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曹营当仓官在线阅读 - 第373章 天命何在?

第373章 天命何在?

        “哦?司马先生,这一次,您恐怕是找错人了。”

        诸葛亮将手中羽扇在面前朝自己轻轻一挥,一脸轻松地继续谈笑道:“在下早已不止一次说过,在下目前还无意出仕。”

        “哈哈哈哈哈……”

        司马徽闻言,捋着花白的胡须,止不住地放声大笑。

        “司马先生何故发笑?”

        诸葛亮明知故问道。

        “孔明啊,你这话骗骗别人,倒也就罢了,你觉得我一把年纪,会相信吗?”

        闻言,诸葛亮唯有笑而不语。

        可司马徽不打算就此打住,而是继续道:“你沉寂多年,隐居山林,为的不就是等一位值得你出山效力的明主么?

        如今,明主已现,你又何必继续待价而沽呢?”

        “哈哈,司马先生,您又说错了,我孔明,从来就没有待价而沽过。”

        对于司马徽的说法,诸葛亮极其不认同,他摇了摇头,又道:“不过,在下倒是很想知道,能被您看做是值得在下效力的‘明主’,究竟是何许人也?”

        司马徽微微一笑,悠然道:“当今天子的皇叔——豫州牧刘备刘玄德!”

        虽说这“豫州牧”的官职,只是当初曹操为了拉拢刘备而给下的一个空头名号。

        可就是这个空头名号,刘备却倍感珍惜。

        因为这是以天子的名义敕封,是天下诸侯百姓都认可的地位。

        “原来是刘皇叔……”

        道出这句话后,诸葛亮一直镇定自若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黯然之色。

        司马徽没有放过诸葛亮的这一神色变化,心中大喜不已。

        因为诸葛亮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屑或失落,可见他的反应虽然奇怪,但至少对为刘备效力一事,并不排斥。

        抱着趁热打铁的想法,司马徽赶紧追问道:“不知孔明意下如何?”

        诸葛亮怔了半响,发出了一声长叹,在庭院之中不断回荡。

        见状,司马徽也没有急于催问,而是静等着诸葛亮开口。

        良久,诸葛亮才无奈地开口道:“刘皇叔一世英雄,敢与那曹孟德抗争至今,即便是于我孔明而言,也当得起‘明主’二字,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司马徽好奇地问道。

        “可惜如今的天下大势,已难以扭转,以刘皇叔的微末势力,想再起波澜,难如登天!”

        诸葛亮的话,说得既不含蓄,也一点儿都不客气。

        但在一旁听得真切的司马徽,却说不出半个字来反驳。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如何能瞧不出,如今曹操席卷八荒,以雷霆之势,横扫河北败袁氏,踏平辽西灭乌桓。

        河北和大半个中原都落入曹操的手里,这普天之下,任何一家诸侯的实力,想单独与曹操抗衡,都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个时候,诸葛亮若是出山辅佐刘备,就必须做好与曹操抗衡的准备。

        这说得好听点儿,是地狱级难度,说得直白一些,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孔明啊,我了解你,你说归说,可心里还是愿意助刘皇叔与曹孟德相抗的,是也不是?”

        司马徽自得地含笑问道。

        “水镜先生啊,你未免把我孔明看得太高了!”

        仿佛对司马徽的奉承抬举并不受用,诸葛亮满不在意地撇撇嘴,将视线转移到那些正四溢香气的鲜艳花朵上。

        见诸葛亮似乎不肯松口同意,司马徽又尝试着问道:“无论如何,你不妨与刘皇叔见上一面,然后再下决定,如何?”

        诸葛亮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只顾着欣赏花花草草,再没去看司马徽一眼。

        “哎……权当给我老朽一个面子,可好?”

        司马徽只得拉下脸来以近乎恳求的方式问道。

        诸葛亮又是一声叹息。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一天叹气的次数,比过去一年的次数加在一起,还要多得多!

        “水镜先生,您若是肯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答应你,见刘皇叔一面。”

        “哦?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就是了。”

        “在下只是不明白,您年事已高,按说本不该过问天下大事才对。

        可今日,您为何还要极力促成我去刘皇叔帐下,为其效命呢?”

        诸葛亮自问上知天下,下知地理,这天下间他不知道的事,屈指可数。

        而此事,他就确实想不通。

        “哈哈哈……原来是这事……难怪,难怪啊!”

        司马徽哈哈大笑着自言自语了几句,这才重新抬头反问道:“孔明啊,你相信天命么?”

        诸葛亮嘴角微微一动,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没有回答。

        “不管你信不信,天命确实存在,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数。

        我老了,命数已尽,只想在有生之年,促成这最后一件事,让你踏上属于自己的命数。”

        “您是认为,我的命数就是要助刘皇叔成就大业?”

        诸葛亮觉得一向老成的司马徽此刻,显得分外滑稽。

        两眼在诸葛亮身上停顿了许久,司马徽才眨眼道:“是。”

        诸葛亮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您错了,大错特错。”

        “何以见得?”

        即使已经是一把年纪,被后生晚辈直接下此定论,司马徽还是表现得有些不服气。

        “倘若这世上当真有天命存在,我的天命,也早已是一团乱了。”

        有几分凄然的苦笑仿佛定格在诸葛亮的脸上。

        “这又是何出此言呢?”

        司马徽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与诸葛亮已有一年多不曾会面。

        可上次二人见面时,诸葛亮还意气风发,大有“天下由我掌控”的气势。

        可现在的诸葛亮,总给他一种过问天下大事的感觉。

        “莫非你当真甘心继续做一个闲云野鹤?”

        诸葛亮又叹气了。

        他已数不过来今日是他第几次叹气。

        “既然水镜先生一再坚持,我答应你,见刘皇叔一面。”

        “当真?!”

        虽然诸葛亮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但司马徽还是心头一喜,向其确认道。

        “当真。”

        诸葛亮笃定地点了点头。

        “好,那不妨在我庄上暂留片刻,待今夜刘皇叔再来访,你们商议过后,再下决定。”

        至少诸葛亮目前还没有坚决拒绝加入刘备麾下,司马徽觉得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

        当夜,白日里温暖和煦的春风,已变得有些寒冷刺骨。

        司马徽招待诸葛亮在房内休息,二人在床榻上于台案两头对坐。

        亲自将热腾腾的茶壶举起,并在茶杯之中倒到一半的位置后,司马徽将茶杯推送到诸葛亮的面前。

        “孔明啊,尝尝看吧。”

        诸葛亮笑呵呵地将茶杯挪动到自己的面前,却全然没有去试着饮下一口茶水的打算。

        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茶杯一眼。

        司马徽也勉强不得,只好自饮自酌起来。

        半个时辰后,紧闭的房门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从声音上辨别,来人似乎有两位,一位脚步轻盈,步履虽稳健却很守规矩。

        另一位步伐滞重,似是刻意为之,虽未见其人,但从他的脚步声,就能听出此人是个急性子。

        “当当当!”

        在脚步声戛然而止的刹那,房门处响起一阵敲门声。

        敲门的手力道始终,既能让房屋内的主人听得清楚明了,又不至于惊吓到房屋内的人。

        司马徽下榻穿鞋,向门口走去,还扭头看向诸葛亮,低声笑道:“准时刘皇叔来了!”

        房门被“吱呀呀”地应声打开,只见一位年仅四旬,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正身着朴素无华毫不起眼的布衣,带着一位身穿皮甲衣却不曾携带任何兵器的黑脸莽汉,站在门外。

        “原来是刘皇叔造访!这位想必就是翼德将军了吧?

        欢迎二位远道而来拜访寒舍,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请!请进!”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诸葛亮,表面不为所动,心里已不禁为之震撼。

        在他心目中一向淡泊名利,从不主动攀附权贵,自知道做好好先生的司马徽,居然也会有如此主动向人示好,甚至近乎献媚地对待某人的举动。

        更让诸葛亮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是刘备。

        要知道此时此刻的刘备,客居于刘表帐下,为刘表所防,率众蜷缩在新野这座小城之中。

        这说得难听些,直白些,那就是与过去的张绣无异,完全是给刘表看大门的看门狗。

        这样的身份,如何值得司马徽这样的高人隐士,如此慎重相待?

        诸葛亮对刘备顿时多了几分好奇的心思。

        而与司马徽打过招呼之后,刘备便将视线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有意地转移到了一直默默不语的诸葛亮身上。

        老辣的司马徽看到这一幕,顿时笑道:“来,差点儿忘了替三位互相引荐了。”

        “这位是当今圣上的皇叔,豫州牧刘备刘玄德!”

        “这位是刘皇叔的义弟,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张翼德将军!”

        听到老者夸赞自己有“万夫不当之勇”,张飞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一些。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司马徽将手伸向诸葛亮,笑道:“这位,就是有‘卧龙’之称的诸葛亮,字孔明!”

        在心里暗叹一声,诸葛亮表面波澜不惊地朝着刘备和张飞微微躬身,行礼道:“在下诸葛亮,一介布衣,见过刘皇叔,见过张将军。”

        诸葛亮的语气虽然客气到了极点,却也将态度拿捏的恰到好处,不卑不亢,既不讨好,也不疏远。

        求贤若渴的刘备一听眼前之人便是“卧龙先生”,即使是老辣的他,也再难演示内心的激动。

        “先生的鼎鼎大名,备早有耳闻,只恨今日才能得以相见,也不知是否为时晚矣……”

        感受到自己以往不知蹉跎了多少岁月,刘备自嘲一笑,开始向诸葛亮打起招呼。

        “不敢当,不敢当,刘皇叔的大名,才是真正的如雷贯耳。”

        “先生就莫要嘲笑我了。”

        刘备回忆起这前半辈子历经的坎坷与艰难险阻,到头来却没能攒下多少家底,漂泊半世,便为此感到惋惜。

        “在下岂敢嘲笑刘皇叔,在下说得都是实话。”

        诸葛亮像是在为刘备提气一般,笑道:“当初曹孟德战罢吕布,平定徐州后,已手握雄兵,攘除宿敌,天下除袁绍外,只怕再无人猛与之相抗。

        可正是刘皇叔您站了出来,与曹军争锋,虽寡不敌众,然虽败犹荣!”

        张飞是个粗人,一听这白面书生正变着法儿的夸自己的大哥,心情跟着舒畅起来。

        “这位先生确实有几分见识,你输得不错,我大哥虽败于曹操之手,却是败得光荣!”

        诸葛亮附和道:“翼德将军说得极是,这天地虽大,可敢于与那曹孟德抗争至今的,除了刘皇叔外,还有几人呢?”

        “那些以往只知道藏头露尾的鼠辈,早已被曹贼那厮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再与之抗衡?!”

        张飞继续口无遮拦地肆意发表者自己的观点。

        “三弟……”

        刘备轻唤了张飞一眼,示意他不要再替自己自吹自擂下去。

        “我不说了就是了……”

        张飞见刘备眼神有变,赶紧像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委屈巴巴地保证道。

        对于张飞的言辞,诸葛亮倒是不在乎,反倒赞同道:“翼德将军的话并没有说错,在下也有个问题,想向刘皇叔斗胆一问。”

        尽管完全不知道诸葛亮要问什么,但内心已经坚定要把诸葛亮收拢到自己麾下的刘备,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下来。

        “先生有什么话只管问就是,备一定如实相告。”

        他摆出一副很坦然的态度道。

        诸葛亮神色凛然,顺着窗向外眺望夜空中的皓月。

        下一刻,他又开口了。

        “不知刘皇叔今时今日,可还敢与那曹孟德继续为敌么?”

        诸葛亮问完,两眼就紧盯着刘备面容不放,仿佛想要从刘备的反应以及神色变化上,找出什么漏洞。

        可对于诸葛亮的问题,刘备可以说是不假思索地直接回答道:“只要天未塌,地未陷,我刘备尚有一口气在,就要与那曹操,抗争到底!”

        本来,刘备也不是没想过,与曹操冰释前嫌,再度归入其麾下,为其效命。

        可当他收到消息,称朝中有不少大臣已经在劝进,此讯便立即打消了刘备那些象征软弱且不该有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