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弹指一挥间!

第五十章 弹指一挥间!

        人多力量大。

        欧阳辩坐镇苏州,主管两浙路分行的建设,在和苏州府谈妥买地买房的事情之后,他就将所有的人都撒出去。

        这些人是去和当地的钱庄谈合作去了,这些进士、同进士出身的央行职员,拿着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与央行签订的结算协议,去说服两浙路其他的大大小小的钱庄。

        效果是非常显著的,有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作为示范,其他的小钱庄票号都非常放心,实际上这些金融的从业者,就没有一个是傻的,他们既看到了机会,也看到了风险。

        机会当然是通过央行形成的金融系统,他们的小钱庄票号可以通过央行的系统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实现对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的弯道超车。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这次和央行合作好了,他们是有机会超越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的,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虽然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但机会是平等的。

        所以他们非常积极地和央行靠拢,甚至有些小钱庄票号愿意出让部分股份,获得央行对他们的支持。

        但欧阳辩并没有接受。

        这是他坚守的一条红线。

        央行不能开这个口子,一旦他放开央行吞并其他小钱庄的限制,接下来央行就会变成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疯狂的吞噬整个大宋的金融。

        当然这种做法短期内可以让央行急剧膨胀,但金融怪兽的胃口是会越来越大的,所以欧阳辩在没有把握的时候,他坚决不会放开口子。

        关于危机,这些小钱庄票号也看得非常清楚。

        央行的下场,可以预见的是,大宋的金融市场即将整合成一个系统,他们如果不在这个时候加入系统,其他的钱庄票号却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勾连整个大宋的市场,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被远远抛在后头。

        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试想一下,一个商人,他把钱存在苏州的大德胜票号里,他可以在扬州、泉州、汴京,甚至在潼川路取出这笔钱在当地做生意,和存在苏州另一家的票号里面,这家票号只能在两浙路里面的分号里面取到,到了其他的地方只能徒呼奈何,那么你说,商人会选择将钱存在哪里?

        这是一个完全不用思考的问题。

        所以两浙路的票号钱庄的老板们听到了这个消息,甚至都不等央行的职员上门,火急火燎的跑来还没有开业的央行两浙路办公处,要求与央行合作。

        欧阳辩看到这种情况,干脆召回职员们,统一开了一个招商会,对结算协议进行解读,以及接下来的合作该如何相互配合等等技术细节上的东西,统一解答了钱庄票号的老板们的问题,然后进行一个统一的签约。

        也有其他靠近两浙路的钱庄老板闻讯而来,但是目前央行的分行还没有开过去,欧阳辩觉得还不能服务到,于是打算拒绝。

        但这些钱庄老炮撒泼打滚,非得提前签订协议。

        他们认为,他们原本就在两浙路的旁边,除了不在一个行政区域里面,其实路程上也没有差太远。

        他们钱庄甚至可以先行进行结算,然后每季度和央行进行一个结算就可以了。

        欧阳辩想了想接受了。

        一个季度是四个月,结算拖了四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央行可以对结算款多持有四个月的时间,这里面产生的利息利润就是海量的,这对央行来说绝对是大好事。

        当然啦,这些钱庄老板也不是什么大善人,他们是大商人,他们的账算得很清楚。

        没错,利息利润被央行拿走了,但他们依然还有结算的费用啊,当然,这笔费用只能用来抵消利息的亏损,他们甚至要略亏一点,但这不是他们最看重的。

        他们看中的是他们因此新增的客户。

        对于钱庄票号来说,客户越多,他们的体量就会越大,这对做什么生意都是一样的,当你服务的客户越多,你的企业就能够膨胀到多大。

        他们其实瞄上的一点是——他们要早一步加入到央行的体系里面,这样他们在自己的路里面的钱庄票号同行中就先走一步了,这一小步,很可能成为以后致胜的关键!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央行的下场,即将对整个金融市场进行一次大洗牌。

        这次大洗牌对于大多数钱庄票号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把握住了这次机会,他们或者能够从一个地方性的小钱庄,一跃成为全国性的大钱庄票号,若是没有把握住,他们手上的资源也会被其他的钱庄票号当成成长为全国性大钱庄票号的养分。

        滚滚潮流形成大势,到了这个时候,欧阳辩已经不需要再多做什么了。

        这个时候,欧阳辩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开始关注两浙路分行的实际运营。

        其实这个时代的异地结算技术手段已经成熟了,央行和每个钱庄以及每个分号,都会制定一套密码进行结算,保证资金的安全。

        欧阳辩在观察并总结开分行过程中会出现的问题,又将这些总结回馈到总部的培训基地里面,那里现在有大约千人的规模在接受培训。

        银行所需要的人才太多了,市面上根本没有办法招到那么多的人,所以只能自己来培养。

        现在的人力资源已经不局限于科考场上出来的精英了,对一些大家族荫补的子弟也酌情考虑,当然大部分还是优先面对那些等却候补的精英们。

        不得不说,大宋朝的养士政策虽然对财政系统形成极大的负担,但着实为国家储备了大量的人才。

        当然啦,这些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进入央行的,但架不住很多人对央行的高薪感兴趣啊,而且朝廷也说了,进入央行后,如果央行的考核优秀的话,他们是可以申请补缺,并且是优先补缺的哦。

        这对他们的吸引了就大大提升了。

        现在央行的人力缺口大约是两万人左右,培训基地里只有千人左右,不是招不到人,而是基地的师资力量只能容纳这么多人。

        这里面当然是欧阳辩每一步都要走得踏实的原因。

        两浙路分行开起来了,欧阳辩要观察总结之后再来推广。

        培训基地的人出来后,他就要放到分行里面去实践一段时间,再让他们去别的路筹办新的分行。

        每一步欧阳辩都在密切的关注。

        这是不能够出现错误的事情,所以欧阳辩非常谨慎。

        从一开始,欧阳辩就对内部的监察非常重视,因此他还专门从勾当司里面挑出几个精兵强将到央行带队组建了一个监察系统,专门应对银行内部的贪污。

        央行是央企,一旦被查出贪污腐败,一样可以将他们送进牢房里面。

        欧阳辩很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企业的气质很大部分是一开始架构的时候确立下来的,他一开始就树立廉洁的风气,到了以后,即便是出现,他也可以大力度的补刀。

        欧阳辩没有盲目地筹办分行,而是选择了深耕两浙路与汴京之间的金融通道,他在运河沿岸的主要县邑开办支行,如泗州、河阴、睢阳、宿州、扬州、真州、杭州等等沿河城市开办支行,并对周边的城市进行辐射。

        一条从江南到汴京的金融通道被建立了起来。

        在忙忙碌碌之中,嘉佑三年如同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而欧阳辩十三岁了。

        这一年欧阳辩在运河周边城市到处跑,基本很少在一地待太久,偶尔回一下汴京,要么就是去找政事堂的相公协调事情,要么就是找赵祯汇报央行的筹办情况,有些时间就会到家里和父母亲以及哥哥们聚一下。

        大哥欧阳发今年颇为开心的,他的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欧阳辩也因此升级为幺叔了,他一高兴,直接就送了欧阳家的长孙一套院子,可把大嫂给开心的。

        不过大哥欧阳发也有烦心事,今年他的老师胡瑗身体不太好,因积劳成疾而卧床不起。

        经仁宗皇帝钦准后,领太常博士衔赴杭州长子胡志康任所疗养。

        这个事情欧阳辩也是知道的,他经过杭州的时候还特意去看了老人家,老人家的身体估计不太行了,能不能撑过今年都难说。

        “大哥你要是担心胡教授,你就干脆和大嫂一起去,到杭州侍奉老师,顺便也带着大嫂在杭州玩一下嘛。”

        欧阳辩劝道。

        欧阳发有些犹豫,但看到妻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也就欣然同意了。

        欧阳辩笑了笑,吩咐人给大哥一家安排船只,在杭州那边他也购置了房产,反正过去了不愁没有地方住就是了。

        至于为什么在杭州购买房产……嗯,狡兔三窟嘛。

        他不仅在杭州有房子,还在泗州、河阴、睢阳、宿州、扬州、真州、苏州……有房子。

        至于为什么劝大哥去杭州,原因是因为胡瑗是活不了多久,欧阳发过去给他老师送终,也是应该的。

        嘉佑三年十二月份,包拯从三司使、给事中升为枢密副使。

        这个升官幅度比他原本历史上的要升得快,因为他在三司使任上的时候,大宋朝的经济蓬勃发展,岁入增加幅度为18.9%,这个成就是非常了不得,因此包拯荣升枢密副使。

        包拯虽然没有革新,但是他对经济的呵护上做得很好,他严厉控制各地方的苛捐杂税,精心呵护西湖城、农业银行的成长,然后嘉佑三年这一年,他对央行进行保驾护航。

        无论是勒令个地方进行配合,还是给予的各种优惠政策,包拯都竭力配合,可以说,央行能够在嘉佑三年这一年铺设一条两浙路-汴京城的运河金融通道,包拯的功劳很大。

        包拯在卸任的时候做了一份详细的述职总结,其中关于央行的部分,他是这么写的。

        “……央行在嘉佑三年,筹办了央行两浙路苏州分行,泗州、河阴、睢阳、宿州、扬州、真州、苏州等等运河沿岸主要县邑支行共十八家,形成了两浙路-汴京城的运河金融通道。

        这条金融通道,在嘉佑三年后两个季度,实现大约三千四百万贯的资金结算,资金的流动对经济的促进极大。

        就汴京城一城在后两个季度的统计,税收增加了三成,沿岸城市虽然没能精准计算,但大体上两成的增额是能够保证的。

        就目前而言,欧阳辩所预测的央行的运营会让大宋朝的经济活力空前活跃的断言是正确的……”

        包拯的述职报告让赵祯、文彦博、富弼等人看得心潮澎湃,明明是不掺杂感情,还用冷冰冰的数字表达,偏偏透过数据,能够看到那无比活跃的经济活力!

        赵祯没有对央行发表评论,反而对包拯的行文评头论足:“咦,包卿家的行文似乎和欧阳季默的风格很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