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四大财神?

第四十八章 四大财神?

        “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是我孤陋寡闻了。”

        杨德昌感慨道。

        李建造笑道:“是啊,我见杨东家之前,也不知道天下竟有如此惊才绝艳的商业巨子。”

        杨德昌赶紧摆摆手自谦道:“哪里哪里,我这点成就,比起人家状元郎,那可差太多了。”

        李建造笑道:“杨东家莫要值钱,两浙路富甲天下,而杨东家富甲两浙路,杨东家这样的人若还要自谦,我这等人要无地自容了。”

        杨德昌笑笑道:“最近状元郎在做什么?”

        说起这事,李建造笑了起来:“说来也是好笑,最近状元郎不是接受乐朝廷任命,组建了大宋中央银行么,状元郎在近两个月到处跑动拉存款呢,哈哈。”

        杨德昌脸色一变:“大宋中央银行?类似农业银行的钱庄?”

        李建造看到杨德昌的脸色都变了,心下不由得一凛,说话不由得谨慎起来:“正是,不过,央行是朝廷的,农行是民间的。”

        杨德昌联想起欧阳辩在国富论上提倡的国家计划经济,不由得脸色大变:“李兄,在下有一事相请……”

        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杨德昌闭上了嘴巴。

        管家匆匆而来,在杨德昌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杨德昌的脸色震惊。

        李建造知道自己该走了,赶紧站了起来:“杨东家,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告辞了。”

        杨德昌站了起来拱手道:“今日和李兄的聊天很是畅快,李兄若是得闲,随时来杨园喝茶。”

        李建造笑着点头,这等客气话听听就罢了,他拱手告辞,杨园是他建造的他自然知道怎么走,一路走出去,对面有几个人由人带着进来,来人衣着气度颇类汴京人,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来人一女两男,女孩子天姿国色,一身红色狐皮大衣,将白皙立体的五官衬托的娇柔欲滴,一个中年读书人模样的人,身着青袍儒衫,面容清瘦,但李建造的目光却被走在前面的白衣少年所吸引。

        少年昂首阔步,身量颇高,五官犹然带着一些婴儿肥,然而眼睛里仿佛藏着两汪深潭,顾盼之间,一股大气扑面而来,见到李建造在打量他,展颜一笑并点头致意。

        李建造心下一颤,赶紧低头拱手。

        少年微微一笑,从他身边经过。

        李建造回头看着一红一青一白的身影离去,不由得怅然若失。

        “如此神仙人物,也就只有汴京有了。”

        思及此处,李建造倒是有些自豪起来。

        毕竟,他也是个汴京人呐!

        杨德昌站在院子处,垂手等候,不敢有半分的托大,眼见着一白一红一青的身影在转角处出现,杨德昌赶紧主动走上前,一个拱手将腰弯了下去,口中大声道:“状元公远道而来,杨德昌有失远迎!”

        当前的少年自然就是欧阳辩了。

        欧阳辩赶紧跨前一步,口中道:“不请自来,是我冒昧了,还请杨公莫要见怪!”

        杨德昌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给扶住,便顺势直起腰来。

        这一直起腰来,杨德昌发现欧阳辩的身量比自己还是要矮小一些,但已经是颇高了,在十二岁的少年之中恐怕已经是鹤立鸡群了。

        杨德昌起身,欧阳辩顺势微笑松手,很自然地说道:“杨公,这是我的两位同事……”

        杨德昌不等欧阳辩介绍,便喜道:“听闻状元公手下有四大财神,西财神姜汝成,东财神胖大厨,南财神于谋,北财神陆采薇,这位仙子应该就是北财神陆采薇陆小姐,而这位应该是南财神于谋于先生,不知道我猜测得可对?”

        欧阳辩:“……”

        欧阳辩和于谋陆采薇面面相觑,这是什么鬼。

        欧阳辩反应颇快,笑道:“杨公目光如炬,我身边两位的确是于先生和陆小姐,至于什么四大财神,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陆采薇噗嗤一笑,顿时如同春花绽放,让杨德昌这个见惯美女的商业巨子都有些愣神。

        陆采薇的气质与当世女子已经有了质的区别,在商业场上久了,陆采薇身上的气质变得干练锐利,加上她原本的天姿国色,交杂形成了一股极其强烈的吸引力。

        “杨公谬赞了,陆采薇一介小女子,怎么担当起财神的称号,倒是杨公,才是最真正的东南财神!”

        陆采薇这番话无论真假,被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女子夸奖,让杨德昌的虚荣感油然而生,他熬夜带来的清白脸色都被一股潮红代替。

        于谋笑道:“于谋只是一介穷酸书生,落魄之时得到公子的援手,现在帮着公子处理一些杂事,怎么也称不上什么财神不财神的,杨公谬赞了。”

        杨德昌哈哈一笑,伸手一请:“此处不是交谈之地,来,里面请。”

        三人跟在杨德昌身后进入大厅,欧阳辩目不斜视,不过倒是觉得眼前的风格有些熟悉,只听得杨德昌道:“状元公,您可有熟悉的感觉?”

        欧阳辩微笑地打量了一下大厅,大厅是新近打造而成,还散发着各类原木的清香味以及……混杂着油漆的味道,欧阳辩顿时浑身有些不自在起来。

        特么的,甲醛超标了吧?

        见到欧阳辩懵然不知,杨德昌有些失望,提醒道:“这杨园是我仿造澄园建造的。”

        欧阳辩恍然大悟。

        当然这个恍然大悟不是因为看出了风格,他的澄园风格就是仿造江南园林的好吧,来到江南,看到江南园林有什么奇怪的吗?

        没有!

        但是他倒是忽略了,他的江南园林格式是仿造明清样式的,自然和这个时代有些差别。

        杨德昌紧盯着欧阳辩,欧阳辩的恍然大悟被他当成了惊喜,他心里的骄傲也随之而来,看着欧阳辩都感觉亲切了许多。

        有时候拉进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么的简单。

        欧阳辩倒是顺势和杨德昌聊起了江南园林的特色,杨德昌喜欢这个风格,这才花了大价钱造了出来,自然相当乐意聊一聊。

        只是杨德昌对于建筑的理解还是稍微浅了一些,和欧阳辩这种大忽悠聊起来,只有被碾压的份。

        欧阳辩从风水学到地方水土人情聊起,说起气候水土对建筑风格的影响,又谈起经济对建筑的推进。

        还有屋主对居住建筑的追求,展现了屋主的文化品味,比如喜欢这种风格的杨德昌,明显就是士林作风,所以杨公应该时常手不释卷之类的论断等等。

        杨德昌第一次听到如此高深的言论,加上欧阳辩身上的光芒,杨德昌听得如痴如醉。

        在听到欧阳辩夸他的志趣高雅手不释卷的夸奖的时候,他一边心虚一边又高兴不已,能够得到欧阳辩这样天仙式人物的夸奖,的确让他飘飘然起来。

        欧阳辩看到杨德昌的神情,已经知道对方已经被自己折服了,他不由得笑了笑,后世的发展到巅峰的风水学在这个时代果然是挺好用的,他所知不过是看了一些小说作者的瞎几把扯的所谓风水知识而已。

        但这个时代的人还真的是吃这一套,尤其是杨德昌这样书读得不算多,但生意上做得很好的富豪,这样的人尤其信命。

        一通乱侃之后,双方的关系突飞猛进,杨德昌已经到了叫欧阳辩小老弟,欧阳辩叫杨昌盛老哥的程度了。

        欧阳辩个见闲聊差不多了,就进入了正题。

        “老哥,我这次来,实际上是有事情来请老哥帮忙的。”欧阳辩笑道。

        杨德昌笑道:“可是老弟央行吸纳存款的问题,没问题,老哥可以做主,一百万贯够不够,先放你那里两年,利息就按照最低的算就好了。”

        欧阳辩倒是对杨德昌刮目相看了,这老小儿这么有钱?

        要知道,他最近两个月小腿都跑断了,才跑到一千万贯,这杨德盛开口就是一百万贯,这也忒有钱了!

        欧阳辩压住心中的惊讶,笑道:“存款当然也是要吸纳的,不过老哥,这次来主要是谈合作。”

        杨德昌点点头:“小老弟您给说说。”

        欧阳辩笑道:“小弟接手央行,可谓是筚路蓝缕,经过几个月的辛苦,总算是让储备金达到三千万贯的额度了……”

        “多少?!”杨德昌瞪圆了眼珠子,震惊道。

        难怪他震惊,几个月的时间,就聚集起三千万贯的滔天财富,这可不是朝廷的旗号就能够做到的,朝廷一年的岁入才多少。

        欧阳辩微微笑道:“老哥没听错,是三千万贯,小弟还算是有几分薄面,虽然跑了两个月的时间着实辛苦,但有有点收获。”

        “服了服了,老哥算是服了!”杨德昌感慨道。

        他杨家在他手上达到巅峰,但这是他们杨氏四代努力的结果,他们在苏州深耕近百年,到了他这一代才算是爆发,但杨家的两大票号也不过积累了千万贯的资产而已。

        欧阳辩虽说借助朝廷旗号,但杨德昌自忖靠着自己的脸面,恐怕也没有办法拉到这么多的存款,最多也就千万存款顶天了。

        他不知道的是,实际上欧阳辩所拉到的存款其实也就一千多万贯而已,还有一千万贯是从农业银行拆借过来的,不过,这也算是欧阳辩的脸面借来的。

        靠实力借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