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王韶来投!

第六十八章 王韶来投!

        对于欧阳辩来说,只要能够买到马就行了。

        至于从哪里买,怎么买,其实是无所谓的。

        只是宋朝的这个马政如此衰落,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王安石给欧阳辩介绍了一个群牧司的采买负责人。

        欧阳辩事不宜迟,直接买了点礼物就登门了。

        采买负责人姓王,叫王启同,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到和王启年那一族的人脱不了干系,一问果然还真的就是。

        王启同作为王氏胥吏一族的人,对于欧阳辩当然是不陌生的,所以很热情。

        只是听到欧阳辩的要求,还是有些麻爪了:“欧阳大人,您要采买一万匹战马?”

        欧阳辩点点头:“有没有问题?”

        王启同有些愁眉苦脸的:“量太大了。”

        欧阳辩笑道:“但有办法的对吧?”

        王启同哭丧着脸:“大人,您知道咱大宋每年买多少匹马吗?”

        欧阳辩倒是有些好奇:“多少?”

        王启同道:“六七……”

        “万?”欧阳辩插嘴道。

        “千,千!我的小爷,您这口气比咱们官家还大啊!”

        王启同叫嚷道。

        欧阳辩哈哈一笑:“最多的时候买过多少?”

        王启同回忆了一下道:“天圣中的时候,有一年咱们大宋买了三万五千匹马,之后有几年都是接近三万匹,一般来说都是万匹左右。”

        欧阳辩道:“那是因为人家不肯卖,还是咱们不想买?”

        王启同笑道:“人家肯定想买,咱们买不起了啊!

        战马大部分都是来自辽国,澶渊之盟后,咱们和辽国又不打仗,辽国自然不怕卖马给我们。

        至于辽国为什么不怕卖马给我们,原因很简单,因为作为一匹战马,正常的巅峰状态时期不会超过两到三年。

        这三年是保证它能冲锋陷阵的时间,巅峰期过了之后,退居二线的服役年限也至多不能超过三到五年。

        也就是说,一匹战马正常最多也就能服役八年,其中只能参战三年。

        所以啊,辽国上下自然希望卖马给咱们,而且是越多越好。

        当然,马那么贵,咱们若是没有战事,一般也不买,买来了还得话很多钱去养马,太亏!”

        欧阳辩点点头,这个道理他懂。

        这些马就是消耗品,而且买来了还得天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战马可不能吃差的,就光是吃的,就足够人大伤脑筋了。

        “那这意思是,我想买的马是没问题了吧?”

        欧阳辩道。

        王启同又愁眉苦脸起来:“量还是大了,一次性购买的话,会引起辽国朝廷的注意,他们会怀疑是我们大宋想要发起战争的。”

        欧阳辩点头道:“那就分批买吧,反正陆陆续续的到位就成。”

        王启同神色变得轻松起来:“那便没有问题了,只是……”

        欧阳辩闻弦知雅意:“放心,央行会有人过来和你对接签契约,你的人送多少马,就去央行结多少款。

        当然,一定得通过检验的马才行哦,你这一点得好好地和你的客户沟通清楚,若是劣马老马,届时若是被拒收,你也不用来找我。”

        王启同笑道:“那不敢,一匹马好几十贯钱呢,不敢乱坑,而且,您欧阳大人也没有人敢坑啊。”

        欧阳辩斜睨了他一眼道:“没事,随便坑,反正你王家的人也跑不了,若是你敢坑我,我就顺着一条线,将开封府下所有姓王的胥吏都开了就可以了嘛。”

        王启同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哎呦,我的欧阳公子欸,您放心,坑谁都不敢坑您!”

        欧阳辩敢说这话是有依仗的,谁让他爸是欧阳修呢。

        欧阳修还坐在开封府的位置上呢,若是得罪了欧阳辩,欧阳修还真的有可能将所有姓王的胥吏给撸掉,到时候王姓家族就要元气大伤了。

        好吧,即便欧阳修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但就算是只清理开封府内的家族成员,都得让他们痛死。

        到时候家族一查起来原因,呦呵,原来是王启同得罪了欧阳公子啊,来来,装起来,沉塘!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还都得欧阳辩出马。

        要组建队伍,后勤就得跟上,以后可以安排人负责,但现在开拓门路的时候得由他自己出马,不然人招募齐全,装备都未必能够要全。

        和央行的筹办一样,赵祯这一次还是只给了一个编制,什么军费啊、装备啊都得欧阳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不过有了编制,还是方便了很多,至少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兵器监定制了,当然啦,是要钱的。

        兵器监要生产兵器,一般都是三司的各案司拨款下单,然后兵器监才按照需求生产。

        欧阳辩这边要兵器,有朝廷的编制自然没问题,但三司是不给钱的,所以这钱得由央行自己来拨付才行。

        不过好处是,兵器品种质量可以把控。

        央行的东西,自己花的钱自然要的是最好的,兵器监这边也心里明白,而且也不敢忽悠。

        这可不是那帮武夫,而是开封知府欧阳修的儿子,新科状元欧阳辩,赵祯的面前的红人,大宋的财神爷!

        开封知府、御史中丞、三司使、以及翰林学士,这是所谓的‘四人头’,所谓四人头便是宰相出处。

        大部分的宰相都必须经历过这四个职位的磨炼之后才会被提拔上去,若是没有经历过,便会被人诟病。

        后来的王安石当宰相被诟病,就是因为他的只当了半年的翰林学士,就被匆忙提拔为副宰相,自然会被人诟病。

        欧阳修做了开封知府,下一步可能直接就是什么参知政事之类的职位了。

        他的儿子自然不能惹啊。

        好吧,就算只看这家伙的岳父,也不能惹。

        富弼可是现在的政事堂的二把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上去当一把手了。

        这么一个通天的红人,兵器监这样的部门自然不敢得罪,所以欧阳辩拿着一大册的兵器挑挑拣拣,还提出诸多高品质要求,兵器监负责人也只能苦着脸唯唯诺诺的答应。

        当然啦,关键还是钱。

        欧阳辩算是在溢价采购,他要求好品质,他也不怕花钱,多出来的钱算是给兵器监的工匠福利,要求就是质量要好。

        这样一来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了。

        欧阳辩一口气下了万套装备。

        所谓一套,指的就是春秋服、训练服、整套弓箭、马枪马刀、户外装备等等为一套,反正是涵盖了一个骑兵的所有必备装备,而且都是挑好的选。

        款式是改不了的,但是颜色上却是可以定制,银行护卫队毕竟不是正规军队,也没有一定要按照军队的那一套来,所以倒是可以自己做主,也方便区分。

        宋朝军队大多以红为主,欧阳辩则是挑选了暗黑色,黑甲黑衣,一套下来都是以黑为主,不无仿照后世保卫人员以黑为主的装饰的意思。

        对外的渠道欧阳辩先联系好,然后银行内部也组织起一个安保部门,这个部门就是用来专门管理银行护卫队的。

        说是安保部门,其实就是一个小型军队配置,里面有参谋部、作战部、后勤部、信息部等等部门配置。

        因为不必依照宋朝军队的架构,所以欧阳辩干脆按照后世的中国军队建立起一个现代化的指挥系统。

        当然,是指指挥系统,而不是通讯手段。

        这是一个以参谋部为大脑的军队,而不是某个人的军队。

        五千人的队伍不小了,工作量非常大,好在欧阳辩是个敢于让手下做事的人,他从央行内部提拔已经练出来的人接手安保部门。

        他这是另起炉灶,所以对于宋朝军队的那一套就不怎么遵循了。

        从组织架构上,是以更加适应高强度战争后世军队来架构的,他虽然不是专业的人员,但是眼光却是超出这个时代的。

        狄青看准了欧阳辩这个新大腿,将手下的精兵悍将都给派了过来,反正跟着他也只能是荒废时日。

        狄青派过来的是他的家将,虽然宋朝对于家将是比较抵制的,但大多数的将军都会养自己的亲信,自己养出来的家将,到了战场上才更如臂指使。

        狄青知道自己是没有机会上战场了,这些家将跟着他根本没有未来,干脆都赶出来,送给了欧阳辩。

        至于他的儿子们,他最看好的狄咏被他送了过来,不过不是随军,而是跟着欧阳修学习,打算在科举上有所成就。

        他当初被韩琦的那句‘东华门外唱名的才是好男儿’给刺激到了,希望儿子中能出一个读书人。

        狄青送过来的家将自然都是军中宿将,对于宋朝的军队极其了解,欧阳辩也不会让他们没有发挥的平台,但是不会完全按照宋朝的军制来,而是结合后世的模式进行改造。

        狄青的家将门虽然对欧阳辩的指手画脚颇为反感,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在欧阳辩的指点下进行调整。

        毕竟临行前,狄青吩咐过他们,既然来了欧阳辩的手下,就得完全听从欧阳辩的指挥,别再把自己当成是狄青的手下了。

        所以欧阳辩还是能够指挥得动他们,当然,以欧阳辩的脾性,若是指挥不动,他当场就能够将他们送回去。

        架构搭了起来,人员也渐渐到位。

        后勤部的是央行内部的人提拔出来的,参谋部则是通过狄青和种谊那边去请了一些年轻的将门子弟过来担任。

        比如折家、种家等将门都有年轻子弟过来,欧阳辩还意外的发现王韶来投。

        王韶也是欧阳辩的同年,还是二甲出身的进士,作为高顺位的进士,王韶实际上是有差遣在身的。

        好像是某个地方的主簿,虽然不是特别重要的差遣,但也是个正经出身了,怎么就来自己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