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曹营当仓官在线阅读 - 第371章 万万没想到

第371章 万万没想到

        踏顿的死,不仅是最忠于他的亲卫勇士,其他乌桓骑兵们也陷入绝望与悲痛之中。

        不少硬汉甚至流出泪水,可沙场之上,战事未定,此时显然还不是流露感情的时候。

        望着陷入一片混乱的乌桓精骑,曹昂抓住机会,命甘宁、许褚、吴尘等人随他一并向前冲锋。

        本来因人数处于劣势一支被压制的羽林骑们如龙入大海,于人群中肆意向前奔腾冲杀!

        得不到组织的乌桓精骑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败,并节节败退!

        当曹昂率众杀到张辽、张郃、高览三人所处的位置时,目光分别在三人身上停滞片刻,最后落在张辽身上。

        “文远将军,当真是勇冠三军啊!”

        用数百骑杀入敌军之中,与千军万马中直取敌将首级,今日张辽的壮举,比起昔日关羽阵斩颜良还要值得传颂!

        看着正在向后方奔逃的乌桓精骑们,张辽脸上不敢有得意邀功之色,只是冲曹昂故作淡然道:“太子太傅,都是您与羽林诸位将军在前方拼死相搏,拖住对方主力,末将才能在张郃、高览二位将军的帮助下,斩杀踏顿,为丞相建功!”

        听着张辽建此大功,仍能谦卑地讲出这番滴水不漏的话来,曹昂佩服不已,却也不再多言,笑道:“将军太自谦了!还请三位将军随我一起冲杀,不要放过任何漏网之鱼!”

        “末将领命!”

        “末将领命!”

        “遵命!”

        张辽、张郃还有高览三人拿着各自兵器,别扭地拱手答应后,便加入羽林骑的队列,继续追杀四处逃窜的乌桓骑兵们。

        本就是一面倒的局面,在羽林骑与张辽兵合一处后,乌桓精骑们很快就被杀得一干二净!

        偶有几个漏网之鱼,也被吴尘等人以精准的骑射技术射毙!

        直到此时,指挥着步军的乌桓单于,也就是踏顿的弟弟楼班,还有袁熙、袁尚两兄弟,才发现自家的骑兵们已然彻底溃败,全员阵亡!

        “这不可能!”

        发出这样一声惊恐的喊叫声,楼班吓得上下嘴唇都止不住地打着哆嗦。

        而曹昂则在剿灭乌桓骑兵后,率领还能战斗的羽林骑们,与张辽三人一起,向乌桓还有袁氏步兵的侧翼进行冲锋。

        如果不是先前的酣战让羽林骑们陷入人困马乏的状态,曹昂可能会更干脆地直接包抄敌军的后路,与前线的自家步军们形成夹击之势。

        可现在的情况下,不少弟兄有伤在身,大多数人和战马都疲惫不堪,就连不少将领身上都挂了彩,如果还要强行从后方对敌军发动冲锋,就算能起极大的效果,也会损兵折将,得不偿失。

        反正现在这些敌军都是步兵,与瓮中之鳖无异,自家骑兵们各个都是宝贝,没必要白白牺牲。

        即便是从侧翼突袭,本就一败再败的楼班、袁熙、袁尚等人,还是感受到了成倍剧增的压力。

        位于中军的楚云见此一幕,冲已然眉开眼笑的曹操道:“叔父!定是踏顿已死,敌军精骑已尽数被消灭!

        看!师兄还要张辽将军他们已经杀进去了!我军胜券在握!”

        曹操脸上难得露出险些要找不着北的激动之色,一直点头道:“是啊!你看!楼班他们要跑!”

        “叔父!断不可放他们逃回柳城!还请尽快下令全军追击!”

        曹操面露犹豫之色,问道:“云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咱们伤亡不小,你看看!不少将士们都已力竭,此处距离柳城太近,这个时候还要硬追,怕是不妥啊!”

        很显然,曹操是觉得踏顿已死,残存的乌桓人和袁熙、袁尚已经不可能再翻起什么浪花,而己方此时虽胜,但胜得太过惊险,又是强弩之末,不如稍作整顿,等敌军消化了踏顿的死讯,负面情绪完全蔓延,再攻柳城,必事半功倍。

        如果放在平时,曹操的这个想法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但楚云唯有苦笑着出言反驳。

        “叔父……此次出征,粮草情况一直由侄儿亲自管理,您知道吧?”

        “知道啊,你突然提这事干嘛?”

        曹操一脸愕然,但心中已不觉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您还记得,昨日您问我军中粮草还可支应几日么?”

        “当然记得,你不是说尚能支撑五日么?”

        “实话跟你说吧,我那其实是骗您的,咱们连隔日之粮都不够了,今日若是拿不下柳城,今晚就算熬稀粥,全军上下也最多只有三成的人能有的吃……”

        “你……这……”

        曹操感觉一口气堵在胸口,怒火攻心之下,本想破口大骂几句。

        可还没等骂出口,他就明白楚云的用意了。

        今日很可能会与敌军大战,如果曹操在这个时候得知粮草不济,只会不利于指挥作战,甚至会影响其他将军和士兵。

        再说就算楚云如实相告,又能怎样?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后方的辎重车据此至少也有个百里开外,曹操就算掉头也是来不及的,到头来还不是要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不仅如此,还会受其影响,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

        这么一想,楚云的隐瞒和欺骗,反倒是在情理之中,甚至还起了正面作用。

        如今曹军正面击溃乌桓大军,便是用实际结果印证了楚云的做法是否正确。

        “哎,好吧,下次这么大的事可不许再瞒着我了!”

        曹操颓然妥协道。

        “叔父放心,下次,侄儿再也不管粮草之事了!”

        楚云心里还叫苦不迭呢!

        这么大的事他只敢藏在心里,一个人顶着天大的压力,那些管粮的小兵也都被他盯得死死的,扬言谁敢泄露此事,杀无赦!

        直到现在大胜,楚云心里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一战太险了!如果张辽没能一举斩杀踏顿,曹军就算战胜了,战况也会陷入焦灼,而今日一旦拿不下柳城,曹军陷入断粮状态,踏顿逃回柳城,只需坚守不战,就能坐视曹军灭亡在城门之外!

        “哎,照你这么说,也只能继续进攻了,不但要进攻,还得趁着现在,直接取下柳城!”

        曹操叹了口气,心想既然没得选择,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犹豫,当即下令让将士们继续奋勇直追,并准备攻城。

        此命令一下达,倒也没有如同曹操预想的那样,生出太多的怨言。

        兴许是突如其来的大胜冲昏了大多数曹军将士们的头脑,使得他们忘却了伤痛和疲惫,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进入近乎忘我的状态,只顾着向前继续追杀狼狈逃窜的敌军。

        失了主心骨的乌桓人们混乱不堪地向柳城逃去,而曹军将士们则一路追杀,直至杀到城门口。

        等待楼班、袁熙还有袁尚三人率领不足五千残部入城时,已经随大军追赶至不远处的曹操与楚云,脸上皆是露出遗憾之色。

        楚云风尘仆仆的脸上满是大汗,他大口喘息着,向曹操苦笑道:“叔父,看样子只能继续强攻城池了!”

        “哎,果然要赶在他们全部逃进城之前清理干净,还是太过困难了……”

        这个结果也在曹操的意料之中,毕竟这么短的距离,只要还有部分士兵肯为楼班、袁氏兄弟他们断后,哪怕只争取极少的时间,就足够他们溜进成了。

        可就在曹操和楚云都为攻城而感到犯难头疼的时候,袁氏兄弟鬼魅一般的无厘头操作,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报——!”

        一位灰头土脸的哨骑骑着已经快要累趴下的瘦马,赶到曹操、楚云二人的面前。

        “有何军情?快说!”

        曹操心急如焚地问道。

        “丞相!楼班、袁熙、袁尚三人进城之后,已经率领残部自东门逃出柳城,向辽东方向逃亡了!”

        “什……什么?!”

        曹操眨眨眼皮,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

        连一向淡定的楚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如果袁氏兄弟能稍微冷静一些,观察城门外曹军的情况,就不可能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曹军如今是强弩之末,不但弹尽粮绝,伤患无数,而且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

        只要袁氏兄弟和楼班肯据城而守,就如同楚云所说的那样,还活着的十二万曹军,很可能就要活生生饿死大半!

        然而最终,他们分明已经自被动转为主动,而且胜算颇高,却偏偏在这最后关头,没能认清局势,错失翻盘的机会。

        仅仅因为踏顿之死,以及先前战事的失利,就被吓破了胆,连据城而守,继续面对曹操的勇气,都一并失去。

        兴许是想到一起了,在心中暗自感慨的楚云与曹操对视一眼,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戏谑和庆幸之色。

        “袁本初若是尚在人间,非得被这两个不争气的儿子气死不可!”

        曹操仰天长叹,不知是真的在替袁本初感到惋惜,还是为自己的幸运而感慨。

        楚云亦是连连长叹,此次远征乌桓,太过惊险,即使自己机关算尽,事无巨细地考虑周全,仍是靠着天命般的运气,才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随后,曹军轻而易举地进入已经无人镇守的柳城。

        曹操站在觊觎已久的柳城城墙,登高眺望半个时辰前两军搏杀的沙场,未干的血河还停留在战场中央,横七竖八的乌桓、袁军尸体们数以万计,如此满目疮痍的景象,直叫他心中感慨万千。

        “云儿,不瞒你说,攻克这小小一座柳城,我这心里,堪比当初踏入邺城一般,久久不能平静!”

        将军们都在率领士兵城内维持治安,稳定民心,伤兵们正受到照顾。

        唯有楚云一人,配曹操登高远望,站立在城门之上。

        “叔父此刻的心情,侄儿可以理解。”

        楚云感叹了一声,继续道:“此役过后,河北诸事皆定,至少十年之内,将再无战事。

        侄儿在此,恭喜叔父了!”

        “哦?你何出此言呢?袁熙、袁尚带着楼班朝辽东逃亡,此刻怕是已经得到公孙康的庇护也说不定。”

        看着曹操似笑非笑的神情,楚云叹息笑道:“叔父又何必明知故问逗弄侄儿呢?公孙康此人最善趋利避害,如今袁氏危如累卵,早已不复当年之昌盛。

        而叔父您如日中天,兵锋所指,天下拜服!

        以他公孙康的胆量,又岂敢冒着触怒您的风险,收容袁氏兄弟和楼班呢?

        侄儿敢断言,不出七日,公孙康必定派人,将他们三人的首级一并送来,以此讨好叔父,换取他辽东的安稳!”

        “哈哈哈哈……”

        曹操哈哈大笑了几声,摇头无奈道:“果然这天下间就没有能瞒过你的事啊!

        云儿,叔父的心思,可是又被你猜中了!我料那公孙康也不敢庇护袁尚他们!”

        楚云谈笑风生道:“既然叔父也这么想,不妨就在柳城住下,安顿些日子,顺便好生安抚百姓,以便尽快将辽西、右北平两郡收复。

        若是进展顺利,叔父就可以迁移两军的百姓入中原,长此以往,对您治地的人口恢复大有裨益!”

        “说得是啊!我也正是这个心思!还有乌桓人遗留下来的上万匹战马!若是能带回许都的马场,好生照料培育,要不了多久,咱们就再也不会缺优良战马了!”

        一想起乌桓人遗留下来的各种物资,曹操的心情更是一片大好!

        袁氏兄弟这对心腹大患即将被除掉,河北四州也眼看着就会彻底被自己掌控,一想到自己在这半年不到的时间里,不仅灭了最大的对头袁绍,还取而代之,兼并河北四州,一跃成为汉朝丞相,手握半壁江山的权臣!

        “此处风景,无须再看!走吧,云儿,陪叔父我去参加庆功宴,今日你说什么也得陪叔父我多喝几杯才行!”

        说完,曹操竟热络地拉着楚云的胳膊,旁若无人地带楚云自城墙走下。

        庆功宴上,曹操公正地对此役功劳最大的张辽、高览、张郃三位将军大肆表彰,又表扬了一番自曹昂往下的羽林众人。

        当然,他还单独着重向忠心护主的典韦表达感激之情,还亲自为典韦斟下一杯美酒,说什么也要请典韦当着众将军的面,干了这杯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