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夜战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夜战

        ‘嘭——’,一发炼金术照明弹被打上夜空。

        橘金色的光穿过树梢,一束束直射入林间。

        方鸻在车厢屋顶上仰头看着那刺眼的光,思绪好像又回到了一个月之前的塔伦。那一夜是同样的这样山林之中的夜战,只是交战的双方换了人。

        这一次换成了听雨者与血之盟誓。

        或许历史对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因为后者正好与当日的参与者之一的杰弗利特红衣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种关系既可能是秘密分会,也可能同盟,但没有得到双方官方的承认。

        夜空之上冉冉升起的这已经是第四发照明弹,它们将山谷照得亮若白昼。

        血之盟誓的人似乎被听雨者第一次突围之后的行动路线搞得有些迷惑,想要用这样的方法找出他们的真正方向。

        但在一片错综复杂的山谷之中这谈何容易,双方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方主力的行踪,只有散开的小分队彼此撞在一起,这样零星的交战证明双方还没有脱离接触。

        就像是两个蒙着眼睛互相捉迷藏的人,一切都只能靠猜。

        战场上一片混乱,小规模的战斗时有发生,连方鸻自己也不能确定他们究竟位于何处,只能勉强判断还是在向南前进。

        格兰特那边最后一次传来消息是在五分钟之前,让他们向南穿过一座山谷,并告知他们目的地已经不远。

        这座山谷南北走向,但林地之中枯叶堆积,黑暗中根蔓横生,一副人迹罕至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蛇人遗迹的样子。

        方鸻向下看去,平台上洛羽正抓紧时间在加固吊桥,其他人都在警戒着四周,天蓝与姬塔一人看管着左右两侧的一座弩炮。

        由于从上次夜袭之中得来的经验,方鸻的临时办法是在前鞍桥上加装了一座水晶探照灯,灯具人头大小,引用平台本身的魔力炉——一个偶尔使用的探灯,还不至于加重魔力引擎的负担。

        这个探灯比想象之中还要有用,它打出的光束在森林之中也可以照出几十米远,不但可以用来致盲夜蜥人,而且还可以用来探路、避开在夜色下危险的地形陷阱。

        唯一的缺点只有操控者本身可能会暴露在危险之下,但由大猫人和女仆小姐来操控的话,一般问题不大。

        说来也巧。

        正是这个时候,方鸻看到女仆小姐探照灯偏向一边,似是在那个方向发现了什么。

        然后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一阵咝咝的声音。

        众人对这声音早已再熟悉不过,天蓝在下面平台上惊叫一声:“夜蜥人!”

        方鸻这才从屋顶上直起身来,向四周看去,他们与这些怪物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很清楚它们的习惯。

        下一刻他果然看到那些生着蓝黑色外皮的怪物在黑暗之中穿行,它们攀爬跳跃能力极好,在附近的树干上如履平地。

        靠近到一定距离之后,它们便嘶叫着从树干上纵身一跃,轻灵如猿猴一般落向灰岩先生背上。

        天蓝和姬塔已经动了起来,在帕克的指引下转动着巨大的弩炮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在右边!”负责充当观察手的帕帕拉尔人和女仆小姐齐声喊道。

        天蓝扣动扳机,手臂粗细的弩矢射中其中一头,让那怪物从半空之中落了下去。“我击中了!”小姑娘兴奋得大叫一声。

        但弩炮是用来对付更大型的对手的,对于为数众多的夜蜥人有些石入大海的意思。

        帕克虽然也在一旁补刀,但无济于事,夜蜥人还是很快突破了第一层防线。

        正好一只夜蜥人就带着风声从黑暗之中飞来,在方鸻不远处落下。

        方鸻看着这怪物。

        认真说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种类人怪物,夜蜥人是穴居生物,因此个子普遍矮小,大约平均一米五,一米六的样子。

        它们外表比人类还瘦弱一些,但动作灵敏,而且有夜视能力和蛇一样的热源探测能力,嗅觉也极为出众,是天生的猎手。

        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那一身雨蛙一样的蓝黑色皮肤,与脖子处长着伞蜥一样的一圈领冠。

        那头夜蜥人稳稳地落在屋顶上,便手持木质长矛向方鸻逼近,就像一头野兽一样,它张开领冠,威胁着发出咝咝的声音。

        方鸻不由想起自己在社区上看过关于这些生物的论述,那些论述大多出自D.E.劳伦斯教授的相关论文著作——后者是第一代先行者,新世界生物学的权威。

        劳伦斯认为夜蜥人并非如原住民想象一样生活在浮空大陆浅层岩缝层,而是来自于更加深层的地下世界。

        因为有些地质学者也支持这样的观点,他们计算了盖伊水晶的浮力之后,得出结论大多数浮空大陆可能存在空腔层,那下面可能是一个迥异于地表大陆的生态。

        方鸻看到夜蜥人如同裹着一同银膜的白色眼睛,心中才有一种恍然的感觉,这是典型的微光环境下生活的特征,这一刻他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战斗,而是一种纸上得来终觉浅的恍然感。

        他每在这个世界多待一刻,他就越有一种觉得自己没有来错的感觉,这个世界光怪陆离的每一处,都深深吸引着他血液之中流淌的探险因子。

        哪怕这美丽之下潜藏着同样的危险。

        夜蜥人见他无动于衷,大约以为这个人类已经被自己吓傻,已经嘶叫着发动了进攻。方鸻这才回过神来,举起右手就砰一声射出火箭飞拳。

        但夜蜥人何其灵活,稍一矮身就避开他这一拳,只是它握紧长矛正准备向前,耳边忽然之间传来一阵低沉的嗡嗡声。

        那是小型魔导引擎的声音——

        方鸻臂铠内置的小型绞盘正在全力收线,与飞拳相连的缆索猛然之间绷紧成一条直线,那夜蜥人猛然之间惊觉危险所在,回过头去,只看到一个黑影正呼啸着飞来。

        方鸻将手掌心向后,让飞回的手铠一记手刀砍在夜蜥人鼻梁之上,后者痛嘶一声,被打得头晕目眩,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

        方鸻咔一声收回手套,同时上前猛然一推,将这晕头转向的蜥蜴人从平台之上撞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又有三四头夜蜥人落在屋顶之上。

        方鸻正转过身,忽然之间黑暗之中飞来一面盾牌,啪啪在四头夜蜥人身上飞弹了一圈,将它们全部击飞之后,才重新沿来路的方向飞回去。

        大猫人将手一举,稳稳接住盾牌,然后咔一声装回右手小臂上。

        “谢了,瑞德先生!”

        “不客气,先下来吧,你这小子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胆子。”狮人圣骑士摇摇头,才相处时他只是觉得这人类小男孩有些单纯,但久了之后就发现对方身上的另一种特质。

        没心没肺。

        这种时候还敢爬到车厢顶上去的,不是艺高人胆大,就是傻大胆。而偏偏对方还不过是个战斗工匠,半个炼金术士,一般来说这两类职业都是要尽量远离危险的。

        “放心好了,瑞德先生,一头夜蜥人我还是能搞定的,”方鸻从善如流地从上面跳下来:“其实瑞德先生不出手的话,那三头夜蜥人我也可以试一下的。”

        “得了吧,”瑞德反身一剑,将一头从下面爬上来的夜蜥人砍下去,一边回头答道:“你要是受了点伤,艾缇拉可不会放过我。”

        “精灵小姐就是太紧张了一些,冒险哪有不受伤的?”

        “那你自己找她说去。”

        方鸻嘿嘿一笑,他可没这个胆量。

        他其实也就是想在上面观察一下山谷之中的局势,谁想到会遇上战斗?

        不过他也是有意锻炼一下自己的近战能力,兼职至高之选学派能力,不就是这个目的吗?如果学习了相关技能与知识却不熟练掌握,那和浪费经验有什么区别?

        至少他对自己这一手火箭飞拳十分满意,他还有好多点子没用出来呢。要说理论知识之丰富,方鸻自信那些大公会出身训练生也没几个人在广度上能比得上自己的。

        当然了。

        真正危险的情况下,他也是绝对不会轻易以身涉险的。

        他是胆子不小,但不代表脑子不好使。

        这场战斗在他判断之中,和之前性质差别不大,其实也不过是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而已。

        他没看到夜蜥人巫师,也没看到数量众多的祭祀,说明对方不过是一个小分队。

        事实也果然如此,对方在向平台发起几次强攻,吃了两发帕克的爆炸射击之后,便留下十多具烧焦的尸体,仓惶离开了战场。

        照明弹的光芒已经完全消散,森林之中又重归于黑暗。

        方鸻看着林子里渐渐消失的那些影子,才回头对瑞德说道:“这应该是最后的一批夜蜥人了,越往北它们的数量越多,你看它们向北逃窜,前面应该没有这些怪物存在了。”

        “也就是说我们突围成功了?”

        大猫人用爪子拎起一具蜥蜴人的尸体,将它从平台上丢了下去,尸体在半空中就化为白色的光点,消散于无形。

        黑暗之中,瑞德划燃一根火柴,点亮了烟斗。

        它托起烟斗,咬在大嘴里面,抬起头看着森林之中飞舞的光点,才吐了一口烟雾道:“这些鬼东西与血之盟誓究竟是什么关系,我听说它们从不和人类往来。”

        “咳咳。”天蓝从不远处走过来,被烟雾呛个正着。她因为神经过于紧绷,这会儿小脸有些苍白,忍不住不满道:“大猫人,你又抽烟了!”

        瑞德拿下烟斗,神色柔和地问道:“呛到了吗?”

        天蓝摇了摇头,大度道:“算啦,你继续抽吧。”她一边说着,一边远远地退开两步。

        而对于狮人的疑问,方鸻也找不出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