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这个小臣可以!

第六十二章 这个小臣可以!

        当欧阳辩来到宫里的时候,看到赵祯和蔡襄讨论得热火朝天,神情颇为兴奋。

        欧阳辩有些好奇:“陛下,蔡公,您二位这是在讨论什么呢?”

        蔡襄道:“今年前三季度商税暴涨,我和陛下在寻找商税暴涨的原因呢。”

        欧阳辩哦的一声。

        赵祯笑道:“君谟认为,商税暴涨,应该和央行有关系,所以朕请你过来一起讨论一下,看看是否有关。”

        欧阳辩笑道:“应该是有关系的,不过,陛下这是想知道原因吗?”

        赵祯点点头:“没错,这事很重要,找出原因,以后也对症下药嘛,另外,也该论功行赏嘛,这不,年底也快到了。”

        欧阳辩眼睛一亮,要论功行赏啊,这个小臣可以!

        “陛下,蔡公,账本可有?”欧阳辩战斗力十足。

        蔡襄道:“有,你看看。”

        蔡襄递过来账本,欧阳辩一看摇头:“不要总账,我要各地方详细账本。”

        蔡襄有些为难:“地方账本颇多,怕是查不太过来。”

        欧阳辩笑道:“也不需那么详细,类似目录就可以了,我要对比三季度各个地方的经济增长。”

        蔡襄舒了口气:“这个简单,我差人过去拿。”

        郑大用赶紧安排人去三司搬账本,说是目录,其实也是挺大的一堆。

        欧阳辩让几个内侍铺开纸笔,他在一边指导:“记录,福建路泉州三季度分别商税几何,与上季度相比增幅几何。”

        赵祯站在旁边观看。

        内侍查阅之后提笔记录:

        第一季度,泉州共收商税九万三千五百六十七贯;

        第二季度,泉州共收商税一十四万一千九百五十八贯;

        第三季度,泉州共收商税二十二万五千五百八十一贯;

        增幅: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增幅约五成;第三季度比第二季度增幅约六成。

        赵祯露出震惊的神色。

        据他所知,京城开封前些年的岁入不过四十万贯左右,但泉州前三个季度,所收总额已经是超过五十万贯,第四季度至少也有二十万贯左右。

        也就是说,泉州一年的税收竟然可以达到七十万贯!

        赵祯道:“查一下,泉州去年总收商税额。”

        内侍赶紧查阅,一会给出金额:“陛下,去年泉州总收二十三万贯。”

        赵祯和蔡襄面面相觑。

        欧阳辩笑了笑继续道:“继续,记录雄州数据,也按照上面的方式统计。”

        内侍赶紧查阅并提笔记录:

        第一季度,雄州共收商税四万三千六百五十六贯;

        第二季度,雄州共收商税八万三千三百五十七贯;

        第三季度,雄州共收商税一十六万五千八百四十二贯;

        增幅:第二季度增幅约九成,第三季度增幅约十成,三季度共收二十九贯二百五十五贯,去岁年总入十九万贯八千六百五十六贯。

        赵祯神色惊诧起来。

        雄州乃是宋辽榷场,那里军队交易较多,民间贸易因为道路不太方便,所以历来商税虽说不少,但其实是很难增长的,没想到今年竟然增长如此之多。

        欧阳辩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继续记录,成都。”

        内侍查阅下笔:

        第一季度,成都共收商税一十一万三千三百五十七贯;

        第二季度,成都共收商税一十八万四千六百五十三贯;

        第三季度,成都共收商税二十八万三千八百五十五贯;

        增幅:第二季度增幅约六成,第三季度增幅约六成,三季度共收五十八万一千八百六十五贯,去岁年总入二十九万贯八千六百五十六贯。

        欧阳辩脸上笑容越来越多:“记录……”

        赵祯摆摆手:“不用了,季默应该有结论了吧,直接说结论好了。”

        欧阳辩点点头:“我给大家解释一下。”

        他指了指记录,在旁边的地图上指点道:“泉州是港口城市,这里有大宋市舶司,雄州是宋辽榷场,成都则是内陆大城市,三个城市都颇有代表性,一个港口,一个榷场,一个内陆大城,也足够说明问题了。

        我们通过数据可以看出,今年的商税三个地方都在暴涨,最少都是五成的增长,多的甚至有十成的增长,而每个季度比上一个季度都在增长,第三季度的增长尤其猛烈。

        这里面的原因或许和央行还真的脱不了干系。

        福建路分行在去岁秋天设置,泉州有一个支行专门应对市舶司的交易;

        雄州的支行也是在去岁秋末设置,专门服务榷场;

        成都府路大约也是去岁秋季设置。

        根据央行的数据显示,凡是设置了分行和支行的地方,经济在大约半年的时间,会迎来一个极大的增长。

        而这三个地方的经济增长,恰好符合央行的数据,所以,蔡公说经济增长和央行有关,这个还真的是没有说错的。”

        赵祯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微微潮红:“君谟,你预计今年岁入大约有多少?”

        蔡襄快速地说道:“截止前三季度,到目前为止,国库收入大约六千八百七十六万贯,按照这个增长趋势……全年收入可能超过九千万贯!”

        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赵祯沉重的呼吸声。

        富有天下的赵祯第一次感觉到暴富的感觉。

        赵祯突然感觉眼角湿润,头一次感觉到发财的感觉是如此之好。

        说实话,他亲政以来这么多年,除了头几年还算是相当富裕一点。

        后来打仗败了之后,大宋就萎靡了,国库常年空虚,这才逼得他和范仲淹一起发起庆历新政,只是后来草草了事。

        之后的十几年都是在得过且过,但是财政是骗不了人的,国库常年饿死老鼠,三司也经常被堵门。

        但他办法不多,唯有号召宫内节俭,但节俭几件衣服几口吃食的,又能够省下多少,不过是他作出的姿态罢了。

        这两年他感觉到身体渐渐衰落,他似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年岁不多了,心中的意气消磨得也差不多了,就想赶紧生个儿子接班,没想到临到老来,竟然还能够体会到发财的感觉。

        只是此时的他感觉颇为委屈。

        若是在年轻时候能够碰到欧阳辩这样的臣子,他的帝皇生涯应该不会如此的憋屈吧。

        所有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有钱了啥事都好做,没钱啥事也做不了。

        他赵祯难道不知道军队不行,他赵祯难道不知道吏治不行,他赵祯难道不知道民间疾苦?

        非也。

        他都知道,只是太穷了啊。

        如果皇帝的黄色裤裆能够卖钱的话,他肯定会大卖特卖。

        诸多念头一闪而过。

        赵祯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季默,这是天大的好事,只是朕不是很明白,一个央行,它怎么就能够让国家税赋增长如此之快呢?”

        蔡襄对此也很是感兴趣,眼睛看着欧阳辩。

        欧阳辩道:“其实道理也简单,咱们大宋朝原本商业就发达,但是因为一些原因阻碍了商业的发展,央行的出现,让一些障碍消失,商业的爆发自然而谈就发生了。”

        “季默可以说详细一点么?”蔡襄提着笔准备记录。

        看到蔡襄如此郑重其事,欧阳辩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倒是没有拒绝:“一是钱荒,央行的出现,让很多沉淀在富户手里的铜钱重新回到市场上;

        二是资金流通通道,央行的出现,让笨重的铜钱得以快速地流通起来,让资金跨区域流动的安全性大大提升,这对区域之间,甚至是全国的经济区域连接到一起的大好机会。

        比如两浙路-京东路两大经济区域的链接,福建路与江南路的链接,这让商业的可能性大大增强。

        其实就光是这两个,就足以让商业产生一个大爆发了。”

        蔡襄连连点头,手上的笔不停不断的记录。

        赵祯却是听出了点不同的东西:“你的意思是,还有东西在阻碍商业的发展?”

        欧阳辩点点头:“是的,陛下。”

        赵祯一振袍袖:“尽管说来。”

        财帛动人心,商税如此之大的增长,国库前所未有的丰盈,让赵祯红了眼睛。

        偌大的帝国,吏治可以腐败、军队可以腐败、民风可以低俗,但国库不能没有钱,没钱,那可真是要亡国的!

        挣钱,就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欧阳辩心下差点笑出声来,心里顿时对赵祯多出了几分认可——果然是同道中人啊。

        既然确定大家都是爱钱的人,欧阳辩也真心诚意给出主意了。

        “陛下,还真别说,小臣还真的有计策可以让商业再次爆发。”

        赵祯急道:“快说快说,等等,大用你们几个别闲着,把季默的每句话都记录下来,莫要漏掉一字!”

        郑大用赶紧手忙脚乱的指挥:“快快摆好桌子,笔墨纸砚,来,那个谁,你专门研磨,你,准备收纳写好的纸张,莫要丢失一张,若是丢掉一张或是污了一张,小心你的脑袋!”

        几个内侍手忙脚乱,连蔡襄都准备好记录了。

        欧阳辩不由得哭笑不得:“不至于不至于。”

        赵祯笑道:“季默快说快说,别让朕等急了!”

        欧阳辩点点头,斟酌了一下,这才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