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男人们的故事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男人们的故事

        “我才离开罗塔奥前往巨树之丘时,下了船,身已无分文,也无处可去,是艾缇拉小姐收留了在下。她是艾梅雅的牧师,树海神殿的守林人,于是我就在树海神殿当守殿骑士,你知道,虽然我信仰玛尔兰女士,但艾梅雅女神并不需要为她看守大门的人要懂得古树之道,善良的精灵们也不介意这一点。”

        “艾缇拉小姐是圣树守林人?”方鸻不大不小吃了一惊:“可我听说树海神殿的守林人是艾梅雅的选民,纯洁少女,她们轻易不能离开圣树林?”

        “她向白橡树立了古老誓言,所以不算违规。”瑞德答道,他伸爪拍了拍方鸻的肩膀,向他眨眨眼睛:“至于别的,她想让你知道的时候,艾德,她会告诉你的。”

        方鸻点点头。

        “那帕克你呢?”

        “我嘛,”帕克打开平台边缘的木桶,踮起脚尖想要从里面拿什么东西。洛羽从他手上接过盖子,从里面拿出一只苹果递过去。帕克接过苹果,在身上用力擦了擦,咬了一大口,瓮声瓮气地答道:“我的故事说来话长,三天三夜恐怕也讲不完,我就从最精彩的那一段讲起吧,有一次我在沃冈遇上了一头巨龙,真正的巨龙……”

        “好了好了,”方鸻打断他,放任他说下去恐怕真要说上三天三夜:“你就说说你那把短剑的事情,你怎么从盗贼大赛之中优胜的?”

        他之前已经和帕克解释了那把短剑的去向,不过帕帕拉尔人拿到一对A++的短剑兴高采烈,这点‘小事’他也就‘大度’地忘记了。

        “啊,那只是一件小事而已。那些参赛的家伙笨得要死,连杰洛德都骗不过,我只好勉为其难地拿个冠军了。”帕克有点沮丧地挥了挥小短手,在他看来巨龙才是值得一提的事情。

        “杰洛德?”

        “那是桑夏克领主养的一只肥猫,不过它原本没那么肥,直到我和它结成了厨房同盟之后。”帕克又咬了一口苹果答道。

        “那是一只位移兽。”狮人帮他指出这一点。

        “位移兽?”方鸻愣了愣:“那种东西不是能感知空间之中的变化,你怎么能躲开它的探测的?”

        “我不说了吗?我和它有攻守同盟约定的,它怎么能出卖盟友?”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你作弊?”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狮人摇摇头:“这家伙也是自作自受,不过你现在回去给领主先生道歉的话,还来得及。”

        “我才不要给那个矮胖子道歉,我临走之前一把火烧了他最喜欢的帽子。”

        “那你可真了不得。”瑞德摆开爪子,摊摊手。

        方鸻这才看向几人中唯一没有开口的、沉默寡言的少年:“洛羽有什么故事吗?你为什么会想成为选召者?”

        洛羽摇摇头:“我父母都是选召者,这是他们对我的期望。”

        “你父母?”方鸻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从洛羽的年龄来推算,他父母就算不是先行者,至少也是第一代选召者。

        “他们是星门之后第一代选召者。”洛羽点了点头。

        第一代选召者就是《苏瓦声明》之后第一批进入星门之后的人,这一代人以真正的无畏与探索精神而著称,他们中很多人后来都成为了传奇。

        洛羽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们对我期望很高,对我要求也很严格,成为塔波利斯的训练生,选择元素使的道路,都是他们给我安排好的。”

        在方鸻听来,这条路显然要比自己平坦许多。

        但他听不出洛羽有什么兴奋或是雀跃的口气,仿佛一切平平无奇,这是一条早就被安排好的路。

        他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喜欢这条路,也没问他的父母是谁,但第一代选召者想来不会是泛泛之辈,看着洛羽一片平静的脸,方鸻实在也不清楚这对于他来说究竟算不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至于他自己,实在也说不好是羡慕还是不羡慕,不过如果早上半年,他应该会十分羡慕吧。

        “那你呢,小家伙?”这时瑞德偏过头问他。

        “我?”方鸻摇了摇头,轻轻一笑:“我的事情能告诉大家的都讲得差不多了,翘家,贿赂工作人员,偷渡进入星门港,为了来这个世界,胆大包天的事情我干得够多了。”

        “你干的这些事情,艾德,你在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它们的后果?”洛羽的目光在黑暗中有些明亮,看着他少有地问了一句:“你后悔吗?”

        “我没来得及考虑那么多,”方鸻毫不犹豫地摇摇头:“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来这里,什么也阻止不了我,如果我会后悔,那一定是我的梦想还没有来得及实现,而非其他。”

        “精彩的回答,”狮人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尖牙:“确定本心,一往无前,玛尔兰女士会很喜欢你的。”

        洛羽默默看了他一眼,心中的感受有些难以言明。

        接下来是相当长时间的沉默。

        四个男人——包括一个小胖墩,靠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篝火,四周只有森林中悠长的虫鸣声。还有帕克吧唧吧唧地啃着苹果,然后后退一步,用力将果核远远地丢了出去。

        “你怎么丢得没有之前远?”洛羽奇怪地问。

        “呃,我没用力。”

        没多久,有人从灰岩先生另一边走到了平台下面。

        希尔薇德提着风灯,仰头看着平台上的男人们,微笑着说道:“晚上好各位,另外船长大人,正好我们要送一批魔导器过去,这可是你的工作成果,要和我们一起过去吗?”

        方鸻这才看到,谢丝塔正抱着一个木箱安静地站在一旁。

        “啊,我其实——”

        瑞德在他背后推了一把,打断了他后面的话:“难道要让女士们独自走夜路吗,拒绝一位女士的邀请可不是绅士所为,艾德。”

        方鸻心想才不过几步路而已算哪门子的夜路啊,不过看着笑盈盈的希尔薇德,拒绝的话却也说不出口。

        男人有时候即使不是绅士,但在美丽的女士面前也会变得绅士起来的。

        他跳下平台,希尔薇德微笑着将手中的风灯交给他。

        “艾缇拉小姐还在前面等我们。”

        她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把巨大的手铳:“三式‘狮子’手铳,多膛结构,容弹七发。翠鸟工坊出品,船长大人应该知道怎么使用?”

        “这是?”方鸻吃了一惊,心想我们这是去送货还是去送命,需要用得上这东西吗?

        “那边可不安稳,小心无大错。”希尔薇德微微一笑:“船长先生不该保护好自己的舰务官吗?”

        “好吧。”

        “主水晶我已经给你换成α水晶了,船长大人。”

        “谢谢。”

        但方鸻忽然觉出些不对味:“你不会早就想好要带我一起过去了吧?”

        希尔薇德掩口轻笑:“那可是船长大人自己的判断。”

        方鸻只得摇头接过手铳,检查了一下,魔导铳的一大优点就是简单易用,普通人不具备铳士相关技能也可以轻易击发。

        不过上弹和清理枪膛会麻烦一些,精准度也堪忧,不过七发子弹也勉强够用了,毕竟这把手铳的攻击比悔恨节杖还稍微高一些。

        他收好手铳,才问道:“对了,听雨者公会那边如何了?”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

        自从上次他们遭到为难之后,那个男人——听雨者公会的副会长不久之后亲自上门来向他们致歉,那件事之后便也不了了之。

        她答道:“那之后都是他们的副会长负责接待我们,倒没什么大问题。不过私下里,还是有人若有若无表现出敌意——昨天在安德丽塔瀑布有人差点把天蓝撞到水潭里,虽然看似是无心之失,但我总觉得那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我也有这种想法。”方鸻点点头。

        听雨者内部弥漫的诡异气氛,这两天他也感受得十分真切。

        “不过那男人真是听雨者的副会长?”

        “是呢,听雨者的副会长。”希尔薇德看着前方,变成深蓝色的眸子里倒映着金色的火光。

        “可你不觉得奇怪吗,希尔薇德小姐?听雨者的队伍中,地位最高的人是谁?”

        希尔薇德妙目流转,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是想说他们内部意见不统一,副会长的权威被忽视了?”

        方鸻点点头。

        “这正是问题的结症所在啊,不过听雨者内部的权力斗争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只要小心一些就好。”

        “这倒也是。”方鸻颔首。

        不过他心中隐隐觉得问题没那么简单

        艾塔黎亚的公会的权利争端,往往只是其背后俱乐部高层之间斗争的一种表现,它都白热化到外人都可以察觉出异常来,可这个公会内部看来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暗流涌动。

        他遇到过的那个叫白华的少年,还有那两个见习炼金术士,那对双胞胎姐妹,他们似乎都没表现出对公会未来担忧的样子。

        这也太反常了。

        怀着这样的疑惑,方鸻和主仆二人一齐进入了听雨者的营地区。

        精灵小姐和天蓝果然在这里等他们,那个法国小姑娘看到方鸻时还狠狠抱怨了一番,说他们的队长成天看不到人。

        方鸻对此哭笑不得,只能好好安抚了一下她。

        听雨者的营区和他预想之中差不多,营地内弥漫着一种安宁平和气氛,大多数人讨论的不过是接下来的试炼,对其他的事情漠不关心。

        而少数人会对他们点点头,表现出善意。

        不过和希尔薇德一样,方鸻还是能感觉到那隐藏在人群之中的敌意,偶尔的一个眼神,一句低声的议论,三五成群的人群。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那么一群人并不欢迎他们的存在似的。

        这感觉可太古怪了。

        方鸻疑惑地打量着四周,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

        他回过头去,指了指四周向希尔薇德问道:

        “每年都是这样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