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珍惜眼前人!

第三十一章 珍惜眼前人!

        秋风飒爽时,有好消息,也会随着秋风带来不好的消息。

        秋的肃杀因此而来。

        一封来之四川的家书经过驿站传递到欧阳辩的府上,门子看着是写给苏洵的,但苏洵已经已经去了地方就职了。

        门子知道苏洵父子和四公子的关系比较好,请示过薛氏之后,门子赶紧将信送到欧阳辩这边。

        欧阳辩看到四川的来信,心里便感觉有些不详。

        他记起来了,苏洵的老妻,苏氏兄弟的母亲,似乎就是这个时候去世的。

        果然一看信封上的标记,果然是标了白事的标记。

        欧阳辩也顾不得什么隐私了,赶紧拆开一看,果然如他所料。

        苏洵的妻子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逝世,只是出川还是比较艰难,等信送到了汴京,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之久了。

        欧阳辩不由得为这个伟大的母亲而悲伤,丈夫和儿子们才刚刚取得成就,她却一点福气都没有享受到,就撒手西去了。

        欧阳辩赶紧将信的内容抄成三份,叫人赶紧给苏洵父子三人送去,又准备了马车准备接送。

        苏轼在陕西凤翔,凤翔离四川要近一些,估计可以先行赶回家去。

        欧阳辩自己脱不开身,只能叫人备马车,又带上了许多的礼物让人送去给苏轼。

        苏家父子三人来汴京,都考上了进士,这次回去也算是衣锦还乡了,也不好过于寒碜,作为朋友,欧阳辩想得还是比较周到得。

        苏轼这么一去,估计得守孝三年,欧阳辩对于苏轼这个朋友还是很看重的,不免有些悲伤。

        就他的这些朋友,关系最好的就是苏轼了。

        曾氏兄弟几个,欧阳辩是处于功利心在拉拢,苏询性格冷倔,年龄又差得多,和欧阳辩不是特别谈得来。

        苏辙性格内敛,属于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那种,欧阳辩也不太喜欢。

        就苏轼这种乐天派,天生浪漫,内心纯洁,欧阳辩尤其喜欢,其实也可能是因为后世的苏轼形象过于可爱的原因,嗯……或许也有老抄他诗词的愧疚补偿心理。

        不管怎么说,欧阳辩对苏轼的关心还是颇到位的。

        “于先生,凤翔和眉山这边就麻烦你跑一趟了,我现在是脱不开身,子瞻性情浪漫,母亲去世之事对他来说应该打击很大,麻烦于先生多多照顾。”

        欧阳辩对于谋嘱咐道。

        于谋连连点头:“四郎就放心吧,这事交给某您就放心吧,某一定会好好照料好子瞻,另外他家里的事情,某也会一并帮着处理好。”

        欧阳辩点点头:“不要怕花钱,乡下地方讲究的是面子,你帮着子瞻把面子给做足了,将事情办得妥当再回来,不着急。”

        于谋笑着点头:“四郎请放心吧,某做事一向滴水不漏。”

        欧阳辩笑着点头。

        即将离别之际,于谋有些欲言又止,欧阳辩道:“于先生有事直说便是。”

        于谋左右看了一下,颇为神秘:“四郎,作为您的下属,有些话其实我不该说……”

        欧阳辩道:“你说就是,我不是听不进话的人。”

        于谋下了决心,轻声道:“……四郎,您出身高贵,现如今更是状元郎,三司司案主事,被朝中重臣看重,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您和富家千金联姻之事可喜可贺……只是,也莫要忽略了身边人。”

        欧阳辩心中一动,想起了那张宜喜宜嗔的俏脸。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陪了自己三年了,今年的她,好像已经是十八岁了吧?

        十八岁的老姑娘了,或许也要为自己的婚事着急了吧。

        但最近看她,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好像见自己少了,工作也很努力,似乎特别忙?

        嗯,在躲着自己?

        欧阳辩忍不住有些苦笑。

        “于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要想明白怎么做。”

        于谋有些尴尬:“四郎知道这个意思就好,我作为下属,原本不该多话。

        只是我和陆采薇共事几年,她的心思我是清清楚楚的,她一心一意的帮着四郎,丝毫不顾虑自己的利益……我是觉得,四郎不该辜负她。”

        欧阳辩点点头:“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她吃亏的。”

        于谋似乎卸下了重担,变得轻松起来:“四郎是重情重义的人,自然不会让我们这些下属吃亏,如此,便拜托四郎了。”

        欧阳辩笑骂了一声:“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只管去吧,把我嘱咐的事情做好,不然要你好看!”

        于谋笑嘻嘻而去。

        秋风萧瑟,庭院中的落叶萧瑟,欧阳辩在树下站了一会,觉得浑身冰凉,竟是发了好长时间的呆,身体被冻透了。

        身边有脚步声踩着落叶走来,欧阳辩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谁,来人将一件厚披风帮他披上,嗔怪道:“这么冷的天,怎么就站在这里挨冻呢,是要作诗词呢,作诗词也得穿多几件啊!”

        欧阳辩突然心生促狭:“是的呢,我是在作词,你想听听吗?”

        欧阳辩转过身来看着陆采薇。

        陆采薇刚刚替他披衣服走得近了一些。

        欧阳辩这一转身,两人面对面,只有一臂的距离。

        陆采薇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她愕然发现,以前那个小屁孩,如今已经能够和她齐视了。

        欧阳辩已经长开了来,剑眉星目高鼻,眼睛里面如同藏了一汪深潭,又像是藏了一片的星空,令人见而忘我。

        欧阳辩也很少这么近距离的看陆采薇。

        以前那个刚刚出道稚嫩的陆采薇已然不见,面前的陆采薇妆容精致气质淡定,颇有后世女强人的观感。

        不过在自己的注视之下,淡定和女强人气质快速褪去,脑袋微微低下,细嫩的脸颊和晶莹剔透的耳垂很快就红了起来。

        欧阳辩颇为感慨。

        面前的这个女子,从三年前自己将她的名字写在词上之后,便一直跟着自己,无怨无悔地帮着自己处理偌大的产业,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该退去的时候隐藏着自己,懂事得令人心疼。

        欧阳辩心中颇有感触,他想起了苏轼的母亲,那个伟大的母亲,为了苏家贡献了一辈子,却不能享受丈夫和儿子们带来的荣耀。

        面前的陆采薇和远在四川的苏母形象渐渐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