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蔡确!

第三十三章 蔡确!

        伤春悲秋是属于诗人的。

        欧阳辩不配。

        现在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将央行的的筹备规划给写出来。

        这事情没有那么轻松,央行关于国家经济命脉,办好了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办差了,就是祸害黎民百姓的害人之物。

        欧阳辩深知金融工具本身的贪婪本性。

        央行要办,但不能成为国家的敛财工具,更不能成为官府机构,而应该是一个企业。

        所以这个事情需要多加筹划,不然递上去后,以赵祯和诸位相公的惯用手法,一定会将它作为一个衙门来执行这样和三司没有区别。

        所以他很忙,根本没有时间伤春悲秋。

        欧阳辩用三司的名义,召集了诸多钱庄票号的负责人,进行商讨,大约就类似于后世的问询会。

        欧阳辩对这个非常重视,因为后世的银行不是本土的产物,而是舶来品,要进行本土化,就必须得请现时代的专业人员一起来讨论。

        但这个事情也不轻松。

        钱庄和票号的负责人肯定看得出来银行的先进性,他们看得出来银行对钱庄票号的威胁,他们在有机会制定政策的时候,肯定会将其往对他们有益的地方引领。

        这是个斗智斗勇的过程。

        在汴京的金融业掀起风浪的时候,陈州下起了大雪。

        蔡确身着有些破旧的棉袍,撑着伞在雪中行走,他的好友张师是和他并肩而行。

        张师是一边走一边笑道:“黄好谦那家伙算是混出头了,竟然中了进士,还算他有良心,回来了就邀请咱们到怡红院玩耍。”

        蔡确笑道:“管他的呢,有酒有肉便成。”

        张师是用冰凉的手捋了捋舌头,点头笑道:“那倒也是,说来我这舌头兄跟着我也是委屈了,也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尝过肉味了。”

        蔡确嗤笑道:“别说肉了,我这舌头兄已经好久没有尝过盐味了。”

        张师是忍不住黯然。

        蔡确和他不同,他张师是家里只是普通穷苦人家,可蔡确在之前还是个官公子呢。

        蔡确的父亲叫蔡黄裳,前些年还是陈州的录事参军,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后来却因年纪大了,被新来的长官逼着辞职,于是昔日的官公子变成了今日的落魄模样。

        蔡确见张师是黯然,反而安慰道:“这也没有什么,范文正公年少的时候,不也是穷过哭过,后来不也当上了宰相?

        先帝不也说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咱们只要好好读书,总有一天考上进士,那时候就发达了,别说吃盐吃肉,锦衣玉食都不在话下!

        还有黄好谦那小子,以前和咱们也差不多,现在中了进士,可不就是衣锦还乡了么,虽然还没有授官,但现在都敢去怡红院请客了,可见是阔了!”

        张师是也振奋精神道:“持正说的是,以后等持正当上宰相,可别忘了我。”

        蔡确大笑道:“好,等以后我当上了宰相,就举你为御史,你这张嘴,骂人最厉害了,当御史了,我让你骂谁你就骂谁!”

        黄好问也大笑了起来,两个年轻人意气风发起来,在茫茫大雪中加快了脚步。

        人影渐渐没于雪中,但颤抖的声音犹然飘荡。

        “新科状元欧阳辩听说过没有,今年才十一岁,听说现在占据三司铁案的肥缺,那可是管理天下矿产的肥缺,每年过手的不知道有多少银两。

        只要以后我中了进士,占一个肥缺,还怕没有肉吃,害怕菜里没有油星盐味?……”

        “唉,咱们快点,别晚了,一会菜被人吃完了。”

        “好嘞!”

        ……

        两人赶到怡红院的时候,已经面色清白,鼻子山的清涕已经快要结冰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两年这天气冷得越来越快了!”张师是抱怨道。

        蔡确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手揉了揉被冻僵的脸,试着露出微笑:“好了,进去吧。”

        掀开布帘,热气扑面而来,甚至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雾气。

        两人赶紧进入,阴暗的雪天,屋内生着炉子,点起了烛火。

        怡红院在陈州算是最好的青楼之一,但毕竟比不得汴京,地方不小,装潢豪华,但却透露着一股俗气,这在蔡确和张师是看来却是一等一的豪华场所。

        张师是有些畏畏缩缩,蔡确虽然心里也有些打鼓,却神色坦然放眼扫射,但着实看不到好友张师是。

        这时候一个身着得体的小厮走了过来,远远看到蔡确二人衣着寒酸,便有些不屑:“几位?”

        小厮声音轻浮。

        蔡确眉头一掀,他虽然不曾进过青楼,但终究曾经是个官公子,也听说过一些,对这种局面虽然有些怯意,但并不陌生,他提起中气道:“我们二人是受人所邀,邀请我们的人是黄公子。”

        因为寒冷,所以声音有些颤抖,听起来便有些像是底气不足,小厮不屑一笑:“这里没有什么黄公子请客,这位客官要不要确认一下?”

        蔡确深深盯了一眼小厮,小厮心下一突,但下一刻心头火起,他竟然被一个穷小子给吓到了?

        他正待上前将蔡确二人轰出去,却听到一个声音道:“是持正来了吗?”

        蔡确和张师是喜道:“是李兄!”

        小厮顿时止住了脚步,悻然走开。

        一个看起来也是衣衫破旧的年轻人从里面冲了出来,脸色红润,还出了点微汗,看起来是喝了些酒,一张口便是一股酒香混杂着肉香的味道:“持正、之东来了,快往里面请,几道等你们许久了。”

        年轻人拉着蔡确和张师是就往里面走去,里面的人大多都是熟人,是州学里的同学,坐在上首的人虽然衣着华丽,身形瘦小猥琐,蔡确不用多看便知道是黄好谦。

        黄好谦在上首高谈阔论,还没有看到蔡确和张师是,蔡确打量了一下,以前畏畏缩缩的黄好谦,现在却在上面意气风发的高谈阔论,丝毫不见以前的谨小慎微。

        蔡确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便是科举,跳跃过这道龙门,鱼就变成了龙。

        黄好谦转过头来,看到了蔡确,蔡确立时脸上溢出欢喜的笑容:“几道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