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朝仙道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

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

        在这种蛟龙的情况下,秦芷邬和陈少君的速度立即飙升一截,只不过几个闪烁立即消失无踪。

        同一时间,陈少君的冰魔神也完全消失不见,整个水族腹地只留下一群乱哄哄的水族士兵。

        而另一侧,陈少君的浩气化身也追上了地底的小蜗和水族公主阎辛陌。

        “走。”

        陈少君的声音还在虚空中飘荡,下一刻,一群人立即化为虹光,朝着远处飙升而去,一路在地下激射,大约数十里之后,水晶龙宫已经被众人远远的甩在身后,再也看不见了。

        一处泥沙飞舞,陈少君和小蜗才带着水族公主阎辛陌从地底钻了出来。

        “呼。”

        刚一从地底钻出,小蜗立即长舒了一口气,瘫在了地上:

        “吓死我了,弄出这么大动静,我还差点以为逃不掉。对了小子,你怎么不叫上秦芷邬,我们不和她一起汇合吗?”

        说完最后一句话,小蜗下意识的望向陈少君,有些诧异。

        “不急,到时候和她汇合也是一样。而且我们一群人聚在一起目标太大,也未必是好事。”

        陈少君道。

        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是对于黑龙君,陈少君始终还是有所忌惮,这一位只是在闭关,并非出不了关,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完全无法出手了。

        “总之小心无大过。”

        陈少君道。

        “好吧。”

        小蜗点了点头,也没争辩,它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不见就不见呗。

        很快四周就安静下来,陈少君和小蜗的目光立即齐齐落在了身后身躯庞大,足有几人高的水族公主阎辛陌身上。

        这次为了救阎辛陌还是冒了不小的风险,等到黑龙去发现阎辛陌不在,还不知道会如何大发雷霆。

        “公主殿下。”

        陈少君沉吟片刻,很快打破了沉默:

        “实不相瞒,这一次我们冒险进入龙渊,也是有事相求。”

        “哦?”

        听到陈少君的话,水族公主阎辛陌眼中微不可查的跳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公子请说,只要是阎辛陌能够帮上忙的,一定知无不言。”

        陈少君点了点头,也没有隐瞒,直接开门见山道:

        “如今水族动乱,江南水患,近百万江南的百姓面临洪水的威胁,在下这一次和家父南下,也是为此而来。解铃还需系铃人,在下想知道水府君的下落,水府君是水族之主,也只有他才能终结眼前这种混乱的局面。”

        陈少君道:

        “所以希望公主能够告诉我们水府君的下落。”

        江南水患,水府君是其中的关键人物,只要找到他,江南的水患就解决了一半,而如果找不到他,不管朝廷方面怎么做,恐怕都难以解决眼前的困局。

        ——朝廷方面最多也就只能击败水族,而无法逆转这股滔天的洪水。

        四周围静悄悄的,陈少君和小蜗都抬起头,满脸期待的望着水族公主阎辛陌,等待着她的答案。

        尽管行动之前心中就已经做出了种种准备,然而水族公主阎辛陌的答案,却还是让陈少君和小蜗始料不及。

        “我……我不知道。”

        水族公主阎辛陌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

        “怎么可能?”

        小蜗失声惊呼,第一个开口:

        “你和水府君不是父女吗?你们俩血脉相通,只要水府君还活着,你和他血脉相通,立即就能察觉到他所在的位置,你怎么会不知道?”

        这番话几乎就是秦芷邬之前对陈少君和小蜗所说的,正是因为相信这番话,他们才冒险潜入水晶龙宫,在黑龙君的眼皮底下救出了水族公主阎辛陌。

        然而现在阎辛陌居然说她不知道她父亲水府君的下落,这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

        别说是小蜗,就连陈少君此时也是沉默不语,一双剑眉深深的皱了起来。

        这个答案是他和小蜗完全没有料到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陈少君抬起头来望向了对面的水族公主阎辛陌。阎辛陌的神色平静,脸上没有太大的波澜,然而面对陈少君那仿佛洞彻心扉的目光,依然忍不住出现了刹那的慌乱,不过仅仅只是一瞬立即恢复如常,快的让人几乎以为是幻觉。

        “小子,她在说谎。”

        小蜗透过意识,直接和陈少君在精神层面交流道。

        “我知道。”

        陈少君淡淡道。

        “啊?”

        这回轮到小蜗惊讶了,看陈少君的神情,它还差点以为陈少君信了阎辛陌的说辞。

        陈少君并没有多说,连小蜗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他又岂会看不出来?

        阎辛陌在说谎,这是傻子都知道的。

        秦芷邬能够肯定的说出那番话,必然是有其依据,很显然问题出在这位水族公主阎辛陌身上,只是——

        陈少君再次望了一眼阎辛陌,尽管最初的时候对上他的目光,阎辛陌的眼中出现过霎那的慌乱,然而此时的她目光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很显她已经下定决心,绝不会轻易告诉陈少君和小蜗水府君的下落。

        然而陈少君关心的却还不是这个。

        阎辛陌和水族的水府君乃是父女关系,两人血脉相连,如今黑龙君当道,阎辛陌的父亲水府君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按道理她应该比自己还要急于找到水府君的下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有人愿意提供帮助,她反而不说了?

        “小子,这女娃娃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小蜗思考了片刻,突然道。

        这也是它唯一能够想到的答案,若非如此,阎辛陌绝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陈少君没有回话,他的眼中光芒闪动,瞬息间掠过无数的念头。

        阎辛陌这般言不由衷,必然有其苦衷,这是一定的,不过陈少君感觉这件事情还远没有那么简单。

        不知为什么,陈少君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就好像有什么隐藏的信息被自己忽略了一样。

        “陈公子,这一次多谢相助。你的恩情阎辛陌必定铭记于心,日后必有回报,只是现在我恐怕得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阎辛陌开口道:

        “江南的事情我也可以体谅,但是现在的我自顾不暇,根本爱莫能助。父亲的旧部还在等我,我必须先和他们汇合,之后如果有可能,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平息水患。”

        “不是吧?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救你出来,你现在就走吗?”

        小蜗看着阎辛陌,呆呆道。

        这不就是过河拆桥吗?本来还以为找到她多多少少能有些帮助,没想到竟然是这样,这才刚刚离开水族腹地,刚刚脱离险境,这位水族公主就要和他们分道扬镳,直接甩下他们。

        “这女娃娃也太没义气了。”

        小蜗吐槽道,一脸的不满。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陈少君目光一闪,突然开口说话了。

        “公主殿下,你父亲水府君还活着对吗?”

        “陈公子,我……我也不清楚。”

        阎辛陌连忙道。

        看到阎辛陌的反应,陈少君心中的那个念头越发的清晰了。

        阎辛陌有难言之隐是可以肯定的,但她表现的实在是太镇定了,水族大乱,原本臣服于水府君的派系被彻底颠覆,而父亲被黑龙君重伤,生死不知,正常做女儿的这个时候早就乱了。

        但阎辛陌却是一点都不慌,至于她后来的表现以及说的那一系列话,看起来更像是急于离开找的托词,以避免被陈少君和小蜗继续追问她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还有多少希望,还来得及吗?”

        陈少君盯着阎辛陌的眼睛,突然道。

        “!!!”

        小蜗猛的扭过头来,盯着陈少君,瞪大了眼睛,满头的雾水。

        什么有多少希望?什么还来得及吗?这小子胡言乱语在说什么?

        不过让小蜗最错愕的还是接下来阎辛陌的反应,在小蜗听来莫名其妙的那一番话,落到水族公主阎辛陌的耳中,原本还强制保持着镇定的阎辛陌,就好像被陈少君一眼看破心中最隐秘的秘密,脸上顿时一片慌乱。

        就连小蜗都能看得出来,陈少君那没头没脑的一番话,让她始料不及,心中破防。

        “陈公子,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希望?什么来得及?”

        阎辛陌眼神躲闪,越来越不自然。

        “你被关在黑暗龙渊之中,尽管你是水府君的女儿,但黑龙君根本没有要杀你的意思,对吗?”

        陈少君的目光烁烁,根本没有要放过阎辛陌的意思。

        有些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原本还只是模糊的印象,但是随着阎辛陌的反应,陈少君也越来越肯定了。

        “他……他确实没有杀我,但也绝不是什么好意。”

        阎辛陌道。

        “水府君出事,事情发生这么久,但你表现的却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你一开始就知道,水府君是安全,他并没有出事,对不对?”

        陈少君往前走近了几步,继续道。

        “小子,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迷糊。”

        小蜗仰着头一头雾水,尽管陈少君和阎辛陌说的每一个字它都懂,但是连在一起,小蜗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他奶奶的,这两个家伙在神仙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