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争论!

第四十一章 争论!

        赵祯属意欧阳辩,但政事堂却陷入了激烈的争论。

        “我觉得陛下的提议很好,央行的前期规划都是欧阳辩所作,论内行,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文彦博道。

        富弼却不太同意:“央行是欧阳辩筹划的没错,经济上我也承认他可能是咱们宋朝第一人,但我不同意的理由有二。”

        文彦博和知制诰吴奎等着富弼接下来的话。

        “……首先,欧阳辩的年纪太小,可以预见的是,央行将是一个庞然大物。

        咱们大宋如今有十八路,路下有州府县,根据欧阳辩的规划,央行要将支行铺设到县里面。

        除去军、监这些特殊的地方不设,咱们大宋有多少县,诸位应该是心里清楚的吧?”

        文彦博和吴奎对视一眼,神情里有了不确定,不是不知道有多少县,这个只是基本数据,对于统领全国的政事堂相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截止至今日,大宋县一级行政单位,多达1255个!

        也就是说,加上分行和总行,基本就是1300多个了!

        按照欧阳辩的规划,每路有一个分行,分行的人数至少是100人的配置,才可能处理好一路的业务,就这一块,分行人数就有1800人。

        支行设置在州府,每个支行人数至少是30人,宋有府14个、州240,按照这个数量,支行人数多达7620人。

        至于1255个县,则是开设5-8人的营业点,按照5个人来算,那也是6275人的规模。

        三级设置,加起来就有15695人了,这还不算总行的人数。

        总行要统领全国的业务,业务量估计会极其繁忙,根据欧阳辩的设计,总行至少得有千人的规模,才能够面前处理来之全国的各项业务。

        这只是目前估量,在座的都是实际执政者,自然知道在实际过程中,需要的人可能比这个还要多得多,无论到时候怎么所见,两万人的基数怎么也会有的。

        如此庞大的体型,他们哪里能够不知道。

        如今的央行的基本设定是独立运行,自负盈亏,朝廷只有检察权而没有行政权。

        也就是说,央行是一套独立的系统,这套系统以行长为核心运行,可想而知这个行长的权责是何等之大!

        欧阳辩,真的能够承担起这么大的一个责任吗?

        文彦博和吴奎都有些不确定了。

        “……其次,央行行长这个职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卸任的,央行为了独立运营,行长也要与朝廷这边进行分割,至少不能在官场上涉及过深,以免受朝廷里的派系影响。

        也就是说,当行长的人,很可能在官场上再没有可以发挥的余地了。

        欧阳辩是一个奇才,咱们都有这个共识的吧,这样的人才,我认为是有宰执之才的,央行行长当然很重要,但比起一个宰相来说,我想还是差了不少吧?”

        富弼道。

        文彦博和吴奎面面相觑。

        富弼的话他们算是听出来了,说什么央行体型大欧阳辩年纪小不好控制什么的都是虚的,后面的这个理由才是关键。

        富弼对欧阳辩的期望很大,他认为欧阳辩可以但宰相的,而不是区区一个央行行长。

        当央行行长可能一时半会是没有办法卸任,或许一干几十年都有可能。

        欧阳辩是年轻,但在官场上的升迁,都是慢一步步步慢,快一步步步快,这个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

        富弼是欧阳辩的岳丈,人家岳丈对此不满意也是正常的,从这方面来讲,文彦博和吴奎还真的不能勉强了。

        文彦博叹了一口气道:“彦国所说也有道理,欧阳辩不能上,那么我们得推出一个人选了,你们有属意的么?”

        吴奎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蔡襄蔡君谟如何?君谟理财颇有一套。”

        富弼笑道:“君谟这次回京,陛下是打算重用的,陛下估计要把他拿到三司,那可是计相,君谟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央行行长的位置放弃计相的位置。”

        好吧,这还真的是,计相的位置和一个不知道未来的央行行长的位置,谁都知道轻重。

        文彦博想了想道:“要不,三司判官王安石王介甫如何?”

        吴奎摸了摸胡须,点头道:“欧阳辩是王介甫的学生,介甫估计在经济上也有一套,他上去倒是合适,官位也算可以,为人稳重大气,的确是个好人选。”

        富弼又笑道:“介甫其人我是知道的,胸怀大志,我亲家永叔在刚刚回来的时候想要托付斯文给他,但介甫愣是没有接受,你们觉得他有可能去参与这摊事么?”

        说一个富弼就否定一个,吴奎怒了:“彦国,我们说的各个都不行,要不,你选一个?”

        富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不是在讨论吗,我觉得不行就直说嘛。”

        文彦博揉了揉眉心。

        这事还真的颇为为难。

        央行可以估计的是未来一定是一座金山银山,但行长却不是个好干的活。

        一来如同欧阳辩所说麻烦事很多,二来要和官场切割,这个是很多人都不愿意的,三来嘛,他们也没有信心能够干好,对央行少有了解的都知道,这是个全然陌生的领域。

        难怪他们会这么觉得,因为欧阳辩设置的央行,和后世的国家银行差不多,制度和运营都和现如今的钱庄票号有很大的不同,即便是钱庄票号出身的人,也未必就敢说能够干得好。

        文彦博道:“要不,我们还是问问欧阳辩吧,看看他的意见,说不定他愿意呢?”

        富弼一脸的不情愿,他还想成就一段佳话呢,他的岳丈晏殊是宰相,他富弼是宰相,如果到时候欧阳辩也是宰相,那么三代都是宰相,那可真是一段佳话了。

        但这毕竟是公事,要决定也得欧阳辩自己决定,他这个岳丈还真的不能伸手太长。

        “那,就问问吧。“

        富弼不情不愿道。

        “不过你们不必抱有太大的希望,我愿意,欧阳辩未必愿意,永叔也未必愿意。”

        吴奎和文彦博相视一笑。

        文彦博安慰道:“即便是欧阳辩愿意干,也不会耽误他的前程,等欧阳辩将央行带上正轨,到时候问问他的意见。

        他若是愿意一直干,那边让他干,他若是想回归官场,那就找人去替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