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提线的人偶师与突围战

第一百五十五章 提线的人偶师与突围战

        “别担心,爱丽莎小姐。”

        方鸻在夜风中轻声说道。

        “你听我的指令,默数三声。爱丽丝小姐,你走另外一个方向。”

        “艾德先生,我们听你的。”

        他透过风镜看到的景色,是夜色下两个一模一样的面孔的少女,有些紧张。灰岭巨兽的背脊在他脚下轻而慢的摇晃着,而从另一只发条妖精的视界中向下俯瞰,是三名夜莺正从不同的方向靠近她们所在的那片岩石。

        暗岚的夜莺像是一片潜入夜色下的影子,沿着碎石散布的阴影带之中前进,几乎与周围形成一色,只偶尔显露出行踪。但通过位于不同阵位的发条妖精的监视,方鸻总能找出这些人的行迹。

        毕竟潜行不是隐形,视觉欺骗总有一定条件,他们纵然精于此道,但六只发条妖精静静地悬停在不同高度上,四只妖精在中间层巡逻,四只妖精交错跟进,十四个镜头,视线交错之下,所有人无所遁形。

        “三,”

        “二,”

        “一!”

        发条妖精指向一个方向。

        爱丽莎一言不发,裂开的岩石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苍白,在她眼中更为晃眼。她知道自己只向前踏出一步,就必须条件信任对方,哪怕对方犯错,她就要为对方的错判负责。

        这种责任可能意味着冰冷的死亡与星辉的消减,乃至于公会的责难,甚至是将她驱逐出旅团,后面的可能性并不小,因为她作为旅团的尖兵将队伍引入危险的陷阱之中,却毫无数觉,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职。

        但她脑子里的犹豫只犹如电光火石般一闪即逝,爱丽莎犹如一道分形的影子从岩石背后射出,前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地,本来方便她观察,但现在却成为了一段通往地狱的旅途。

        爱丽莎有些紧张地点开了通讯频道,但手一滑,连她也自己也没注意。

        方鸻的声音在里面有点像是机械的提示音,他的默数与爱丽莎的步子几乎一致,然后化为一个具体的指令:“停下。”

        爱丽莎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但那个声音就像攫住她的心灵,让她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一直弩矢贴着她当面飞过,钉在不远处一棵白榛断裂的树桩上,直没入羽。

        那边那个暗岚的夜莺穿着一袭夜行衣,一脸愕然地看着这一幕,他忽然后退一步,身形犹如裂开成两道交错的幻影。

        那是夜莺的影分身技能。

        “爱丽丝。”

        爱丽莎发现妹妹的反应比自己更快,手中的匕首脱手飞出,击穿了那夜莺的幻影。对方的本体大约在七八尺远的地方显露出身形,一个鱼跃躲入了附近一片灌木丛中。

        “他左右三十度是视线死角,爱丽丝小姐我对你掌握的技能不了解,你自己判断如何出击。”

        方鸻话音刚落,双胞胎的妹妹就犹如一条拉长的影子,一个影跃落向那个方向。

        “爱丽莎小姐,你右前方二十米处有掩蔽物,两个夜莺分别在你六点与三点方向,距离较远,你自己小心。”

        爱丽莎略一点头,便向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两支弩矢落在她身后不远处,她连续两次分出幻影,最后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那里的障碍物后面。那是一株高大的女贞树,森森的支干与叶片足以完全遮住她的身形。

        她想探出头去。

        但方鸻有些严厉的声音传来:“别看。”

        爱丽莎心中既惊又敬,对方是怎么知道她的意图的,在她看来简直像是一位无所不能的神祇。

        但她忽然一愣,听到队伍频道之中有声音传来——

        爱丽丝与那个夜莺的交手在兔起鹘落之间结束。

        事实上她的影子在对方身后一成人形,而那暗岚的夜莺显然也十分老练,头也不回就明白有夜莺追了过来,反手就是一匕首刺向自己背后。

        爱丽丝双手交错,一个空手入白刃的技巧架住对方手腕,同时向后一退。那人直接从斗篷下一掏,一把荧光粉向她洒来,但只洒中一片散开的云雾,爱丽丝的影分身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丝毫不比她姐姐稍逊。

        但显而易见的,暗岚的夜莺的实力要比她高不止一筹,这位双胞胎中的妹妹虽然应对得体,但每一步都落于下风。虽然近战流派的夜莺几乎不虑有魔力枯竭的困扰,但体力槽一空,技能一旦进入冷却她就立刻有危险。

        但那个夜莺将匕首从左手递到右手,再从右手递回左手一个熟练至极的手上技巧炫技诱敌时,方鸻的发条妖精忽然从两人头顶上直坠而下,正中对方右手。

        虽不至于将对方手中的匕首打落,但也让那夜莺略微一阵慌乱。

        “我左你右,爱丽丝小姐。”

        “好的,艾德先生。”

        小姑娘眼睛发亮。

        方鸻忽然抬起手来,牵引着手中无形的线由下向上,在那夜莺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发条妖精贴着他右手向上绕行,直扑他的眼睛而来。

        吓得他向后一仰,人对于自己的重要器官都有本能的保护意识,那夜莺自然也是如此,右手一扬,匕首自然而然向前一划。

        但方鸻的发条妖精像是有生命一样沿着他脖子飞了出去,停在他身后。

        “向右。”

        方鸻平静地说道。

        就好像他手上有一条无形的线,连接在那夜莺的脖子后面,他轻轻一扯,那暗岚的夜莺果然本能地向右一偏头。但爱丽丝一个肘击早就等待在那里,一肘砸在他颧骨与鼻梁之上。

        对方被打得向后一仰,鼻血喷涌而出。

        爱丽丝乘机小碎步向前,匕首一个突刺,但那人还有反击能力,右手紧握匕首向下一架,一击,两击,两把匕首在两个同行手上如穿花蝴蝶一般上下翻飞,拉出一条条金色的火花。

        但他想反击,那发条妖精又从右后切入,从他眼前飞过,气得那夜莺用手一挥,怒骂道:“给我滚开。”但他挥了一个空。

        方鸻说道:“向左。”

        那夜莺稍向左一偏,脸上就多了一条血痕。

        他终于有些害怕,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把发条妖精用到这个程度,下意识想要后退。但方鸻此刻平静得像是一具石像,像是任何事物都不足以让他分心丝毫,空间与时间,对方的反应在他眼中演绎的是一个固定的概率。

        “他要转身,中央突击。”

        “向左。”

        “攻击他的右手。”

        “他失稳了。”

        爱丽丝抄起美少女的大长腿就是一个侧踢,一脚揣在对方胸口,将那一脸错愕的夜莺被踹飞出去,紧接就是一把飞刀插入他脑门。

        那人恐怕至死也没明白,面前这个这少女怎么忽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

        “对方还有六个人,那两个夜莺的目标在你身上,他们在——”

        方鸻语气一停。

        他头一抬,视野瞬间拔高,整个战场在他眼中像是一个预设好的沙盘。在更远的距离上,两个游侠,一个神射手正在靠近,试图走出射击死角;稍微靠近一些,是一个匆匆赶路的铁卫;再近,一左一右两个夜莺正左右包抄过来。

        在托登之战中,双方工匠争夺战场侦查权堪称惨烈,但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舞台。

        “累了吗?”

        “有点,”爱丽丝喘着气点点头:“艾德先生好温柔啊。”

        “温柔吗?”方鸻楞了一下:“我只是说,体力消耗太大就避战吧。”

        “避战?”

        “听我的,接下来交给你姐姐了。”

        “爱丽莎小姐?”

        “我在。”

        队伍频道之中传来双胞胎的姐姐的声音。

        方鸻还没觉出异常,但爱丽丝已经微微一愣。

        “那两个夜莺在你左右两边,还有一个铁卫不足为虑,但你要小心对方正在进入战场的投射单位,距离四五七,不排除有增加射程的装备。因此保险起见,你只有十三秒安全期。”

        “现在,向右跑。”

        爱丽丝一动。

        那两个夜莺就反应了过来,他们大约是没料到对方竟敢如此明目张胆,其中一人立刻化为一道阴影落在爱丽丝前方。

        那是一个双持刺客,双匕交错就准备拦下少女的去路。

        爱丽丝心下一紧,面前这个暗岚的夜莺她认识,记得对方是一个等级很高的小姐姐,至少比先前和她交手的那一个厉害多了。

        她要突围的话,十多秒钟无论如何也不够时间的。

        方鸻也皱了一下眉头。

        “向后。”他想说,但才刚准备开口,却发现对方的路径有些异常。他一愣,心中不由一突,对方想要硬扛爱丽莎一击拦下她妹妹。

        他扫了一眼对方的装备,亚沙蛇甲,还真有可能吃下同等级夜莺一击。

        但爱丽莎已经出掷手中的匕首,犹如黑暗之中的一道金光,黎明前的晨曦,曙光直接穿透了那夜莺的胸口。她在收手一回,一道天火从远处呼啸而至,再次命中对方。

        那夜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噗通一声跪倒在爱丽丝面前,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爱丽丝捂着嘴巴后退一步,低声说道:“对不起。”然后一埋头就从对方身边冲了过去,只留下对方烧成焦炭一般的躯体,化为星星点点的星光。

        曙光。

        方鸻这才想起来,爱丽莎手上的武器也不一般,那可是他亲自制作的传奇匕首啊,别的没什么长处,攻击高得可怕。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而这时候,缺口终于已经打开。

        两姐妹也已经靠近了树林方向,方鸻再一次拔高视野,这时候只要冲出对方游侠的包围圈,不让铁卫和夜莺咬上来。这对姐妹就应该可以成功逃离了。

        不过他发现,对方似乎猜出了他的发条妖精的存在。

        他们的游侠开始隐蔽自己,不断变幻路线,并交替掩护,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有点意思。”方鸻忍不住笑了,对方这绝对是先前那个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战斗工匠在后面指挥,那家伙果然还是没走啊。

        但如果是他一个人,对方这小把戏说不定可以奏效,把人数优势发挥到极致,有想法。可惜方鸻指挥自己的发条妖精从不紧跟,每当有人进入另一个区域,则负责不同区域的发条妖精会自动接替分工。

        每个区域划分得清清楚楚,就像它们拥有自己的智慧,将分管的职责弄得明明白白,绝不越矩。事实上早在双剑之战时代,翡翠之剑的战斗工匠们就把这一套理论玩得纯熟。

        后来这套理论进一步发展,落在方鸻手上时,早比它古老的前辈更为完善,由于毋须和外人配合,他一个人使来,更加得心应手。

        但这并非是一个一人就能操作的技巧。

        可还有塔塔小姐。

        两者本就心有灵犀,彼此共享一个思维与感情——方鸻站在平台之上,平举的右手像是操纵着无形的提线,妖精小姐控制的玫玫与他背身而立,圆头的皮鞋上点缀着星子一般的玫瑰,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彼此背靠着背。

        妖精小姐举着左手,而方鸻举着右手。

        两人皆略微低着头,各自注视着面前并不存在的‘提线人偶’。少女妖精荷叶边的淑女帽下,是一双炽银交织月华的眼睛,和如金属的银一般纯洁的面孔。

        尖尖的手指轻抬,毋须交流,便已心意相通,像是坐在同一架钢琴上的两个人,你出左手,我出右手,但指尖按下琴键时。

        悠扬的乐曲便自然而然地潺潺流淌而出。

        一束束龙之魂的银光从方鸻手上分离出来,连接上妖精小姐纤细的指尖,它们彼此分裂,又彼此聚合。反复从两人的指尖之间交替,像是传递着一种无声的默契。

        妖精们令行禁止,严整如一支军队。

        姬塔有点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她回过头看向身畔的洛羽,少年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你在你哥哥那里,看过这样的表演吗?”他问。

        “不,我不清楚。”她答道:“可是,我觉得艾德哥哥不像是一般的妖精使。”

        “那么十二色鸢尾花的那些人,你认识吗?”

        天蓝大摇其头:“他们才不会给我看这些东西。”

        “不过艾德哥哥真的好棒,他可是我们这边的人。”这个法国小姑娘一脸无忧无虑地说道:“他大概有第二世界那些顶尖新人的水准吧,那些老古董天天念叨我让我别和水平太次的人混在一起,切,他们培养的那些新人还没有这个水平呢。”

        鞍桥之上,艾缇拉看了看瑞德。

        狮人吐了一口烟雾,摇头道:“这小子。”

        所有人当中,大约也只有希尔薇德神色如常,只带着淡淡的微笑。

        方鸻心无旁骛地审视着战场。

        他再一次拔高了视野。

        “爱丽莎小姐,你右边三十尺。”

        “接下来由你妹妹掩护。”

        “那片白榛林地后面,你们可以尝试用影舞脱离视线。”

        “他们在反向搜索。”

        “不过他们没有脱离我的视线。”

        “看到十一点钟方向了吗,仅剩下那个铁卫了,其他人都被你们绕开了。最近的在A23,19,6位置,那个神射手的速度不快,你们的安全期有三十三秒钟。”

        队伍频道之中一片寂静。

        两个等级并不高的夜莺小姐,现在正在七个血之盟誓等级并不逊色于她们的旅团成员包围之下逃离,而她们还击杀了其中的两个,听起来脱困似乎并不遥远了。

        森林的另一头,静悄悄一片。

        暗岚的队长安静地听完那个铁卫最后倒地的声音,通讯器的那一头他的剑被击飞落在岩石上,发出金石交击的声音,一阵杂响之后。

        四周寂静了下去。

        他抬起头来看向身畔的卡卡。

        卡卡同样一脸严肃,这个惫懒的少年脸上带着一种少有的认真,黑沉沉的眼睛里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我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这种贴身使用发条妖精的技巧很少见。”

        然后便再没人开口。

        夜渐渐深沉,从山谷北方吹来的风越来越大,逐渐带来雨水的气息,一时间森林中只剩下飒飒的风声。

        暗岚的众人早已在这片山谷之中四散开来。

        在凋零的小队之中,夏笙握着手中的通讯水晶,久久一言不发。她忽然有些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地方,就像她忽然看到了那如同鸿沟一样的差距。

        她抬起头,目光穿过树梢。

        那些在这片夜空之中最闪耀的星辰,正如它们的名声一样绝非虚妄,对方真的是Elite的人吗?那个早在拜恩之战前就已经稳坐中国赛区前三的宝座的公会,最近十年更是稳中有升。

        它的实力,就像是这个神秘的天才一样呈现在众人面前。

        十大公会。

        但方鸻正一头雾水。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揉了揉发紧的脑门,操纵如此多的发条妖精并进行战场指挥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精神消耗特别大。

        这还只是指挥爱丽莎姐妹两个人,要是范围扩大到整个暴风雨旅团,他还真未必忙得过来。当然了,一般的交战也不用指挥到如此细致,像是这样不公平的机会也少有,在面对那些真正的大公会时,不少了要面对真正的战斗工匠。

        甚至是战斗工匠团。

        爱丽莎邀请他加入的那个频道那边静悄悄的,只有两姐妹气喘吁吁的呼吸声,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个私人频道,但正准备退出的时候,那一头却传来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

        “艾德先生隐藏得可真深啊,一出手就偷走了我们听雨者最优秀的姐妹花,不解释一下吗?”

        “哈?”

        方鸻一愣,心想这频道里面怎么还有别的人的?

        不过对方的口气并没有多严厉,倒像是一种调侃的语调,听起来像是听雨者那边的人,不过不是他曾听过的格兰特的声音。

        然后他就听到爱丽莎有些局促的声音:“队长——”

        她红着脸,其实她一早就发现自己开错了频道,把方鸻邀请到了暴风雨的组队频道。也就是之前的那一系列的操作,他们整个剩下的小队都完完整整的旁听了。

        不过那时候情急之下,她也没来得及纠正,说来奇怪,整个过程所有人都不发一言,一直等到一切结束,她们的队长才第一次开口。

        频道后面那个声音笑了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孤白之野,暴风雨的团长。艾德先生是Elite的青训队成员?”

        “Elite?”方鸻一愣:“等等,孤白……是你?”

        “是我?”孤白之野一愣。

        “你是孤白之野,我认识你,我看过你的比赛!”

        方鸻忽然有些小兴奋地说道,那种口气就像一个线下的小粉丝终于看到了传说之中的明星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