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帮我劝一劝他嘛!

第三十九章 帮我劝一劝他嘛!

        四根粗大的龙柱撑起整个暖阁,龙柱的旁边放着铜炉。

        铜炉里烧着的是寸长的银白松炭,四个大铜炉加上地龙的合力,即便外面大雪封城,暖阁屋顶颇高颇大,但依然感觉不到半点的冷意。

        赵祯被炉子烘得昏昏欲睡,突然有轻快地脚步声传来,赵祯微微抬了抬眼帘,但却没有睁眼。

        “陛下……陛下。”

        来人轻轻喊道,正是郑大用。

        “说吧。”

        赵祯眯着眼睛道。

        郑大用见赵祯说话,赶紧说话,话里面都带了些喜气。

        “陛下,政事堂那边……同意了!”

        “嗯?”

        赵祯猛地睁开眼睛,身体在暖榻上蹦了起来,声音里也带了喜气:“果真?”

        郑大用大声道:“恭喜官家!”

        赵祯从暖榻上跳了下来,赤着脚呼啦地在殿内跑了一圈,郑大用哎呦哎呦的跟在后面:“官家慢点慢点,别伤着了自己!”

        赵祯跑了两圈才停了下来,喘息道:“现在……就看……央行是不是果如……季默所说那么好了。”

        郑大用提醒道:“官家,状元郎可说了,央行有利有弊……”

        赵祯等了郑大用一眼:“他们看来是弊,我看来却是优点,哼,相公们无非就是怕朕伸手嘛,朕是这样的人么?”

        郑大用顿时静若寒蝉不敢说话。

        赵祯瞥了郑大用一眼没有说话了,微微闭着眼睛,手指慢慢扣着软榻。

        软榻铺着厚厚的木棉填充的被褥,自然发不出什么声音。

        郑大用悄悄地往后退了退,这是官家进入长考的状态了。

        郑大用退了两步之后,准备转身到外间等候,赵祯却突然道:“请欧阳卿家明日过来!”

        郑大用赶紧回头:“是,官家,我这就去,不过,是请状元公还是请欧阳学士?”

        赵祯笑道:“自然是欧阳学士,赶紧去。”

        “好嘞,奴婢这就去!”

        赵祯看着郑大用的背影,又陷入了思考。

        ……

        欧阳修大步在前,郑大用快步跟着,一边走一边喊道:“欧阳学士,等等奴婢嘛!”

        欧阳修这才将脚步慢了下来笑道:“郑大伴,您这得好好将身体锻炼起来啊,不然怎么服侍官家?”

        郑大用讪讪道:“是学士脚力太健壮,可不是奴婢脚力不行。”

        欧阳修笑了笑,沉吟道:“官家……找我何事?”

        郑大用神秘一笑:“大好事呢。”

        欧阳辩见郑大用只是说了一句话,就将嘴巴紧紧闭了起来。

        他心知这郑大用的嘴巴最是严实,倒也不想再问了,反正也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但能够说是大喜事的话,想必也坏不到那里去了。

        欧阳修刚刚踏进暖阁,赵祯的声音就传来了:“永叔来了,快快进来。”

        欧阳修笑道:“陛下,臣来了。”

        赵祯摆摆手道:“不必多礼,来来,坐下说坐下说。”

        欧阳辩点点头,在软榻上落座。

        “官家,今日叫我来……”

        欧阳修问道。

        赵祯笑了笑道:“永叔知道季默提出的创建央行一事已经通过了么?”

        欧阳修眉头一掀:“已经通过了么?”

        赵祯微微皱了皱眉头:“永叔似乎有些惊讶?”

        欧阳修笑着点头:“是有些诧异的……这不是一件小事。”

        赵祯点头:“的确不是一件小事,可也没有那么艰难吧?”

        欧阳修似笑非笑:“陛下,政事堂的折子您通过了吗?”

        赵祯点点头。

        “关于央行独立行使职责、任何人、任何机构都不得已任何原因任何理由插手央行的这一项议程,陛下也通过了?”

        赵祯还是点头。

        欧阳修倒是有些惊诧:“陛下?”

        赵祯笑道:“季默所担心,政事堂相公的担忧,以及永叔的担忧,朕岂能不知道,若这都不明白,朕不成了昏君了么?”

        欧阳修赶紧站了起来:“臣没有这个意思。”

        赵祯摆摆手:“没事,坐下吧。”

        欧阳修坐了下来。

        赵祯道:“你们担心朕插手,朕还担心你们插手呢。

        那么一座金山银山在那里,倒不是说你们想要中饱私囊,你们当然大部分时候还是为了公事。

        不过一旦开了一个口子,那么央行就沦为朝廷的一个钱袋子了,而起不到季默所说的央行是调节大宋朝货币流通的中央枢纽作用了。

        这一点朕还是拎得清的,而且……”

        赵祯笑了笑:“……而且,不是每一个皇帝都能够像朕一样克制自己……所以,朕对这个条框是一定要加进去的,以免后世不肖子孙上下其手。”

        欧阳修赞道:“陛下真明君,季默这下子要开心了。”

        赵祯莞尔一笑:“季默对央行寄望颇高?”

        欧阳修笑道:“犬子那人日常慵懒,若不是陛下委任,我猜他可能更喜欢悠然林下,天天瞎鼓捣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赵祯笑道:“季默还小嘛,年轻人还没有定性也正常,不过就他的才华,不逼一逼他真是太浪费了。”

        欧阳修一愣:“陛下的意思是?”

        赵祯认真起来:“朕想让季默将央行的担子挑起来!”

        欧阳修大惊:“陛下,这关系到大宋的命脉,让季默去干,会不会太草率了些?”

        赵祯摇摇头:“除了季默,朕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干这事,央行的设置是季默提出来的,里面的章程也是季默亲手写出来的,还有以后的很多设想,比如一些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大项目……”

        赵祯眼睛里有星光闪闪。

        “……我知道季默一定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出来,或者是时机不对,或者是他的身份不该说,但我知道,他心里还有很多的东西。”

        欧阳修皱着眉头:“陛下,臣还是觉得应该慎重一些,让稳重的大臣去料理央行的事情……”

        赵祯摇摇头:“这事情,非季默不能成,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够代替季默的作用,若是让别人去做,央行最多就是一个钱庄,只有季默挑起来,央行才是央行!”

        “那陛下您今日叫我来?”

        欧阳修有些疑惑,赵祯不可能只是叫他来,告诉他要重用欧阳辩,这根本就没有必要亲自来说这个事情。

        赵祯盯着欧阳修道:“永叔,帮我劝一劝季默,将担子挑起来。”

        欧阳修满脸的诧异:“季默不愿意?”

        赵祯尴尬一笑:“朕找过季默,季默说这个事情太烦,他可以写更详细的章程,但自己去干,就太烦了,他不想。”

        欧阳修:“……”

        所以,我就是一个工具人是吗?

        欧阳修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宋朝的官员拒绝任命是很正常的事情,也不会因此而获罪。

        而且这很符合那小子的性格啊!

        他若是真的嫌烦,那真的是不会接的。

        “臣……只能试试。”欧阳修硬着头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