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敲山震虎!(第三章!)

第二十三章 敲山震虎!(第三章!)

        包拯收拾了一下桌案,倒不是准备下班,案头上还有不少文件急需处理呢。

        案头旁边有个食盒,估计已经有些凉了。

        包拯也不介意,他早就习惯了。

        不过也因此,他的肠胃不是很好,常年的过度工作已经损害到他的身体了。

        独子的去世,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只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咚咚咚!咚咚咚!”

        包拯皱起了眉头。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已经下班,也很少有下属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他的休息。

        敲门声低沉,但明显有些急躁。

        “请进!”

        包拯沉声道。

        门被突然推开,王启日那张橘子皮一般的老脸在灯光下如同积年老鬼一般。

        包拯心下一惊,倒不是王启日丑陋吓到了他,而是王启日脸上的彷徨让他意识到欧阳辩那边应该是出了大事了!

        “扑通一声,王启日直接跪倒在地,他的声音惶恐且带着哭腔:“大人,大人,救命啊!”

        包拯腾地站起:“站起来说话,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启日趴在地上,膝行过来,将手中的函件高高举起,包拯接过来,在灯光下一看,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无论哪朝哪代,盐铁茶都是极其敏感的事情,私铸钱币更是抄家灭族之罪。

        宋政权建立之初,太祖就下令禁用私铸钱,重罚私铸者。

        “凡诸州轻小恶钱及铁链钱悉禁之,诏到限一月送官,限满不送宫者罪有差,敢有私铸者皆弃市。“

        即便是如此重罚,依然有前赴后继的人参与其中,其中缘由,还是因为其中深厚的利益罢了。

        私钱制造商们,不仅仅有着社会下层的人士,同时也有一些出自官僚阶层。

        太宗年间查获的一起涉及私铸钱币的案件时,其中涉及到多达几千人的团伙,几乎把整个宋代社会的各个阶层都包囊了进去。

        包拯对这样的事所知甚详。

        宋朝对私铸钱币打击很严,但屡禁不止,其中涉及的阶层太多,官商勾结,官官相护,已经形成了利益链。

        即便是包拯,对此情况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对此动手,怕是连他的同年都很难护住他。

        包拯沉吟了一下:“你将函件留下,这事情我来处理。”

        王启日战战兢兢道:“那欧阳大人那边?”

        包拯挥挥手:“我来处理。”

        王启日一步三回头地离去。

        若是他私自和包拯联系的事情让欧阳辩知道,怕是在欧阳辩那里,他就是不值得信任的人了。

        王启日走后,包拯仔细地阅读了函件,然后道:“来人。”

        “大人。”有人进来。

        包拯吩咐道:“去看看王判官还在不在公廨,若在,请他过来一趟。”

        “是。”

        一会之后,不疾不徐地脚步声传来。

        王安石沉稳地迈着脚步而来,随从关门守在门外。

        包拯不说客套话,将函件递给了王安石,王安石凑在灯下读了一遍,将函件轻轻放在案桌上。

        “介甫,你怎么看?”包拯问道。

        王安石道:“大人想知道的是这件事情本身还是季默的想法?”

        包拯道:“且都说说。”

        王安石道:“事情本身,勾当司执行自身职责,无可厚非,铁案应该无条件配合。”

        包拯点点函件道:“介甫可知里面牵涉何事?”

        王安石似笑非笑:“无非就是私铸钱币之事。”

        包拯点点头:“此事……牵涉太广!”

        王安石点点头不说话。

        包拯有些头疼:“介甫是季默的老师,能够猜测出季默的想法么?”

        王安石笑了出来:“季默近几日的行程我是知道的,他未必就想查铁案,这一招……大约可能是敲山震虎。”

        包拯心中一动:“敲山震虎?”

        王安石笑道:“对,他去二十一案十四司走访,只是表达他愿意和解的态度。

        既然软的不行,他就在直接来一招敲山震虎告诉他们,你们若是不接受善意,那只能是敌人了。”

        包拯有些不解:“可这毕竟是得罪人了。”

        王安石冷笑道:“现在是那些人在排挤季默。”

        包拯咀嚼了一下里面的信息:“你是说,季默是在告诉他们,勾当司依然还是一把刀,他想和解不是因为勾当司不行,而是要将勾当司重新融合进三司里?”

        王安石点点头:“应当是如此。”

        包拯道:“那他为何不自己来和你我说呢?”

        “说明他看出来了这是对他的考验,而这……”

        王安石笑着指了指函件。

        “……或许是年轻人对我们的考验。”

        包拯忍不住苦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啊,了不得了。”

        王安石笑道:“那大人怎么看?”

        包拯笑道:“年轻人有锐气,他既然想演一出戏,那我们便陪他演一场便是。”

        ……

        于清石早早就来了三司,他在铁案已经呆了足足十年之久,在胥吏之中也是资历颇老的了,但他没有一日懈怠。

        当然不能懈怠,铁案是三司里最肥的几个案之一,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边呢,他若是露出破绽,必定有很多人会冒出来想要取代他的位置。

        走在三司里,于清石微微弓腰低头,里面大人物不少,他可不能露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谨小慎微是他在三司里生存的根本。

        “哎呦!”

        转角处有人撞了他一下,那人抱着的文件洒了一地。

        于清石也不发怒,因为里面的人大多有背景,轻易也不能得罪,有时候看似一个小小胥吏,后面或许站着一个大人物呢。

        于清石赶紧蹲下帮忙收拾,口中一边说道:“对不住对不住,一时没有注意……”

        他的眼睛突然被一份函件吸引住,函件上面赫然写着——勾当司关于铁案一季度账目检点申请!

        于清石没有半点异样,将函件都收了起来放回年轻胥吏的手上,笑着拍了拍有些惶恐的小胥吏:“走路要注意点,要是撞到大人物,有你好受的。”

        小胥吏感激道:“谢谢前辈,谢谢前辈,我也是刚来没多久。”

        于清石装作关心道:“哦,你是在哪个大人物身边做事的啊?”

        小胥吏道:“我是王判官那边的,王判官吩咐我将函件送去包大人那边。”

        于清石笑道:“好好,有前途,那你赶紧去吧,注意点哈。”

        小胥吏感激离去。

        于清石脸上带着微笑,慢慢地踱入铁案,然后一转身进了铁案主事的公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