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阴狠手段!(第五更!求票求票!)

第二十五章 阴狠手段!(第五更!求票求票!)

        欧阳辩在三司坐班,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几个也没有闲着。

        秋天是个分别的季节,有时候春天也是。

        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都是进士出身,虽然名次有高低,但没有进前三,所以待遇相差不大,都是大理寺评事或者判诸州事。

        苏轼的成绩最好,他的差遣是签书凤翔府判官,职责是判案与签发文件。

        这个授官原本实在制科考试之后才会有的待遇,因为这次他的成绩颇高,又有欧阳修推荐,就排上了,起点算是很高了。

        苏洵曾巩他们则是纷纷被授予各县的知县,这个起点同样不低。

        他们能够在科举之后没有多久就能补缺,不得不说欧阳修出力甚多。

        欧阳修人面广,也乐于提携后进,这几个都是他所看好的后起之秀,自然不遗余力的推荐。

        不过后面的事情他还是不太清楚,能够拿到这么多的缺,欧阳辩也是出了力的。

        欧阳修这个曾经的权判流内铨对之前的属下算是有些影响力,但差遣的授予里外都是利益,哪里是欧阳修打招呼就能够达成的。

        不少都是看在欧阳辩的面子上才给出来的,因为有不少人在西湖城或者农业银行哪里的股份,对欧阳辩敬上三分。

        当然,这也是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自身的实力无可辩驳,否则欧阳辩想推也推不动。

        将他们一一送走,欧阳辩的院子突然变得空荡荡起来,不免有些神伤,以后他就不能卧在檐下,听朗朗的读书声了。

        不过欧阳辩也闲不下来,他的官场历练才刚刚开始呢。

        这不,他一大早来到勾当司,就见到候在门前的于清石。

        于清石欧阳辩是认得的,上一次去铁案时候,便是于清石拦路,不让他见林斯通,后来欧阳辩塞了些钱,才算是见到了林斯通,可和林斯通的会晤也并不愉快。

        在走访二十一案十四司的过程中,就属林斯通此人最为刻薄,欧阳辩将矛头对准林斯通,虽然是因为铁案的麻烦比较好找,也是被林斯通给气着了的原因。

        于清石见到欧阳辩,赶紧过来,还没有说话,就一个深鞠躬,然后才有声音传来:“欧阳大人,上一次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此次特意前来请罪,请欧阳大人责罚。”

        欧阳辩笑道:“阁下不必如此,职责在身各为其主而已。”

        于清石一听,以为欧阳辩是不打算原谅自己了,一口气梗阻喉咙,便有哭腔出来:“欧阳大人,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欧阳大人若是不原谅小人,小人便活不下去了,小人今日便跪死在勾当司便是!”

        话说得凄惨,可膝盖却没有弯下去。

        欧阳辩笑容挂面,却是不出声。

        于清石偷偷抬头,看见欧阳辩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他牙根一咬,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欧阳大人,小人着实嘴贱,请欧阳大人原谅则个,欧阳大人若是不原谅小人,小人便活不下去了。”

        欧阳辩淡淡道:“于清石……你是叫于清石对吧,你想要我原谅你,我原谅你就是了,你可以回去了。”

        于清石大喜:“那欧阳大人可以撤回公函吗?”

        欧阳辩笑道:“公函还可以撤回?”

        于清石赶紧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欧阳大人只需出具一份公函错误说明,就可以去撤回。”

        欧阳辩笑得更欢快了:“我原谅你,和公函有什么关系?”

        于清石大声道:“欧阳大人的公函,不就是因为小人得罪了大人么?大人既然原谅了小人,那公函的事情是不是就可以撤回?”

        欧阳辩仰天大笑起来,稍歇:“于清石啊于清石,也不知道说你是小聪明好还是你愚蠢,你这种人啊,不是蠢就是坏。”

        欧阳辩的神情渐渐冷厉:“在我看来,你不仅坏,还蠢!”

        于清石诧异地抬头看着欧阳辩。

        “……勾当司申请检点,不过是分内之事,你今日所为将其归为本官挟私报复,坏我名声,这是坏!”

        勾当司外有人影憧憧。

        “……你们铁案若真想自证清白,就该敞开大门,欢迎勾当司检点,大家都是三司同仁,勾当司还能够坏了大家的情分?

        即便是有什么错漏,司内解决,总比被大白天下的好,有过的人最多也就是撸下来这身衣裳,总不至于要你性命。

        明明可以解决的事情,你却非要来这里做这么一出戏污蔑我,这就是蠢!”

        被于清石的声音吸引来的王启日刚刚还很着急,这下子不急了,脸上露出笑容来。

        这位小爷,不简单啊!

        这等胥吏阴狠手段,一上来就一盆污水往欧阳辩的脑袋泼去。

        于清石看似过来求饶,却是将原本是堂堂正正执行勾当司职责的欧阳辩污蔑成为挟私报复的小人。

        若是一般科举场中出来不谙世事的年轻人,还真的就被套了进去。

        若是被套上挟私报复的名声,不仅那份函件成了笑话,连着官场上的前途都要被毁。

        图谋被揭穿,于清石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用阴狠手段**读书人,是胥吏掌控上官的手段。

        胥吏的权力来自科举场的正官,正官若是精明,他们就踏实做事,上官若是懒惰放权,他们就敢掀起风浪挟持上官。

        这就是胥吏政治。

        庞大的胥吏占据了官场的下层,对上逢迎挟持上官,对下欺压百姓,靠的就是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阴狠手段。

        大部分时候,这些手段都十分奏效,因为从科举场中出来的读书人大多天真浪漫,一不留神就会被挟持。

        但一旦事情败露,胥吏就会被遭受反制,轻则被逐出官场,重则失去性命,对于胥吏来说,实乃双刃剑,一般都不会使用。

        于清石知道这是他生死存亡的时候了,立时眼泪哗啦而下,脑袋在地上猛叩,几下之后额头已经磕破,泪流满面,血流满面,看起来极为凄惨,哭声也震天响。

        “欧阳大人,是小人想差了,求达人高抬贵手,将小人放了吧,大人,小人上有老下有小,不容有失啊,大人!……”

        欧阳辩冷笑一声,对着院外大声道:“我勾当司掌分左右厢检计、定夺、点检、覆验、估剥之事,原本就是分内之事。

        以前勾当司没落,今日起,勾当司会正常履行职责,诸司案应当备好资料,以备我勾当司查验。

        若是处置不周,本官会按照规程上奏判官、三司副使,三司使,甚至直达天听!

        诸司案莫要有侥幸之心,也莫要有其他的心思,若是再有诸如此类的下作手段,本官定不罢休!”

        欧阳辩的话掷地有声,说完后不管于清石,径直进入公廨。

        外面憧憧人影纷纷往各自司案急奔而去。

        三司,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