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这是要捅破天啊!(第二章来了!)

第二十二章 这是要捅破天啊!(第二章来了!)

        包拯看了一下王启日的笑容,眉头微微一皱。

        他虽然因为往日在开封府的下属王启年结识了王启日,但他对这些胥吏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他多年的官宦生涯之中,接触了很多胥吏。

        里面固然有好人,但大多都是一帮灰色的人。

        他们也不是很坏的人,但绝对说不上好人,更说不是老实的人。

        这帮人瞎话谎话张口就来,手段圆滑,若是遇到利益相关的事情,手段极黑又极狠。

        逢迎上级的时候八面玲珑,压榨百姓的时候冷酷无情。

        包拯用他们,但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他冷哼了一声:“除了看资料,他还干了什么?”

        “他……”王启日有些犹豫。

        包拯冷冷盯了他一眼:“有什么说什么,不需要你为他隐瞒。”

        王启日咬了咬牙:“是,包大人,欧阳大人看完资料之后,他就走出了公廨,让小人带着去各处司案串门。”

        包拯点点头,又轻轻摇头,脸上露出讥诮地笑容:“天真!”

        王启日尴尬一笑:“大人明鉴,我也劝告过欧阳大人,这么做是没用的,但欧阳大人并没有听从。”

        包拯点点头:“各司案反应如何?”

        王启日苦笑道:“欧阳大人和我被轰出来了,勾当司和其他的司案积怨太深了。”

        包拯忍不住笑了起来:“胡公当年壮举着实令人钦佩。”

        壮举,钦佩?

        这壮举可把勾当司给害惨了!

        王启日敢怒不敢言。

        包拯笑道:“他作何反应?”

        王启日脸色有些怪异:“欧阳大人每次被轰出来后都笑呵呵地,被人指着鼻子骂面不改色,颇有唾面自干的气度。”

        包拯倒是诧异了起来:“季默竟然这么能忍?”

        王启日苦着脸:“是啊,除了勾当司,三司二十一案十四司,欧阳大人不厌其烦,也不怕侮辱,即便被人指着鼻子骂,也都一一走访到位,可把老朽的老胳膊老腿给折腾坏了。”

        包拯哼了一声:“你要是觉得年纪大了,我可以让你退休,找个晚辈顶班就是。”

        王启日嘿嘿一笑:“小人还想着为包大人鞍前马后呢,我还可以的。”

        包拯哼了一声:“那就好好辅佐欧阳大人,他要做什么你别管,他要知道什么你一定言无不尽,做得每一件事都要汇报于我,知道了吗?”

        王启日连连拱手:“是是,包大人,小人一定尽心尽力辅佐欧阳大人!”

        包拯点点头,却见王启日巴巴地看着他,冷哼一声道:“怎么还不走?”

        王启日脖子一缩谄媚笑道:“我那子侄的事情……”

        包拯从桌子上拈起一张纸条扔了过去,纸条飘飘扬扬。

        王启日赶紧接住,一看之下脸色狂喜:“谢谢包大人,谢谢包大人!”

        包拯严厉地盯住王启日:“告诉你家子侄,他是我包拯请托进去的,若是让我知道他敢为非作歹、作奸犯科,我包拯决不轻饶!”

        说到后面,包拯声色俱厉。

        王启日唯唯诺诺地离去。

        包拯褪去满脸的冷厉,恢复了古井不波的冷硬脸庞。

        他静坐了一会,然后展开一个册子,在上面写下:谋定后动,能屈能伸,胸有沟壑,然经历世事经验仍然需要磨练。

        ——

        欧阳辩收笔,揉了揉手指,又松动了一下脖颈,外面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下来。

        “老王,老王!”

        欧阳辩喊道。

        王启日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门口:“大人。”

        欧阳辩将写好的东西递给王启日:“呈交王判官。”

        王启日赶紧接过,眼睛扫了一眼,立时睁大了眼睛,惊道:“大人,这是?”

        欧阳辩扫了王启日一眼:“你是勾当司的老人了,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

        “大人,大人,使不得啊!”王启日手脚都在震颤。

        欧阳辩笑道:“有何使不得?”

        王启日呼吸急促,脸色有些发白:“咱们勾当司原本就是其他司案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再得罪他们,咱们勾当司就活不下去了啊!”

        欧阳辩冷笑一声:“怎么的,现在就活得下去?”

        王启日苦苦哀求道:“大人,大人啊,勾当司经不起折腾了啊!

        若是再引起众怒,勾当司怕是被裁撤都不一定啊!

        现在日子虽然艰难,但终究还是过得下去的。

        薪俸虽然被克扣,但终究还是能够有七八成到手,养家糊口还是可以的,但若是……”

        欧阳辩摇摇头:“勾当司做不得好人的,勾当司从来就是一把刀!

        一把刀要过得好,就得砍人,就得杀人,再不济也得切一切猪肉。

        一把刀若是不用,它就会生锈,它就会没有用,它就会失去价值!”

        欧阳辩顿了顿,脸色出现冷意:“三司这潭死水,若是不搅动一下,再这么下去,三司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王启日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欧阳辩的公廨。

        屋檐下的灯笼已经亮起,灯光照在他手上的公文上,公文上赫然写着——勾当司关于铁案一季度账目检点申请!

        三司铁案为盐铁七案之一,掌金、银、铜、铁、朱砂、白矾、绿矾、石炭、锡、鼓铸等。

        北宋有五大钱监,宋朝流通的铜钱大多出于五大钱监。

        然而,市面上有部分铜钱却是私铸,江淮、两浙和陕西地区是私铸钱最为猖獗的地方。

        铸造铜钱就得用铜和铁等五金,私下铸造的量很大,光靠民间偷偷收买的金属是很难满足的。

        所以这些奸商勾结官员偷偷开采矿山,甚至将官方矿山出产的铜铁贩卖,而这些都是掉脑袋的大罪!

        铁案作为管理矿产的司案,里面有多少猫腻,而这猫腻涉及的范围又有多广,王启日作为三司里的老人,他对此哪里能够不了解。

        在十几二十年前,勾当司如日中天的时候尚且不敢对铁案动手,就是怕牵扯出惊天大案。

        现如今勾当司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若是动了铁案,怕是要掉脑袋的!

        当然,欧阳辩是科举场出身的尊贵状元,老师是三司判官,父亲是开封知府,一般人动不了他。

        但像他这样的小人物,杀多少都无人在意的。

        这是要捅破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