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蛊载体

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蛊载体

        在来永安宫的路上,司马九与纳兰灵云事先沟通了为皇后诊治之法,也获得了纳兰灵云的同意。

        “微臣直言,皇后病疾乃是因萧铣体内血蛊感染所致,下官诊治的关键在于为皇后清除此血蛊。”司马九道明了萧皇后的病因。

        结合史书记载和现场接触,司马九知晓萧皇后宅心仁厚、务实坚毅,他也就没有遮掩。

        纳兰灵云补充道:“然,皇后因病疾之由,身体羸弱,运用外力强行清除血蛊,恐皇后经脉难以承受,想要彻底清除血蛊,殊为不易。”

        “针灸、药石,甚至突厥巫医通灵之术、吐蕃僧医灵魂断喝,本宫都试过,无用。”

        “微臣以为,需步步为营,徐徐图之。微臣斗胆,将微臣的异血导入皇后体内,将血蛊逼至一处,先清除血蛊,再清除皇后体内的血毒之气。”司马九简明扼要的道出了治疗之法。

        此法虽不难,可难就难在将司马九的异血引入皇后体内。

        皇后乃是万金之体,皇帝对皇后尤为爱护,司马九的异血沾染皇后,已有亵渎之罪。

        倘若皇后反目,只需简单一两句话言于杨广,司马九就得提前去瓦岗寨定居了。

        当然,以他的实力,未必不能推翻隋朝。

        但是,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毕竟,但凡战乱,最苦的莫过于天下民众。

        “你如何将你的异血,导入本宫体内?”萧皇后强忍着怒火,狠狠瞪了眼满脸尴尬的司马九。

        “皇后请看。”司马九取出在自家地窖使用过的那把锋利短刃,轻轻割破自己的手指。

        他默默运转内息,一滴因表面虚影实在太过密集,看上去像笼罩黑雾一般的血,被慢慢挤出。

        纳兰灵云曾在医治司马若华天生残髓之时,见过这样的血液,可此时,她眼睛依旧瞪得斗大。

        司马九只是挤出一滴血,却已是疲惫不堪,这滴血,算得上是他体内狐狼之气的精华。

        “只需皇后稍稍划破凤指,微臣将此滴血滴入皇后创口处,定能将皇后体内的血蛊逼至一处,这是由于异种血脉相争的特性决定的。”只是普通挤出一滴血,司马九的手指竟然巨疼难耐。

        这样的治疗方式,灵感来源与地窖中的怪梦。

        萧皇后深沉的看了眼司马九后,伸手接过司马九手中的短刀,划破手指。

        司马九见萧皇后如此决断,心中大喜。

        医者诊治,顾不上太多避讳,司马九将手指上那滴黑血滴在萧皇后创口处,霎时,萧皇后手指创口处发出热油沸腾的滋滋声。

        伴着滋滋声,萧皇后手指创口处传来巨疼的感觉,她虽从小养尊处优,可天生性格坚韧,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纳兰灵云见萧皇后痛苦,立即伸手把住萧皇后脉门,运转柔和的内息导入萧皇后体内,助她缓解痛苦。

        随着司马九的血润入萧皇后血道,萧皇后体内的炎凤血脉宛若遇到天敌入侵般,瞬间狂暴起来。

        司马九血滴携带的狐狼气影,则宛若黑洞般,吞噬散布与萧皇后体内的炎凤气影。

        他的狐狼血脉似乎远远强过萧皇后的炎凤血脉,只是一滴精华之血,便已经让萧皇后体内的炎凤血脉疲于应对了。

        终于,萧后体内的炎凤血脉为了对抗司马九的狐狼之血,开始融合,随着狐狼血脉的流动,萧皇后体内的炎凤血脉之气开始汇聚于萧皇后神阙穴上方一寸处。

        纳兰灵云一直运用医家内息感受着萧皇后体内的变化,一切果然如司马九所说,她冲司马九微微点头后,司马九急忙伸手入怀中,取出一个布囊,展开,露出一套明晃晃的银针。

        只在极端的时间内,萧皇后体内的炎凤血脉之气已全部聚集在她神阙穴上方一寸处。

        司马九感受到萧皇后体内炎凤血脉的变化后,向着纳兰灵云点头示意。

        纳兰灵云俨然一笑,取出银针,出针如风,五根银针直接扎向炎凤血脉之气汇聚的神阙穴上方一寸处周围。

        她在水月洞府获得《明堂九针图》后,用针之法一日千里,如今,无论是认穴,还是出针力道和手法,已是极为精准,甚至已不在妙春先生之下。

        自从司马九的血液进入萧皇后体内后,萧皇后感觉到一种奇怪的炙热感,那感觉迅速从全身集中到腹部,而腹部也变得如火炉一般,最后,一只巨大的红色凤鸟气影出现在哪里。

        司马九大胆伸手搭在萧皇后的另一个脉门上,他能感受到萧皇后体内,狐狼气影与炎凤气影的交锋。

        狐狼气影虽然凝练,却比汇聚后的炎凤气影小了许多,狐狼虽咬住了炎凤的脖颈,它的身体却像是被溶解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炎凤气影却宛如真正的百鸟之王一般,两眼折射出凶狠的光芒,它最后一啄,直接将司马九的狐狼气影完全吞噬。

        “就是现在!”司马九轻声道。

        纳兰灵云闻讯,猛然输送内息至插在萧皇后身上的银针,霎时,银针自动旋转起来,向萧皇后体内喷出五道冰寒之气。

        霎时,就要分解的炎凤气影瞬间被五道冰寒之气限制,无法移动和分解。

        炎凤气影似乎发现不对,它仰头一声悲鸣,竭力想要挣脱冰寒之气的限制。

        而萧皇后腹部的五根银针剧烈抖动起来,甚至,其中一根银针就要被逼出。

        司马九见势不妙,抢手上前,单手捏住那只不稳定的银针。

        随后,他运转来自独孤盛丽的异种内息,输入到萧皇后体内。

        司马九确信,独孤盛丽的内息,能够吞噬血蛊,其必定也是异种血脉的克星。

        不出所料,伴着一道金色气丝融入到冰寒之气中,炎凤气影的挣扎越来越无力。

        炎凤气影两眼一闭,像是昏死过去。

        萧皇后感觉腹中时而炙热如火,时而寒凉若冰,而异血入体时的疼痛,倒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随着炎凤气影偃旗息鼓,她腹中难受,张口对着手绢呕了出来。

        几块腥臭的黑色血块被吐到手绢上。

        司马九知道,这就是萧皇后体内血蛊寄生的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