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刺芒在线阅读 - 第132章 舅爷之孙

第132章 舅爷之孙

        对于钱茜茜,张垚垚同样垂涎三尺,他才不管那是不是他妹妹。不过碍于两家的交情,他不敢对她下手。而且,对他来说,他对钱茜茜的馋,无非是出于一种新鲜感,兜兜转转,他最馋的永远都是耿小庆。

        在他印象里,耿小庆也不是什么善茬,在高中时期,她爱慕虚荣,对钱看得特别重,要不也不会给他可乘之机。她成了佟童的女朋友之后,突然就变了,变得特别朴实无华,变成了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了。

        当然,张垚垚也更加憎恨佟童,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怎么他就要对自己的人生横插一腿呢?

        很久才见到了耿小庆,张垚垚当然不能轻易放过她。他厚着脸皮,对耿小庆穷追不舍,问她怎么回到港城了,以后还要不要再回北京上班之类的。

        耿小庆打心眼里觉得烦,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没好气地说道:“因为没钱没背景,被发配回来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真的?”张垚垚当了真,便天真地说道:“谁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想办法把你弄回北京去。那些欺负你的人,我想办法把他们发配到边疆去。”

        他肯定是有办法的,而且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想到这些,耿小庆微微有些心酸,她强笑道:“不必了,我在港城生活得也挺好的,也不用跟佟童两地分居了,不劳张公子费心了。”

        张垚垚酸溜溜的,依然贼心不死,手脚也不干净。他戳了戳耿小庆的胳膊,笑道:“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呢,要是你今天不给我个面子,那我可真的丢死人啦。”

        “你丢不丢人,关我什么事?”耿小庆正色说道:“张垚垚,你有过未婚妻,还差点儿当爹,又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打得半死,还不够丢人?非要我拒绝你,那才算丢人?那我谢谢你啊,我的脸可真大。”

        她说的那一桩桩,都曾经让张垚垚颜面尽失,哪怕现在提起来,依然让他很不好受。耿小庆又说道:“张垚垚,年初我在你家酒店里,差点儿被憋死,你不会不知道吧?”

        “咦,有这等事?那时我躲在机场附近的酒店里,怎么可能知道?”张垚垚跺了跺脚,诚挚地说道:“那段时间,所有的事都是我妈安排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更不可能害你!”

        耿小庆默默翻了个白眼,反倒被他逗笑了——这家伙,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就会以这种方式,在不知不觉间,把他爹妈给卖了吧?

        听到这里,耿小庆突然对他的邀请感兴趣了,这家伙胸无城府,说不定跟他聊聊天,就能套出一大堆话来。

        于是,耿小庆傲娇地说道:“不管是谁安排的,反正我是在你家酒店出的事,从那儿以后,我坐电梯都有阴影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是绝对不会坐电梯的。”

        张垚垚很心疼,立刻说道:“那我更应该给你赔不是了,给你压压惊。在我家酒店出的事,总归要我来道歉,是不是?”

        耿小庆欲擒故纵,没有答应,只是眉眼含笑,轻飘飘地扭过头去。张垚垚大喜过望,这说明耿大美女答应了他的邀请啊!

        忙完那场活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耿小庆谢绝了诸多邀请,专门等张垚垚。她先给佟童发了信息,让他不必等自己吃饭了。然后,她便接到了张垚垚的电话,他已经到楼下了。

        张垚垚果真开上了迈巴赫,在港城那些年轻的公子哥当中,这辆车也算很招摇了。开在路上,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张垚垚在酒店门口等她,虽然是夏天,但他依然穿了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西装,戴着墨镜,倚在车身上,坦然地接受路人的注目礼。

        耿小庆也补了个妆,至少口红就让她气场十足。她看到张垚垚,便快步走过去,笑道:“这车不请你做代言,简直可惜了。”

        “做代言人?得了吧,那才几个钱。我现在的工作室,去年光交税就三十多万呢。”

        开口雷击,这家伙真敢吹。

        耿小庆就是干这行的,她心算了片刻,便得出了答案。她强忍笑容,恭维道:“今年努努力,就能年入千万了。张老板,您这生意可真是蒸蒸日上,越做越大啊!”

        张垚垚装作不在意,摇头晃脑,谦虚了几句,又吹上了:“不是我吹,如果我专心搞事业,我还是很能赚钱的。可惜以前我家人都不给我机会,让我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或许是空调开得太足了,耿小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将车窗开了一条小缝,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感觉活过来了。

        没记错的话,去年年底,张垚垚还跟她吐槽,说赔了好多钱,借他爷爷的钱都还不上,害怕他爷爷再也不给他钱了。怎么几个月不见,就年入好几百万了呢?

        唉,这家伙不仅愚蠢,而且健忘。耿小庆对他的鄙夷又增加了几分。

        张垚垚对此浑然不觉,他开着车,对他的事业侃侃而谈。他又开了两家分店,每天预约不断。“幸好我从小到大都学美术,美术培养了我良好的艺术感觉,所以我才能那么快地精通摄影。大学期间,靠着拍照这门手艺,还骗了不少小姑娘呢。等着吧,再给我几年时间,我一定会做成全国最厉害的摄影连锁机构。”

        呸。

        当然,耿小庆只是在心里发出了这个音节,在面子上,她还是认真鼓励了野心勃勃的张老板:“那你一定加油哦!期待那一天早点到来。”

        得到美女的肯定,张垚垚更加心花怒放,一脚油门开出去老远。不过,豪车就是豪车,张垚垚虽然开得飞快,但耿小庆坐得很安稳,且很舒适。她抚摸着真皮座椅,说道:“我不太懂车,不过你这车肯定不便宜吧?”

        “当然不便宜,张公子我从来都不开便宜的车。”

        耿小庆靠在椅背上,再次默默翻了个白眼。

        张垚垚却滔滔不绝:“在我出院之后,我家里给我买了这辆车,我爸和我爷爷各出了一半钱。我也算因祸得福,受了点儿皮肉之苦,但是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车。”

        “原来这辆车不是用你自己的收入买的呀?”

        耿小庆故作惊讶地一问,张垚垚却在瞬间卡了壳。他支支吾吾了半晌,说道:“我赚得多,花钱的地方也多。开分店不也得花钱吗?”

        好像开分店的钱真是他自己赚的一样。但耿小庆不愿拆穿他,更不愿继续听他漫天吹牛,便闭上眼睛,说道:“我先眯一会儿,到地方之后喊我。”

        张垚垚开了很长时间,几乎跑到了港城另一端。耿小庆一看,目之所及,是一座巨大的欧式庄园城堡。她疑心自己在演偶像剧,直到看到“***葡萄酒酒庄”几个大字,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张垚垚带她来酒庄吃饭的。

        耿小庆只听说过这个酒庄,但从来都没来过,更不知道这个酒庄居然还承接餐饮业务。张垚垚看到她吃惊的表情,便十分得意地说道:“这里不招待一般人,只招待最高级的会员。我爸和我爷爷都是这里的座上宾,下午我一打电话,人家很痛快地就答应了。等会儿我们挑个最好的位置,能从窗户直接看到大海。”

        不得不说,有钱人的生活还是很爽的。耿小庆虽然不是有钱人,但她长相漂亮,气质出众,来这种场合一点都不怯场。张垚垚总是想揽着她的肩膀,但耿小庆却躲得远远的。她警告张垚垚:“说好了,今晚你要给我赔罪,如果你敢动手动脚,我立刻打到你断子绝孙。”

        张垚垚苦笑道:“女孩子家家的,干嘛那么狠?”

        要不是想套他的话,耿小庆才不会对这种家伙心慈手软。他们到了城堡的二楼,坐在北边的窗户旁边,果然能看到远处的大海。

        窗外绿草如茵,树叶沙沙作响,远处海浪淘淘,白色的浪花不断地涌向岸边。此情此景,真像中世纪的一幅油画。耿小庆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张垚垚笑道:“你又不发朋友圈,拍照做什么?”

        “不发朋友圈,不代表不记录生活。”

        张垚垚说不过她,但是看着大海,他的目光忧郁了起来:“你知道吗?我挺恐惧大海的。”

        乖乖,他又开始演偶像剧了。耿小庆受不了这种强调,便敷衍道:“是吗?”

        “我爸妈跟我说,在我两岁那年,我差点儿在海滩走失了。”张垚垚交叉着两只手,说道:“那天是我爸看着我,还有我舅爷家的外孙,我爸没怎么看过孩子,让我俩别走丢了,他就去沙滩的小卖部买水去了。结果,他一转身,我俩就不见了。夏天的海边人挤人,就跟下饺子似地,这上哪儿找我们去?我妈当场就疯了,我爸也傻掉了。海警都出动了,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我了,我坐在海边挖螃蟹呢。但是我舅爷的外孙就没我那么幸运了,我妈说,好几天之后,他的尸体才打捞上来,已经面目全非了。”

        听完这个故事,耿小庆才说道:“那你们俩到底是怎么走丢的?是不是你提议的?”

        “那谁记得?还有,耿大美女,别老把我想得那么坏,行不行?也有可能是那个舅爷的外孙撺掇的我呢?很可能是他干了坏事,要不,为什么死的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