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杨德昌!

第四十六章 杨德昌!

        苏州。

        杨园。

        修建了两年时间的杨园终于完工。

        春风还带着些微冷,然而杨园绿色已经逐渐侵袭,给这座新近落成的江南园林增添了许多秀色。

        杨德昌身后跟着一群人,一圈逛了下来,他回头对着承包下杨园建筑的建造商笑道:“不知道为何,这杨园虽然是仿造汴京的澄园,然而我却觉得这种风格更适合苏州。”

        建造商笑道:“澄园是我带队去考察的,当时我还因此在里面订了好几桌,去了好几次,才算是把握到了澄园的风格。

        杨员外说得对,这澄园的风格的确更加适合咱们苏州,不过澄园的人也说了,澄园原本不是这般风格,是后来新主人买下来才改造成这般模样的。”

        杨德昌微笑点头:“这事我听说过,澄园现在的主人欧阳辩可了不得啊,老李可曾面见过咱大宋朝的新科状元?”

        李建造苦笑道:“状元公是什么地位,哪里是我能够见得到的,不过当时执掌澄园的徐福我倒是见到过,的确是个商业奇才。”

        杨德昌面露憧憬之色:“汴京城卧虎藏龙,新晋崛起的商业巨子着实不少,冰室的徐福、东西烧的胖大厨、西湖城的姜汝成、以及农业银行的于谋,更让人惊奇的是,竟然还有一个女人名满天下。”

        李建造笑道:“杨东家说的是陆采薇吧?”

        杨德昌颔首应是。

        李建造笑道:“杨东家远在苏州,可能不知道这几年崛起的这几个商业巨子的根底,他们可都是大有来头。”

        杨德昌感兴趣道:“哦,您给说说。”

        李建造笑道:“其实澄园、东西烧、冰室、西湖城都是状元郎欧阳辩的,哦,对,还有农业银行,徐福、胖大厨、姜汝成、陆采薇、于谋他们各管一摊子,但其实都是欧阳辩的手下。

        他们在遇见欧阳辩之前,徐福一个房牙,胖大厨真的就只是个大厨,陆采薇是个青楼清倌人,于谋则是一个难民。

        里面出身最好的应该算是姜汝成,原本在店宅务做主事,后来西湖城建设,这才请到了姜汝成。”

        “什么?”杨德昌惊诧道。

        这些事情杨德昌还真的不知道。

        苏州和汴京虽然不算离得特别远,但现如今的通讯手段有限,杨德昌一直都在两浙路这个大本营里,对汴京那边的事情的确知道得不多,能够知道几个名字和事迹已经是他消息灵通了。

        至于这些人的背景和出身,那就不是他能够知道的了。

        李建造不同,他原本就是汴京人,出身在建造世家,这次被杨德昌请来主持杨园的建设,有不少时间还是会回汴京的。

        “这次回京过春节,汴京的变化真大啊。”李建造感慨道。

        杨德昌好奇道:“哦,您给说说。”

        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杨德昌对各类消息都非常感兴趣,消息对他来说不仅是谈资,还是他的资源。

        李建造笑道:“杨东家愿意听,我就多说说。”

        杨德昌笑道:“来人来人,上茶上茶,老李,咱们到客厅里去,也感受一下杨园的会客厅如何。”

        李建造笑道:“正该如此。”

        杨园的会客厅和澄园的会客厅大体相同,因为是初春,所以里面生着炉火,上好的银炭烧得通红,一行人进入大厅,顿时浑身一阵舒坦。

        杨德昌打量着会客厅的装饰,满意地点头赞道:“也不知道这位状元郎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奇思妙想那么多,李建造,您是建造行业里的世家,可曾见过这般风格的装饰?”

        李建造苦涩摇头:“咱大宋这位状元郎学究天人,不仅诗词书画都属顶尖,连这建造这一块他都懂,冰室、东西烧、西湖城都是咱们状元郎亲手描绘出来的,别说你们了,在我们建造行当的老人都瞠目结舌。”

        杨德昌越听越是惊奇:“咱们这位状元郎,还真的是神异啊。”

        李建造脸上浮现出自豪的神色:“那可不,汴京城里的变化,大体上来说也和咱们的状元郎有关系。”

        杨德昌急道:“您给说说。”

        客厅里的其他人也竖着耳朵。

        李建造清了清嗓子:“此次回京省亲,我发现汴京城里的商户在变多,各行各业都相当的兴旺,汴京城外的房子建造如火如荼,码头比之前不知道繁荣了多少,汴京城的吸引力在增强!”

        杨德昌听得很认真,神色非常严肃。

        “……这种情况,应该是商业突然受刺激,然后一下子变得繁荣起来的想象。”杨德昌道。

        李建造脸上露出敬佩的神色:“杨东家果然不愧是做钱庄票号生意的,对这些果然敏感,杨东家说的没错,这一切的变化应该是源于农业银行。”

        杨德昌神色疑惑:“我记得农业银行主要是做青苗贷为主,和工商业有什么干系,是,农业丰收的确会让商业变得繁荣,但不至于让各行各业都得到蓬勃的发展啊。”

        李建造兴奋道:“杨东家不知道,农业银行除了一个青苗贷,现在还有一个创业贷,主要面对一些小商户,也就是所谓的创业者。

        以前的人有点子有技术,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做不了生意,因为缺乏启动资金,但创业贷一出来,有能力的人都开始做起生意来了,所以汴京城的生意一下子繁荣起来了。”

        杨德昌眼睛发亮:“老李,你能说说这个创业贷的内容么?”

        李建造有些为难:“这次回去比较仓促,倒是了解不多。”

        杨德昌笑道:“知道多少说多少。”

        “好,那我就和你说说,据说这创业贷也是咱们大宋新科状元欧阳辩的首创,状元郎因为自己创过业,有感于创业者不易,所以特意推出一个创业贷,想让所有有梦想的人,都能够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创业贷不要求抵押,但是会对创业者进行评估,评估合格之后,会根据生意的规模予以贷款,贷款的利息不算高。”

        杨德昌诧异道:“不抵押……这样不会造成烂账吗?”

        李建造挠了挠脑袋,尴尬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身边的确有个堂弟,因为想自立门户自己组个建造队,所以找农业银行贷款。

        不过我堂弟只会做建造,接工程他是不太懂的,所以亏得一塌糊涂,首期借贷的七八十贯钱全都赔了进去!”

        杨德昌道:“七八十贯……这个资金不少了,那农业银行怎么处理的,告官吗?”

        李建造笑道:“那倒没有,还款日期的时候,恰好我在京,我堂弟因为还不上账,还找我过去一起说些好话延迟一下还款期限,呵呵。”

        杨德昌笑道:“七八十贯对李兄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啊。”

        李建造摇摇头苦笑道:“我那堂弟倔得很,他爸是我二叔,也是建造里的能人,哪里会没有七八十贯钱,我堂弟就是想自己干出一番事业罢了。”

        杨德昌肃然起敬:“你堂弟倒是个性情中人,他一定会成功的。”

        李建造倒是笑了起来:“杨东家的眼光很好,我那堂弟的确是成功了。”

        杨德昌抚掌笑道:“想来李兄还是顾及兄弟情深,给掏了钱?”

        李建造脸上有了异色:“还真不是,那农业银行的代表当天来了,听说我堂弟没法还款,他们竟然毫不着急,不仅不着急,还劝慰我堂弟不要着急,然后仔细地问起失败的原因。

        其实哪里有什么原因吧,我堂弟的手艺技术都是顶尖的,不过就是为人出世方面差了一些,接不到工程罢了。

        那农业银行搞清楚了这些之后,提出了一个建议……”

        杨德昌听得很认真,一边听一边点头,闻言道:“什么建议?”

        李建造道:“农业银行的代表建议我堂弟以技术入股,和农业银行组成一个新的建筑公司,至于欠款,以后挣钱了再还。”

        杨德昌皱眉道:“可这样还是没有工程啊。”

        李建造笑道:“农业银行能量很大,不仅可以让我堂弟承包西湖城二期的某些工程,还给介绍其他的工程,如今我堂弟的公司已经有了三四百号人了,比我还要厉害。”

        杨德昌诧异道:“给钱给工程,除了人,他们什么都不缺了。”

        李建造点点头:“的确如此,据我堂弟所说,农业银行借贷出去的钱,有不少都是亏损的。

        不过农业银行并没有放弃他们,问清楚了原因,都会再给一次机会。

        或者是继续借贷,或者入股,其实大部分能够借到贷款的人,都是通过评估的,大多有一技之长,只不过没有经验罢了。”

        杨德昌陷入沉思。

        海量的资金,有项目支持,将各行各业的创业者拉到了一起,形成了规模优势。

        各行各业的人本身就有很多的需求,这样可以让他们内部就产生很多生意的机会。

        加上农业银行的触角,这些和农业银行合伙做生意的人不挣钱才是怪事呢!

        这欧阳辩当真是好本事啊!

        杨德昌赞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