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有的人来,有的人走。

第六十九章 有的人来,有的人走。

        虽然说央行里很多都是同年,但王韶的级别还是不太一样的。

        毕竟是排在前几位的进士,在别的进士还在候缺的时候。

        王韶就已经补缺了,这一点就体现出了不同。

        只是既然有缺了,怎么还来到自己这里,欧阳辩倒是有些诧异的。

        无论是好奇也好,还是说接待老同年也好,欧阳辩都必须出面。

        “子纯兄别来无恙啊!”欧阳辩在公廨接见王韶,表现得既诚恳又热情。

        王韶看着欧阳辩,嘉佑二年后,两年多的时间不见,当年那个扎着半长不短的小孩子,现如今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脸上的笑容和当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身份地位却是截然不同了。

        他王韶在一个偏远地方当主簿,每天在知县县丞手下抄抄写写。

        而自己的这个同年,却已经是名震天下的大宋财神,掌控着大宋的经济命脉,往来的都是中央高级官员,时常被皇帝召见,去外面出差的时候,州府的长官想要见他一眼,还得看他的行程,这境遇之差别判若云泥啊!

        不过欧阳辩诚恳的笑容,唤醒了他往昔的记忆,王韶的脸上浮现出笑意:“季默兄别来无恙!”

        欧阳辩哈哈大笑,走上前就用力地抱了抱王韶,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抱完之后,欧阳辩就拉着王韶坐到茶桌前,烧水洗盏泡茶。

        王韶笑道:“季默还是喜欢这么喝茶。”

        欧阳辩哈哈一笑:“茶是性命,不饮没命;每天一杯茶,身体顶呱呱。”

        王韶忍不住哑然失笑:“又是这套歪理邪说。”

        两人从茶切入,回忆起当年一起参加文会宴会的事情,王韶又说起补缺之后每日的蝇营狗苟,虽说是见识了一些人情世故,但终究觉得是在虚度时日之类的话。

        欧阳辩一边听一边回应,朝九晚五的社畜生涯,没有谁比他更加清楚的了,倒是让王韶颇为惊奇。

        “季默,我这一次来,是听说你这边筹办了护卫队,我希望能够来你这里历练历练。”王韶也不客气。

        欧阳辩惊诧道:“子纯兄,主簿官虽小,但也是正途,你先熬个几年,到时候朝廷开制科,只要考中,你就可以升迁,甚至回京做京官,这可是正途,何必急在一时?”

        王韶笑道:“这些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我不太喜欢,你知道的,我其实更加喜欢军事一些。

        每日在县衙里面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着实让我感觉到头痛,还不如来你这里,带带兵,实践一下我读过的兵书。”

        王韶这么一说,欧阳辩倒是释然了。

        王韶对军事的确很感兴趣,之前在嘉佑二年的时候就知道了,再结合王韶以后的经历,便知道王韶的选择其实是挺符合他的个性的。

        王韶作为神宗时候的名将,虽然是进士出身,但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沙场中搏杀出来的名将。

        尤其他是一个战略家,后来的《平戎策》,提出“收复河湟,招抚羌族,孤立西夏”方略,为宋神宗所纳。

        他被任命为秦凤路经略司机宜文字,并率军击溃羌人、西夏的军队。

        后设置熙州,主导熙河之役,收复熙、河、洮、岷、宕、亹五州,拓边二千余里,对西夏形成包围之势!

        后来累进观文殿学士、礼部侍郎等职,官至枢密副使,以“奇计、奇捷、奇赏”著称,戏称之“三奇副使”。

        这是个罕见的战略家。

        这一点从他的指挥作战风格可以看得出来。

        他善于用兵,极有谋略。

        每当带兵出去作战,都事先把部下各将领召集起来,告诉他的作战计划,然后再也不过问了,而每次战斗都能取胜。

        有一次夜晚,他在帅部帐中睡觉,部队前锋与敌人发生遭遇,双方发生激战,箭石如雨,杀声震天,军部那些侍者都颤抖不已,而王韶仍安然酣睡。

        这就是王韶。

        王韶能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欧阳辩断然应承下来:“子纯兄是大才,能来自然是我的福气,断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子纯兄不如把参谋处给带起来如何?”

        王韶有些疑惑:“参谋处?”

        参谋他知道,是唐后期节度使幕僚之一,掌参预谋画,但参谋处他则是第一次听说。

        欧阳辩解释道:“参谋的意思你应该是知道的,参谋处大体意思一致,但参谋处的权限却要大得多。

        在我的设计之中,参谋处应该是军队的大脑,参谋处是央行军事的指挥中心,负责贯彻执行央行的命令、指示,搜集和提供情报。

        拟定和组织实施战略战役计划和动员计划,指挥并部署协调作战行动。

        并负责拟定和组织实施武装力量建设计划,掌管护卫队队的组织建设、装备计划以及军事训练、行政管理等事务。”

        “嘶,那岂不是说,参谋处什么都管?”

        王韶倒抽了一口凉气。

        欧阳辩说让他担起参谋处的担子,他还以为只是战时出出谋划,没想到竟然要掌管整个护卫队。

        王韶很感动,这是何等的信任啊!

        欧阳辩笑道:“只是统筹而已,训练有护卫队队长负责,装备等有后勤处负责,参谋处则是作为统筹,将各个部门统合起来,当然啦,最重要的还是指挥并部署作战行动。”

        “季默,我虽然对军事感兴趣,可是,我并没有……”

        王韶不是很有信心。

        欧阳辩笑道:“谁都从不会开始,咱们有时间,到时候就是打土匪而已,慢慢练就是了。

        而且参谋部也有种家、折家等将门子,你只要将他们统合起来就好了,子纯兄,你堂堂嘉佑二年进士,不会没有这点信心吧?”

        这是在激将了。

        王韶笑了起来:“你小子还对我使激将法呢,成,你成功了,这事我接下来了,你放心,保证给做的妥妥帖帖!”

        欧阳辩大笑起来。

        一时间,他志得意满。

        谁能够想到,一个小小的护卫队,竟然集结了王韶、种谊这两个以后的大宋名将?

        这等豪华的阵容,若是干不出什么来,他欧阳辩也可以赶紧找个河投了,灰溜溜回现代继续当社畜去了,免得丢了穿越者的脸。

        有了种谊、王韶以及狄家家将主持,欧阳辩总算是暂时可以暂时从繁杂的事务之中脱身了。

        时间进入了嘉佑五年四月。

        这个月欧阳辩将重心转移到了家里。

        他得安慰他的老父亲。

        梅尧臣死了,去陪他的五白了。

        “自有五白猫,鼠不侵我书。

        今朝五白死,祭与饭与鱼。”

        爱猫如命的梅尧臣梅直讲染了疫病去世了,终年五十九岁。

        欧阳修和梅尧臣的友情几十年了,梅尧臣的去世,对欧阳修来说打击非常大。

        欧阳辩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回家看完欧阳修。

        欧阳修请了假在家休息,见到欧阳辩,开心地笑了起来。

        欧阳修的身体状况这几年就不太好,现在看起来似乎更不好了。

        欧阳辩和父亲聊了起来,欧阳辩抱怨道,几案之劳,气血极滞,左臂疼痛,强不能举。

        欧阳辩哭笑不得:“你就别给别人写那么东西了。”

        欧阳修叹息道:“可都是好友们拜托过来,哪里能够不写呢,有些人还是我的好友,他们的墓志铭,我总该尽点心意。”

        欧阳辩扫视了一下桌案,上面就摆着《程公神道碑铭》、《唐君墓表》、《张君墓志铭》、《王公墓志铭》、《吴公墓志铭》等数篇墓志铭。

        欧阳辩劝道:“墓志铭还是别写了,这事过于繁重了,墓志铭讲究真实可信,你又是个认真的,每次都得反复核实墓主的所有生平事迹,看那么多东西,你眼睛也受不了。”

        欧阳修苦笑道:“还是得写,就像你梅世叔的,我和他这么多年的朋友,他去了,我当仁不让得写的。”

        欧阳辩看了一下已经写了一半的《梅公墓志铭》,沉默的点点头。

        欧阳修道:“我这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好在你也有出息,老大也结婚了……”

        欧阳修低声似乎在自言自语:“……前晚我正在灯下读书,忽然听到一阵声响从西南方向传来,我当时吃惊地侧耳聆听,心中暗暗诧异。

        ……那声音,初听时就像淅沥的雨声夹杂着萧飒的风声,忽然间奔腾澎湃,好似夜间波涛汹涌、风雨骤至;

        ……又像是金属相击发出的鏦鏦声响,或者是军容整肃的部队黑夜行军,悄无人声,只有齐刷刷的脚步声阵阵响过……”

        欧阳辩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啊。

        欧阳修:“……啊,原来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夏雨到了!”

        欧阳辩:“……”

        “爹……你就别太伤心了,明天我带你去城外游玩,实在不行,咱们就去玉仙楼,据说最近有几个清倌人……”

        欧阳修眼睛一亮:“说的什么混账话,儿子带父亲去逛青楼,像话吗……”

        欧阳辩不由得有些惭愧。

        “……不用你带,我自己认得路,记得给我打好掩护。”

        欧阳辩:“……”

        “哦,对了,梅公的悼词我写了好长一段时间都写不完整,甚至都提不起笔来为好友写一句哀悼之词,你……帮我写一写吧。”

        欧阳修沉默了一会,又道:“梅公的后事我原本应该义不容辞地承担起来,但我着实有心无力,料理后事的事情你也帮着操办一下。

        梅公一生官卑俸薄,骤然离世,遗下寡妻幼子和年迈的高堂老母,景况萧条,令人唏嘘!……”

        欧阳辩轻声道:“父亲你好好休息便是,这些我来处理,我将之前借给他的院子给过户过去给小世兄,然后给两个西湖城的店铺,让小世兄无忧无虑的长大,至于荫官的事情,还得父亲你去办了。”

        欧阳修总算是露出笑容了,在欧阳辩的服侍下喝了些汤药,然后沉沉入睡。

        至于什么去玉仙楼的事情,不过是父子之间的打趣罢了,这时候的欧阳修哪里有心情,就算要去,也得身体好了再去。

        欧阳发携妻子去了杭州,胡瑗去世之后就在杭州住了下去,还没有回来呢。

        父亲病了,欧阳辩赶紧修书去杭州,希望大哥赶紧回来。

        三哥欧阳棐则是去了狄青那里学艺去了,倒也不必专门叫回来。

        欧阳辩让二哥欧阳奕和母亲照料父亲,自己带上于谋陆采薇,去梅尧臣的府上帮着料理后事。

        梅尧臣府上来了不少人,同僚好友等等,但大多都是看了看留点钱就走了,欧阳辩到了,赶紧安排灵堂等诸多事宜。

        梅尧臣算是朝廷要员,欧阳辩赶紧写了讣告让人送去礼部,之后的定谥号、追封之类都需要礼部去处理。

        欧阳修身体不佳,作为死者最好朋友的儿子,欧阳辩责无旁贷,从丧礼开始到结束,都是欧阳辩出面在料理。

        等丧礼完成之后,欧阳辩便让开封府管理房屋过户的人亲自来这里办理,将院子过户给梅尧臣才两岁的幼子,又将店铺转到他的名下,这才算是将所有的事情料理明白了。

        至于给这个小世兄荫官的事情,得等欧阳修自己病好了再办吧。

        欧阳辩感觉忙活这个事情比他筹办央行和筹办央行护卫队还要累。

        主要是宋朝的丧礼着实过于繁琐了,还得照顾人家老母亲和寡妻的心情,好在有陆采薇去陪伴两个女人。

        他和于谋统筹全局,他手下的人也多,随时叫过来帮忙处理就好了。

        他主要是接待宾客,梅尧臣还是认识了不少人的,宾客来了,梅尧臣寡妻老母都不太善言辞,只能欧阳辩来代为作答。

        不过整个过程下来还是收获了一些东西的。

        宾客对欧阳辩啧啧称赞,认为欧阳修急公好义,而代生病的父亲来帮好友料理后事的欧阳辩,则是个大大地孝子,父子俩都是大大地好人之类的话。

        这可不是什么客套话。

        在宋朝做官好名声是非常重要的,而孝道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