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人生不满百,常怀百岁忧!

第三十七章 人生不满百,常怀百岁忧!

        文彦博与包拯吴奎都是同年,富弼稍微晚一点,与蔡襄算是同年,因为这一年富弼举茂才,蔡襄则是中了进士。

        但几人都算是岁数相仿,除了包拯岁数大一些,其余的大多差不多。

        几人倒也没有多客气,分别落座。

        “希仁和君谟来得正好,正好有事想请教你们。”

        文彦博笑呵呵道。

        蔡襄笑呵呵的,包拯则是一脸的严肃。

        文彦博等人知道包拯的作风的,倒是不以为意。

        包拯道:“宽夫想要问的应该和我们到来的目的是相同的吧?”

        文彦博闻言笑道:“希仁和君谟为了央行的事情到来?”

        蔡襄笑道:“正是正是,政事堂久久下不了决定,我和希仁兄也着急啊。”

        富弼奇道:“这是为何?”

        蔡襄笑道:“无他,利国利民罢了。”

        蔡襄和包拯的官声都很好,文彦博对他们是信得过的,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面对文彦博和富弼的问询,蔡襄道:“论和季默相识,在坐之中,应该属我与希仁兄最早,或者说,相知最深。

        希仁兄在我外地的时候,与季默的书信不断,我也是如此,所以论对季默的了解,我与希仁兄应该是当仁不让的。”

        包拯点点头同意蔡襄的说法。

        文彦博和富弼对视一眼道:“从季默开始谈起吗,倒是一条新的思路,君谟请讲。”

        蔡襄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季默此人,年纪虽小,但从不无的放矢,我回想起与季默相识以来的事情,季默虽然表面上似乎有些孩童的调皮,但他所做的事情,没有脱离他的掌控的,西湖城也好,农业银行也好,都是按照他一开始所写的规划在进行,这份预见性,着实令人惊叹!”

        包拯点点头:“确实如此,西湖城的规划我是事后才看到的,但农业银行的规划却是我亲自把关的,出现在规划的事情,基本在现实中都出现了,季默提前就堵上了漏洞,这等能力,我从未在任何人身上见到过。”

        文彦博和富弼闻言脸色都有些沉重。

        蔡襄奇道:“怎么啦?”

        “季默要求在央行任职的人,要和其他的部门脱离,最好是独立在朝廷之外,只接受朝廷的监督,却不接受管辖。”

        吴奎解释道。

        蔡襄和包拯相视一笑。

        文彦博虽是包拯的同年,但他也很少见到包拯笑,此时的好奇心便起来了:“有何高见?”

        蔡襄笑道:“这很符合季默的风格。大家都知道,央行一旦筹办起来,天下的财富就会往央行集中,届时恐怕连三司都不如央行有钱。

        如此汇聚天下财富的地方,岂会没有人觊觎?

        如果央行受朝廷官员管辖,那么该官员会不会上下其手,他的上司会不会对此有想法,三司、政事堂会不会有想法,甚至……”

        蔡襄笑着往天上指了指。

        文彦博和富弼点点头,示意明白。

        蔡襄道:“我想在季默的设计之中,早就把这一块都考虑在内了。央行的好处大家都能够看得明白,央行不必为朝廷兜底,对朝廷的诸多支出也不必负有责任,这些自然由三司来负责便是。

        央行的唯一职责,便是让天下的潜藏的财富重新回到市场上进行流通,光是这一项,央行便有存在的意义。

        大家都应该有看过季默的《国富论》,里面的主张中有这么一项——只要让金钱流动起来,便能够创造价值。

        根据季默预计,民间潜藏的铜钱大约有2.6亿贯左右,这不包括那些劣币,加上流通的劣币,这部分的财富可达三亿贯!

        大家想一想,大宋的钱荒闹了多少年了,年年都在铸币,年年都还是缺钱,因为缺钱,市面上的经营萧条,民间甚至不得不用实物交换,可实物交换究竟有多不方便,大家也都是清楚地,这对市场的扩大着实障碍太大!

        央行一旦筹办起来,不说将潜藏的铜钱全部都发掘出来,哪怕只有十分之一,多出来的三千万贯,都会让大宋的经济活力十足起来,经济上去了,大宋的商税也会水涨船高,这么一来,大宋的的国库便不虞空虚了!”

        包拯点点头:“其实别的不用多说,就光是一项可解钱荒,朝廷便不该拒绝央行的筹办。”

        文彦博点点头:“希仁兄所说甚是,可政事堂也有苦衷啊,如同君谟所说,天下财富聚集之处,各方目光所及之处,也是各方争夺的要地,央行一旦立了起来,很多事情便由不得我们了,而且……”

        文彦博自嘲一笑:“……政事堂的相公,看似风光,但实则战战兢兢,随时都有可能被贬谪,央行,我们能够护佑一时,但护不住一世!”

        文彦博这话一出,连包拯都忍不住叹息。

        倒是富弼笑了起来。

        众人侧目。

        富弼笑着大声道:“我刚刚突然想起季默的《论诗》中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嗯……彦国的意思是?”

        文彦博道。

        “宽夫兄,我想我应该是想明白了。”

        富弼斩钉截铁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咱们这一代人就做咱们认为对的事情,至于未来的事情,哈,让王介甫、司马君实、欧阳季默等人去做吧!

        央行既然对当下的大宋有益,现在咱们也能够给立起规矩,那就先干起来,等咱们干不动了,到时候介甫、君实等等后起之秀,也会接着干下去,他们都是很出色的年轻人,都是有坚持的年轻人,像我信得过他们,而且……有季默呢!”

        包拯再次微笑:“彦国果然有大气度!类似的话我听季默也有提起过,他曾经自嘲道,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深以为得到了人生三味。”

        文彦博念了一下:“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哈哈哈!”

        文彦博笑得颇为舒畅,似乎是解开了心中的纠结。

        政事堂外的人,听到政事堂里传出来相公们得欢快的笑声,不由得颇为好奇,但政事堂毕竟是政事堂,谁也不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