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此行不虚!

第四十九章 此行不虚!

        无论是在官场还是生意场上,实力这个东西是亘古不变的东西,对于银行也好钱庄也好,模式先进与否,其实归根结底存款额才是实力的根本。

        当欧阳辩亮出存款三千万贯的时候,杨德昌就知道央行的势已经成了。

        央行背靠朝廷,有国家背书,现在存款至少是排行前三的钱庄,名誉和硬实力都是顶尖的,央行以后的发展已经是无可阻挡了。

        不过杨德昌也不敢阻挡,央行即便实力不行,那也是朝廷的钱庄。

        民不与官斗。

        这个准则是根植在所有商人的心中的。

        那些不遵循这个准则的商人,要么已经入土,要么牢底坐穿,反正没有什么好下场。

        杨德昌是个聪明人,所以今日他处处表现出善意,处处主动低头,并不是说他是欧阳辩的老迷弟,着实是欧阳辩身上的背景过于深厚罢了。

        先别说欧阳辩自身的身世背景,就说培养便身上负有的皇命,哪个商人敢轻视?

        央行,央行,中央银行,这个名字早就说明了一切,现在的央行虽然只是一个企业,但以后呢?

        谁也说不清。

        欧阳辩继续道:“……如今央行的储备金已经足够做一些事情了,也该履行央行的一些职责了。”

        杨德昌接话道:“还请小老弟明示。”

        欧阳辩笑道:“央行是中央之行,定位不应该是个地方钱庄,而是沟通天下财富的枢纽,为天下的钱庄票号所服务,为天下的商人所服务。

        老哥应该也知道,钱庄票号不事生产,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滋润,不过是因为世道纷乱而已,商路上土匪和乱军纵横,商人携带大量银两非常危险不便。

        而票号兑换的汇票即便被土匪所截,没有密记也不可能在票号中兑换到银子,这就是钱庄票号生存的根本原因。”

        杨德昌点点头,同意欧阳辩的观点。

        欧阳辩道:“老哥的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遍布两浙路各地商埠、码头,规模的确在大宋钱庄票号之中首屈一指,但在我眼中看来,其实还是地方性小银行罢了。”

        杨德昌眉头一掀:“小老弟的意思是?”

        欧阳辩盯着杨德昌的眼睛道:“老哥有没有将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开遍大宋十八路、二百五十四州府、一千二百多县的商埠、码头的想法?”

        杨德昌呼吸一滞,继而胸膛起伏,气息变得粗壮起来。

        想不想?

        太想了!

        但是就目前的交通条件和通讯条件来说,杨德昌认为他的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根本没有办法战胜广阔空间带来的困难。

        杨德昌苦笑道:“当然是想过的,但做不到啊。”

        欧阳辩笑了笑:“你做不到,但央行可以做到。”

        杨德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发亮。

        欧阳辩点点头:“没错,央行可以通过大宋朝的驿站系统进行信息沟通,这样无论是哪一路哪一州府甚至是县乡,只要是驿站触及的地方,央行的触觉就可以延伸到哪里,老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杨德昌激动道:“意味着只要央行想,央行就可以将支行开遍大宋朝的每一个角落!”

        欧阳辩笑道:“那么,老哥要不要加入到系统来?”

        杨德昌虽然激动,但这么大的生意,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小老弟,这个合作是怎么个章程?”

        欧阳辩微微一笑,事情已经差不多成了。

        他详细解释道:“央行会将自身定位为天下各地钱庄的结算系统,各地钱庄都可以通过一个共同的协议加入进来,央行负责统筹结算,只收取少量的通道费,当然,这个通道费是要钱庄付出,你们钱庄和商人是怎么协定的费用央行不管。”

        杨昌盛点点头:“央行不需要入股各大钱庄?”

        欧阳辩明白杨昌盛的担忧,笑道:“放心,央行是为钱庄和商人服务的,只要将你们服务好,大宋的经济就会腾飞,挣钱不是央行的目的,大宋经济腾飞才是央行的职责。

        所以合作的钱庄不需要担心央行,央行也不是执法机构,从法理上来说,央行也是一个企业,不过是国有的罢了。”

        欧阳辩的话让杨德昌放下最后一点疑虑,欣然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加入。”

        欧阳辩得到了杨德昌的承诺,笑得很开心,不过这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意罢了。

        所谓结算系统,就是一个结算枢纽。

        大宋钱庄票号很多,但大多都是地方性小银行,基本只在区域里面,商人只能在区域内经商,超出区域之外,就得冒险带着现金长途跋涉,在当今这种世道,和找死无疑。

        除非是跟着大商队一起出发,但做生意有时候讲究时效,大商队毕竟还是少,有时候等个几个月,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这个时代的商人大多都是地域性的,除了国家资本,很少有跨越全国的大商人。

        如果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加入到央行的体系里面,那么客户从两浙路存款,通过央行结算,他到了京东路的任何一家加入央行的钱庄,凭借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开具的证明,就可以领取到自己的钱,或者直接用钱票结账。

        这样一来,相当于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将分号开遍整个大宋了。

        这的确是个好买卖。

        欧阳辩做事敞亮,将央行的标准结算协议亮出来给杨德昌看,杨德昌看过之后更加放心了。

        “老哥,央行要成为全国的结算机构,现在就要走出第一步,不是所有人都有老哥的眼光,所以……”

        杨德昌笑了笑:“需要一个先行者?”

        欧阳辩笑得很开心,和聪明人讲话就是愉快。

        全国钱庄票号那么多,也并不是每个钱庄主都能够像杨德昌这么有眼光,当然欧阳辩找杨德昌,是因为杨德昌的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是天下最有名的票号,杨德昌加入是具有标杆性意义的。

        别的钱庄看到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都加入了,自然也能够放心的加入。

        所谓千金市马骨,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就是这马骨。

        结算协议没有规定什么义务权利,只是在里面规定了一旦发生结算,所产生的费用以及双方应该联合制定特定的密码,不涉及到更多的东西。

        这让杨德昌非常放心,所以大胆地签了下来。

        欧阳辩笑得很开心,此行来苏州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杨德昌也很开心,因为这是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突破上限的机会,虽然这个结算协议对于所有的钱庄都是公平公正的,但很多事情不能这么单纯的看待。

        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是两浙路最大的票号,而两浙路是大宋朝除了京东路最富裕的路。

        可以说全国经济中,北方以京东路为中心,南方则是以两浙路为中心。

        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占据了南方的经济中心,先天起点就比其他的票号要高得多。

        有了央行这个加速器,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急剧膨胀的机会到了!

        所以杨德昌很开心,非要请欧阳辩吃饭,欧阳辩推辞不过,只能留下来吃了个便饭,杨德昌还想和欧阳辩继续聊聊,但欧阳辩已经没有时间了,他得赶回去部署工作了。

        有了杨德昌这份协议,他就可以将手下一百多号骨干给撒出去,先把天下的大小钱庄票号都给拉进这个系统里面来,另外,支行分行的事情也该筹办起来了。

        央行虽然不算机关机构,但毕竟是央企,欧阳辩是因公出差,可以住在苏州的驿站里面。

        站长是迎来送往的人精,看到公函之后,便知道这位是新科状元,是官家面前的红人,便使劲浑身解数来讨好,给欧阳辩单独安排了一个院子。

        欧阳辩便在院子里面办公。

        此次来得可不止欧阳辩一人,除了留了一些人坐镇总行,其他的人都带了过来。

        这一次在苏州开设两浙路央行支行,这些人都要亲身参与其中,参与到支行的开办里面来,这样以后的支行开办,就不用欧阳辩一一到场,这一次是欧阳辩带着他们来体验。

        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

        接下来欧阳辩带着这帮人从和苏州府交接、买房买地作为支行办公地点、修建地下钱库、装修对外营业厅、沟通当地钱庄票号、在当地招聘人员、培训人员等等事情,欧阳辩都带着他们一一体验,让他们亲身体验到一家支行筹办过程中所要遇到的困难和解决方式。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人才的培养机制才刚刚建立起来,一时间肯定没有独当一面的人才,所有的人才都得自己亲手培养,所以这个过程必不可少。

        这个事情颇为辛苦,但效果是显著的。

        有了这个亲身参与其中的经历,是用多少课堂上的讲解都代替不了的。

        意外的收获是,在这个过程中,一百多号原本是进士或者同进士的同年或者之前的前辈,都被欧阳辩的能力给折服了。

        欧阳辩展现出来的老练和成熟、处理问题的手段之精妙让人惊叹让人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