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我想在你身边呆一辈子!

第三十二章 我想在你身边呆一辈子!

        欧阳辩静静地看着陆采薇,陆采薇颇为窘迫,站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欧阳辩突然心生愧疚,赶紧道:“最近很忙?”

        陆采薇轻轻嗯了一声:“我还好……倒是你,最近压力一定特别大吧?”

        欧阳辩考上了状元,去了三司那个众人瞩目的地方,最近陆采薇和一些家中有官场上背景的股东接触,颇是听了不少的消息,尤其是欧阳辩与铁案主事林斯通和胥吏于清石交手的事情。

        那件事情虽然看起来波及范围不大,但其中风险陆采薇却是心知肚明,颇为欧阳辩捏了一把冷汗。

        若是当时欧阳辩应对失措,那么他以后的前程可能就要尽毁了。

        三司那个地方,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呆的地方,欧阳辩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呆在里面,就像是小猫进了狼群,风险可想而知。

        欧阳辩看到陆采薇脸上的担忧,笑了笑道:“其实也还好,大部分都挺好的,对我特别和气,我老师和包世伯都会护着我,没事的。”

        欧阳辩说得轻松,陆采薇却是不信,摇了摇头:“你要是觉得轻松,怎么会站在这里挨冷风冻,你看,都冻透了……”

        欧阳辩哑然失笑,刚刚是在想于谋的话,想的是关于你的事情好不好。

        不过这样的话不好和陆采薇说。

        欧阳辩道:“……真的是在写诗词,想听一听吗?”

        陆采薇笑道:“嗯,想!”

        欧阳辩笑了笑,接下一片飘落的黄叶。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啊?”陆采薇双眸发亮,红唇微微张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这是什么意思?

        陆采薇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慌乱。

        只听到欧阳辩道:“采薇,和你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过往呢,可以和我说说吗?”

        过往?

        陆采薇露出凄然的神色。

        那是一段并不怎么愉快的过往。

        “……如果用季节来形容,在十岁之前,我的的生活就是暖融的春日,十岁之后,便直接跨入了寒冬。

        我的父亲,原本是凤翔判官,后来因为得罪了人下狱,我和母亲虽然没有被牵连,但亲戚都避我们母女如蛇蝎。

        我们母女无处落足,后来母亲抑郁成疾仙去,剩下我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后来被玉仙楼收留,虽然沦落风尘,总算是有一处地方可以落足。

        在玉仙楼里,虽然要学学很多的东西,但总算能够吃饱穿暖,后来,第一次……就遇到了四郎你了。”

        陆采薇娓娓道来,说到动情处,不由得潸然泪下。

        欧阳辩沉默了起来,他原本想问问陆采薇还有没有亲戚可以投靠,总好过现在这帮无依无靠的好,没想到陆采薇竟然有这样的过往。

        欧阳辩艰难道:“那……你以后怎么打算的?”

        陆采薇拭去眼泪,笑道:“以后我就跟着四郎,帮四郎处理生意的事情就好了啊,反正在四郎这里又不会亏待了我,不仅有自己的房间,四郎还给我发薪水、奖金,我已经存了好几千贯钱呢……嗯,我还买了一个院子。”

        说到这里,陆采薇得意地笑了起来。

        的确值得自豪,在汴京这个地方,能够买得起房子,那都是一小部分富人才能够做到的事情,她一个女子,能够买得起院子,的确是很了不得的。

        欧阳辩也笑了起来。

        “我是说,你的婚姻大事……”

        陆采薇有些扭捏起来:“四郎……若是不嫌弃我年纪大,我便在你的身边服侍一辈子。”

        欧阳辩苦笑道:“采薇,你知道我和富家千金订了婚事……”

        陆采薇流着泪抢着说道:“四郎,我不需要什么名分,我一个风尘女子,的确也没有要求名分的资格……”

        欧阳辩伸手握住了陆采薇冰凉的小手:“采薇,切莫要这么说,人生来平等,在我眼里,你从来都是与我平等的人,没有任何的不一样。

        当时我也和你说过,我给你一个平台,你能够做到什程度就看你自己,现在你已经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你完全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选择一个能够对你好的人,好好地过好生活,不胜过其他么?”

        陆采薇微微抬头,颇有些倔强:“四郎,你不知道,当你将我的名字写在你的词上的时候,全天下人都知道我陆采薇是你欧阳辩的人了!”

        欧阳辩张口结舌:“可我当时才八岁……”

        陆采薇摇摇头道:“才子与佳人,和年纪有关系吗,而且,这些年我跟在你的身边,谁不把我当成是你的人,西湖城的股东们也好,你的朋友们也好,还有……薛夫人与欧阳学士,每次见我都是吩咐我将你照料好,这个意思你还不懂么?”

        欧阳辩心下苦笑,是了,毕竟是年代不同,若是后世,这可以解释为公司同事,但这个时代,哪里有女孩子抛头露面的,陆采薇跟在他的身边做事,自然是被理所当然当成他的人了。

        “……除了你,还有谁敢要我?”

        陆采薇泫然欲泣。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装傻充愣不表态,他就大约是个渣男了。

        欧阳辩肯定地点点头:“既然如此,采薇以后便跟着我吧,虽然名分是给不了,但总不会让你受委屈。”

        陆采薇的眼睛里的亮光如星光闪烁,大力地点头:“嗯嗯!”

        欧阳辩做了决定,心里也像是搬开了一块大石,和陆采薇笑了笑,抬头看向天空。

        秋日的天空辽远,一阵风吹来,漫天的黄叶飘落,两人并肩而立,彷如神仙伴侣一般。

        “采薇,你说,子瞻若是知道他的母亲去世,他该多伤心啊?”

        “大约,会很伤心吧,当时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欧阳辩轻轻地嗯了一声。

        三年,三年见不到子瞻兄了。

        欧阳辩突然有些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