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来都来了!

第三十八章 来都来了!

        自从和欧阳辩确定关系之后,陆采薇整个人仿佛爆发出莫大的热情。

        在欧阳辩的院子里,她什么事都愿意管,在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之后,回到院子的时候还要到处视察一下,就像是一个女主人在巡视她的领地一般。

        她心里非常清楚,在这个院子里,她能够做主的时间也就这短短几年了,这里未来的女主人是那个叫富蒹葭女人。

        所以,她要在这短短几年内,体验一下作为女主人的感觉。

        恰好于谋不在,正好能够让她尽情地体验。

        欧阳辩从三司下班回来,就看到陆采薇在训斥管家。

        “……规矩一定要立起来,咱家四郎虽然还没有成家,但他在的地方就是一个家,你要管好下面的人,不该说的话不能说,在院里见到什么人,听到什么事,都不能到外面碎嘴,这个规矩一定要立起来,若是再次让我见到有这样的事情,你这个管家就别想做了!”

        管家愁眉苦脸,但态度很是诚恳。

        他知道陆采薇和欧阳辩的关系不一般,但他畏惧陆采薇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陆采薇在欧阳辩的产业中,那可是最核心的两个人,一个是于先生,一个就是面前的陆小姐了。

        只是不知道陆小姐怎么突然就对院子里的事情关注起来了,不仅对洒扫尘除的事情关心,还对院子里的规矩很是关注。

        自家四郎是个颇为随性的人,一般很少对内立什么规矩,只要他自己过得舒服也就好了,这样虽然有他约束,但主人也不甚在意的情况下,下面的人终究还是有些懈怠的。

        管家对陆小姐的尊敬是实实在在的,因为相比起陆小姐管理的西湖城和农业银行,这个院子里的事情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罢了。

        陆采薇一开始还不知道欧阳辩回来,等她注意到的时候,却发现欧阳辩笑眯眯的看着她,不由得俏脸一下子就通红起来,跺了一下脚赶紧跑了。

        管家赶紧过来和欧阳辩请安。

        欧阳辩道:“陆小姐虽然没有名义管理院子里的事情,但她的话是对的,你作为实际的管理人,也该有些领悟,你虽然没有参与我的产业,但耳濡目染之下也该清楚,我非常重视管理,院子里的事情我管的少,是因为这是你的事情,不能因为我不管,你就有所懈怠……”

        陆采薇训斥管家,管家只是愁眉苦脸,但欧阳辩教训他的时候,管家立时背上都出汗了。

        管家是薛夫人吩咐跟着欧阳辩过来的,因为薛夫人担心欧阳辩年纪小,得有人照顾,一开始管家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对欧阳辩熟悉之后,管家才知道自家的这个四郎,在汴京城里是个真正的大人物!

        建立西湖城、创建农业银行,身价可能超过千万贯,几乎是富可敌国,之后还被官家点为状元郎,现在更是在三司担任要职!

        自家的这位小公子,以后可是……哦,不,现在就是欧阳家的顶梁柱了!

        相比欧阳修,管家实际上对欧阳辩更加的畏惧。

        欧阳辩看起来笑呵呵人畜不害,但管家有时候见到欧阳辩在谈生意时候的模样,笑呵呵地,几句话之下,就将其中的厉害关系剖析得抽丝剥茧一般的清晰,对方面对欧阳辩,只能举手投降了。

        这种事情他见过很多次。

        欧阳辩很少发火,但不知道为何,管家就是很怕自家这个小主人。

        这不,欧阳辩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管家就汗出浃背。

        好在欧阳辩只是说了几句,就自去找陆采薇去了。

        管家舒了一口气的同时,眼睛里露出凶光:“好你们这些兔崽子们,没有好好管束你们,竟然让老子吃了四郎的挂落,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

        欧阳辩找到陆采薇的时候,陆采薇在院子里的小池塘边上,小池塘被皑皑白雪盖住,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了。

        欧阳辩笑了笑走过去,将身上的披风拿下来,披到陆采薇的身上,陆采薇轻轻地缩了缩,脸颊耳后似乎像是火烧了起来一般红了起来。

        欧阳辩笑道:“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是该好好地管理起来了,总得立一些规矩才是,你今天做得很好。”

        陆采薇嗯了一声,装过头来,眼睛闪闪发亮:“你认为我做的是对的。”

        欧阳辩笑着点点头道:“自然是对的,不过……”

        陆采薇的笑意有些僵硬起来。

        “……不过,采薇,你的才能不该局限在这小院子里,你的平台是西湖城,是农业银行,应该从广南东路道河东路,从潼川路到两浙路,横跨整个大宋朝,以后……咱们的生意还要做到辽国西夏去!”

        欧阳辩伸出双臂,似乎要拥抱整个天下一般。

        陆采薇眼睛越来越亮。

        欧阳辩转过身来,对着看着他的陆采薇道:“采薇,我要走好远好远,你应该陪在我的身边!”

        陆采薇的眼睛里有星光闪现,大力的点点头:“嗯,原本我想着为你看好一个家,但你既然想要让我和你一起风雨兼程,那我便舍命陪君子了!”

        欧阳辩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已经渐渐有些粗了,已经有了些变声期的感觉了。

        陆采薇看着虽然依然比成年男子稍微矮小稚嫩一些欧阳辩,但此时欧阳辩身上舍我其谁的霸气却是多少成年男子都没有的。

        陆采薇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四郎,你已经富可敌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呢?”

        欧阳辩沉默了下来。

        是啊,都已经富可敌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呢?

        欧阳辩不知道该怎么对陆采薇说。

        怎么说?

        说大宋朝只有几十年的国运了,到时候大家都会被撵着跑去江南,到时候江山涂炭,遗民们只能窝在江南水乡中写写《东京梦华录》,仁人志士只能对着江对面长吁短叹,在喝醉后挑灯看自己已经渐渐有了锈迹的长剑徒呼奈何?

        然后苟延残喘几代人,被异族彻底的征服,整个民族的气节也被阉割了一番,等到那位姓朱的人崛起,汉家文明这才算是重新崛起?

        来都来了,他总得做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