老的战具,叫做黄金之手,就是对方身上那副铠甲的一部分,华丽的手甲上镶嵌着采自于安达索克丛林的太阳晶石,这可以帮助它们吸收与释放魔力。

        而它们的武器,其实也算是魔导器的一个分支,只是没有用以转化魔力的核心水晶。那是纯粹的战具,还保持着炼金术在上古时代的古老面貌,密密麻麻的公式图纹密布于长矛与弯刀表面,看起来像是美丽而繁复的花纹。

        不过泰纳瑞克具体有多强,方鸻也没问过,虽然加入了小队,但这种关系并不稳固,了解过对方的等级,对于一个临时成员来说就是极限了。

        古代甬道在地下穿行,众人大约行进了一天一夜之后,才重新走出地表。这一路上到处是奇异的景观,茂密的蘑菇林与未知的危险,数不清的岔道通往更深的地下,传说那下面有一些地方直通向死寂区。

        但就像格兰特之前所说,这条古代通道本身并不危险,事实也是如此,他们这一路上几乎没遇上什么麻烦。

        通道的出口处同样是一扇与其入口处相似的巨门,门上连绘制的花纹都后者相差不大,而这几乎就是辛萨斯蛇人帝国在此留下的唯一痕迹,巨门外一条石板大道,但早已被自然的力量侵蚀得不成样子。

        外面同样通往一座静谧的山谷——不过这并未出乎众人的预料之外,只要还未离开绿龙山脉,这片险峻的山林之中,也只有这样的地形最为随处可见。

        方鸻一行人率先走出通道之后,便在原地停留下来,听雨者的人还在后面。这附近就是佩鲁圣谷,血之盟誓的人肯定不会太远,他可不会怀着侥幸不会遇上对方的想法。

        不过听雨者公会拖家带口,队伍之中一多半是等级很低的训练生,再加上他们路上还被夜蜥人袭击了一次,因此一直到这天下午才走出出口。方鸻闲着没事制作了一批自爆妖精,正当他准备测试一下的时候,正好遇上听雨者的副会长格兰特带着一个有些奇怪的少年找上门来。

        “这是?”方鸻停下来,有些奇怪地看着两人——尤其是那个子不高的少年。

        “孤白之野让我带他来的,”格兰特介绍道:“我听说你参加试炼的人手不够,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他加入你们。”

        方鸻这才恍然。

        对方就是孤白之野托付给自己的那个‘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