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你想什么呢!

第六十七章 你想什么呢!

        种谊正在震惊不已,却听到欧阳辩道:“对了,这五千人如果打造成全骑兵,会不会对剿匪更有利呢?”

        种谊:“……”

        欧阳辩看到种谊的神色,有些诧异道:“怎么啦?”

        种谊艰难道:“状元公可知马匹一匹多少钱么?”

        欧阳辩摇摇头:“民用马我倒是知道,但是战马就了解不多了。”

        种谊伸出两个手指头,想了想又伸出三根手指头道:“二三十贯一匹,这还是差的,若是上等马,五六十贯也正常,而且想要买到也不容易。”

        欧阳辩点点头:“没事,这个我来处理,我只是想知道打造全骑兵这个事情困不困难,而且会不会对剿匪有利?”

        种谊苦笑道:“当然困难,一来就是耗费钱粮,二来则是骑兵训练不容易,三来则是马不好买。

        至于是否有利,那自然是大大有益,有了马匹,军队的转移会很快,追击盗贼会变成很简单的事情!

        剿匪的困难其实不是正面对决,正面对决的时候,盗贼哪里是官兵的对手?

        即便是厢军,也能打败盗贼,关键就是盗贼来去如风,很难追击剿灭,如果有骑兵,剿灭盗贼就会变得很轻松。”

        欧阳辩抚掌笑道:“既然如此,那边打造全骑兵好了,也不差这点钱了。”

        种谊:“……这点钱?”

        欧阳辩点点头道:“种兄,我现在就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种谊立即肃立:“末将听令!”

        欧阳辩笑道:“不用这么紧张。”

        种谊羞涩的笑容全然不见,剩下的全是严肃:“长官请下令!”

        欧阳辩笑着点头:“嗯,接下来你的任务便是招募兵士,要高标准招募,以骑兵的标准,要求高,薪俸自然也高,服装兵器这些央行自然会配备,士兵每年年薪八十贯,告诉他们,是全额发放的薪俸,不会七扣八扣甚至吃空饷。”

        种谊大吃一惊:“除去服装兵器等等之外的薪俸是八十贯?”

        欧阳辩点点头:“他们如果不乱花钱,每年甚至可以将八十贯如数寄送回家。”

        种谊瞠目结舌:“那还有战马?”

        欧阳辩笑道:“嗯,每骑每年预计按照两百五十贯来算。”

        种谊想了想道:“不对,就算是算上战马,也花不了两百五十贯吧?”

        欧阳辩微微一笑:“一人两马,人吃马嚼的,一年花个两百五十贯还算是保守了些的。”

        种谊:“……”

        说实话,他已经有些麻木了。

        今时今日,他才知道什么叫狗大户。

        区区五千人,也就一步的队伍,每年就要花掉一百二十五万贯在他们的身上,若是大宋朝的军队都这么花钱,将整个大宋都榨干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的军费。

        却听欧阳辩道:“种兄,钱我给够,但我要的是精兵,我要的是能够和西夏人正面交战的骑兵,你能做到么?”

        种谊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那就不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欧阳辩:“……”

        码的,原本想要说一句霸气话,没想到当场被打脸。

        “……西夏骑兵绝大部分装备不佳,在正面对抗中很容易陷入不利,因此注重机动性。

        他们擅长侦察与骑射,比起一般游牧骑兵更长于伏击,策马奔腾穿行山险如履平地,是经年累月练出来的精兵悍将。

        咱们的骑兵即便是有好兵员和好马,依然需要大量的时间才能够练出来。

        咱们大宋骑兵的优势在于“墙进而前”,如同一道道铁壁冲向敌人,对异族骑兵造成很大的压力。其实在骑兵会战中,辽和西夏很少对大宋宋获得胜利。”

        种谊认真分析道。

        欧阳辩听了半晌,才反应了过来:“咱们大宋骑兵在骑兵会战中,其实不吃亏?”

        种谊点点头:“是的,如果发生骑兵会战,那就是咱们的骑兵数量并不吃亏,吃亏的情况下,咱们都是以少量骑兵与大量步兵部队配合,也就不会出现骑兵会战的情况了。”

        欧阳辩感觉有点懵,说好的宋朝骑兵弱的呢?

        好吧,是他印象流了。

        欧阳辩想了想问道:“那咱们大宋的骑兵是怎么用的?”

        种谊道:“因为咱们数量不多,所以大部分是采用迂回包抄、正面进攻、步骑协同、快速追击、长途奔袭和偷袭等战术,效果其实还是不错的。”

        欧阳辩点点头,所以,其实就是马匹过少的原因,如果马匹足够,训练也足够,水平也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汉朝卫青、霍去病的远程突袭匈奴和唐朝对突厥的战争,就是中原王朝靠骑兵主动出击获胜的大规模战例,中原只要有足够的战马,也可以有强大的骑兵。

        “好,那就按照计划来,你招募兵员,我无论如何,都会给你搞来一万匹马!”

        欧阳辩立了个flag。

        种谊道:“……这个有点难。”

        不过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因为欧阳辩看起来挺有自信也挺兴奋的,他不忍心去打击欧阳辩。

        他说是就是吧。

        种谊这么想道,反正自己来这里就是碰碰机会,能够抓住机会就赚了,实在不行,就回西北,到时候央求家里给荫一个职位,总能够出仕就是。

        欧阳辩说出的话一般都不会吹牛,当晚他就去找王安石了。

        “……一万匹马?”

        王安石看傻子似的看着自己的弟子。

        欧阳辩道:“怎么,买不到吗?”

        王安石笑道:“你知道我当过群牧司判官,所以来找我,买马倒不是不可以,但数量太大,根本没有可能。”

        欧阳辩道:“没有一万匹,五千也行。

        王安石被气笑了:“你知道吗,至和二年,河南北十二监,岁出马才一千六百四十匹,而可以做战马的才二百六十四匹,其余只能够做邮递马,群牧司去哪里找来五千匹战马卖给你?”

        欧阳辩张大了嘴巴:“这么惨的吗?”

        王安石叹息道:“可不就是这么惨嘛,真宗时养马最盛,有二十多万匹。

        养马的费用,四千匹一年要吃掉自粟三百余万石,养一匹马一年约需要八百石当粟。

        当时天下应有马十五万三千六百三十四匹,不过自从那之后,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到得现在,马政已经败落得差不多了,如今军中战马,大多都是从辽夏买来的。”

        欧阳辩讶然:“能买到?”

        王安石笑道:“当然能买到,有钱哪能买不到东西?”

        “可这战马是战略资源,辽国和西夏能舍得卖?”

        欧阳辩不信。

        王安石笑道:“战马是消耗品,真正能够服役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年,宋辽之间有多少年没有打过仗了。

        每次我们和西夏打仗,辽国就会大量出卖给我们战马,一场大仗下来,战马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他们挣了钱,还不怕大宋拿着他们的战马去打他们,多好的生意?

        即便是西夏,我们也能够买得到战马,即便在打仗的时候也是如此。

        西夏那边能够挣钱的只有盐,打仗的时候我们会封锁他们的出口,所以他们也会在私下里偷偷的卖战马挣些钱,只是数量不多而已。”

        欧阳辩暗暗咋舌,这些人的生意经可还真是精的很啊!

        不过这对欧阳辩来说倒是一件大好事,至少他能够买得到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