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实事求是!

第八十三章 实事求是!

        请客吃饭有讲究。

        对于汴京京官来说,最心仪的地方就是澄园了。

        澄园已经是被大多数人认证过最值得去的宴饮场所。

        偌大的澄园,里面曲水流觞,重圆叠嶂,小桥流水人家,最为符合文人审美。

        和别处的喧闹全然不同,这里就像是超然世外的桃源一般,让士大夫们得以片刻的歇息。

        当然,澄园的档次足够高,高到一般的官员来消费一次都得咬牙切齿,但受吃请的人有面子,这也就达到了目的了。

        对于李定和程颐,他们还是第一次来澄园,黄廉和阎询也差不多如此,他们好奇地东张西望,打算好好地看看,回去也好与其他的人炫耀一番。

        欧阳辩带来的人,澄园自然非常重视,上上下下都动了起来,热情得让程颐几个人都感觉到受宠若惊。

        一餐饭下来,大家都对欧阳辩亲近了许多。

        这就达到了欧阳辩的目的。

        李定和程颐算是有关系的人,而黄廉和阎询却不是,而且他们还是前辈,无论是科举还是在御史台都是如此。

        欧阳辩是上司没错,但他年纪小,科举又晚了几年,黄廉和阎询若是不服气的话,还是不太好搞的。

        所以欧阳辩还是走亲切路线消除他们的敌意,消除敌意之后,他们自然会意识到自己的厉害之处。

        这就是欧阳辩在御史台上班的第一天。

        原本欧阳辩想着就这么苟下去,至少先把御史台的规章制度等等都了解清楚再说,没想到第二天工作就来了。

        老包又开始开炮了。

        他炮轰的是刚刚接任蔡襄工作的张方平。

        张方平是个老三司使了,庆历年间就曾权三司使,短短的时间内就让京师存粮朝过三年,马粟倍之。

        而张方平卸任三司使后,马粟仅足一岁,而粮亦减半。

        之后张方平被再次主计国家财政之后,大力发展漕运,慢慢地汴京又有了五年之蓄。

        可以这么说,张方平在一种北宋名臣之中,算是一个杰出的经济奇才了。

        赵祯将张方平调回来主管财政,其实就是想借助张方平的才能,给如今如火如荼的经济再添一把柴火,没想到被老胡给弹劾了。

        欧阳辩一大早来到御史台,李定就凑了过来:“大人,来活了。”

        欧阳辩的脑袋还有些晕,昨晚倒没有喝多少酒,就是回家之后被苏轼拉着讨论心学,以至于用脑过度,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所以早上起来脑袋晕乎乎的。

        欧阳辩打了个哈欠:“资深兄,何事?”

        “大人,御史中丞胡大人弹劾三司使张方平,官家着御史台察院主持调查。”

        李定说道,并掏出公函。

        欧阳辩的脑子顿时清醒了过来。

        刘保衡案?

        这事在历史上应该是发生在嘉佑四年才对,他以为这事应该是不会发生了,毕竟现在都快到嘉佑六年,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至于为什么拖到现在,主要还是因为欧阳辩的存在让包拯、欧阳修、蔡襄等人的履历都有了些许改变,挤占了张方平回中央的空间,所以时间稍微延迟了一些。

        可是历史强大的惯性,还是让这一幕再次到来。

        刘保衡案原本是一件寻常的民事诉讼案,原来的案情是这样的。

        有一日,一名刘姓的老妪到开封府状告他的侄子刘保衡,她的侄子刘保衡承包了一家官营酒店,因为经营不善,亏了百余万钱,不得已,只得变卖祖业,一处京城宅院,以此来偿还债务。

        老妪所状告的就是刘保衡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变卖住宅,认为这桩交易是不合法的。

        开封法官在调查的时候却发现了,在这个事情里面,三司就是承包酒店给刘保衡的官方,而买下宅院的却是三司使张方平。

        这就有点尴尬了,三司遣吏催索债务,而你张方平作为三司使,却在这时候买下宅院,你在里面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好吧。

        瓜田李下嘛,被怀疑也正常。

        这就是胡宿弹劾的张方平的原因。

        咦,他记得好像是包拯弹劾的才是啊?

        哦,是了,现在包拯当了枢密副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胡宿是御史中丞,由胡宿来弹劾很正常。

        “陛下让我们去调查这个事情?”

        欧阳辩问道。

        李定笑道:“正是如此,不过现在这事情不太好处理。”

        欧阳辩诧异道:“这怎么不好处理了?”

        李定苦笑低声道:“现在殿院的御史都纷纷要求处分张方平呢,可谓是群情激愤。”

        欧阳辩更加诧异了:“他们愤怒个什么鬼,还有,他们是掌握了张方平的不法证据了?”

        李定理所当然道:“言官风闻奏事即可,需要什么证据啊。”

        欧阳辩哑然失笑:“这可是涉及到三司使的大案!”

        李定诧异道:“张老贼身主大计,而乘势贱买所监临富民邸舍,无廉耻,不可处大位,这一句足以。”

        自由心证啊。

        欧阳辩感觉无语。

        堂堂国家财政掌舵人,连证据都不需要,就一个自由心证就要被处分……嗯,这很宋朝。

        欧阳修:是的,就是这样!

        狄青:是的,我也一样!

        ……

        欧阳辩摇摇头笑道:“走吧,准备一下,叫上他们几个,一起去调查一下。”

        李定一把拉住欧阳辩:“季默!”

        欧阳辩诧异地看着李定。

        李定急道:“不能查!”

        “为什么?”

        欧阳辩定定地看着李定。

        李定低声道:“胡中丞弹劾张方平,咱们作为御史台言官,自然要站在胡大人这边。”

        欧阳辩诧异道:“可如果张大人是无辜的呢?”

        李定跺脚道:“张方平能够干出这事,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胡大人是咱们御史台的中丞,你若是真打了他的脸,以后在御史台怎么混啊!”

        “所以……”欧阳辩看着李定,“……我就得不分青红皂白,不顾事实真相如何,跟着同僚摇旗呐喊?”

        李定沉默了一下:“是的。”

        欧阳辩沉默了一下,笑了起来:“资深兄,你也算是我师兄,我欧阳辩也不是好歹不分的人,你为我着想,我很感激。

        但这事我不能这么干,陛下委任我查出真相,我便不能辜负。

        何况这还关系到张大人的声誉,我若是草率下结论,那也太不负责任了。

        无论如何,以真相为准绳,这样我才能够问心无愧。”

        李定眼里带着不可置信:“真要查?”

        欧阳辩坚定地点头:“必须查!”

        李定默默地点头:“那我去叫上他们几个。”

        欧阳辩微笑点头。

        一会程颐、黄廉、阎询几个都过来了,脸色不一。

        程颐的脸上带着激赏,黄廉眼光有些躲闪,阎询则是带着狐疑,李定在一边摇头叹息。

        欧阳辩笑道:“我还想好好地混几天日子呢,没想到我在劳碌命,才一来就摊上事了,资深兄和诸位说了吧?”

        程颐笑道:“已经说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欧阳辩笑着点头。

        黄廉鼓起勇气道:“大人,不需要考虑一下么?”

        欧阳辩温声道:“正派刚直、介直敢言是言官的必备品质,我们不仅要敢说话,还得说真话说实话说有根据的话,资深兄,麻烦叫一下察院杂事过来一下。”

        李定虽然不知道欧阳辩要做什么,但依言而去,一会带回来一个吏员。

        欧阳辩走到桌子前面,磨墨、铺纸、提笔,在纸上写下。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凡察院所属,务必实事求是。

        落款是嘉佑五年十月监察御史欧阳辩。

        欧阳辩放下笔,对杂事吏员说道:“你去找人打一块碑,就树在察院门口,以前的规矩我不想改,以后的规矩我也不想管,但我在察院一天,就不能让察院只凭一张嘴。”

        阎询皱眉道:“大人,言官只需要风闻奏事即可。”

        欧阳辩笑道:“风闻奏事有谏院、有台院、有殿院,不差我们察院一个。

        咱们察院,需得辨清真相,既要敢说话,但也得说实话,说正确的话,而不是瞎几把说话,懂?”

        黄廉皱起了眉头,这欧阳季默说话也太粗俗了,说鸡不带吧文明你我他的文明公约都不遵守,怎么做一个监察御史。

        却听程颐笑道:“季默此言深得我心!”

        阎询若有所思:“大人所说有道理,但咱们察院怕是要被其他的言官所排挤。”

        欧阳辩道:“言官本来就无所谓上下级,你们也可独立上奏,不需经过我,也不需要经过御史中丞,你们愿意调查便调查,不愿意调查也可与他们一般,我树碑也不过是提醒诸位而已。

        咱们读书人都知道一句话,所谓文章千古事,咱们建言、弹劾看似当下事,但怎么知道不是影响深远的千古事呢?

        比如我们要弹劾的张方平,我是搞经济出身的,张大人恐怕是大宋官员里最擅长搞经济的人之一。

        如果他有罪便也罢了,有才无德,不用也罢。

        但若是他被冤枉的呢,就被这么一件莫须有的事情给拉下马,这对于朝野内外都是一个大损失。

        大家如何觉得这事不是影响深远的事情呢?

        别的不说,就算是只关于一个人的名誉,咱们也不能这般的草率。

        将心比心,如果今日是你被人弹劾,你原本清白,却被千夫所指,连一个人都没能站出来为你呼不平,那该是何等的绝望?”

        众人面面相觑。

        欧阳辩道:“我知道,本朝规定言官只需要风闻奏事,不需让人知道消息是怎么来的,也不用管事情是否属实,甚至有时候类似于造谣都无所谓,这是朝堂对言官的宽容,但我们不能对自己这么宽容。”

        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