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没落的勾当司!(第三更来了!)

第十九章 没落的勾当司!(第三更来了!)

        中国的政治传统历来讲究制衡,一开始的三公即是制衡的手段。

        三司统揽天下财权,大权独握,独立在政府和军事之外,只对皇帝负责。

        所以三司必须有自我监督的功能,所以三司使自身又复置15个司,以资杜弊、检查、督促、三司工作。

        三司勾当公事是勾当司的主管,勾当司的职责是掌分左右厢检计、定夺、点检、覆验、估剥之事,换成现在的话来说,勾当司就是做审计工作的。

        按照后世的财务系统来说,一个完整的财务行政管理体系,一般包括预算、会计、决算和审计4个环节,审计是最后一个重要环节,它对财务收支起审查稽核的作用。

        仁宗和包拯让欧阳辩来做这个工作,主要有几个考虑。

        一是审计工作即便出点差错,也不会影响执行,最多就是放过一些蛀虫而已,这点损失是可以接受的。

        二来是审计工作是全面性的工作,欧阳辩可以通过审计知道大宋朝的整体财务状况,了解三司的运转体系。

        三来则是审计工作一般都是年底做一次审计即可,也就是说,这个工作不会让欧阳辩陷入事务性的工作之中,他可以有时间对三司进行观察和思考。

        为了培养欧阳辩,仁宗和包拯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王安石对自己的弟子颇为上心,不仅带着去见了包拯,还亲自带着去勾当司。

        王安石的到来让整个勾当司都轰动了起来,甚至旁边的磨勘司都有人过来看热闹,被王安石一瞪眼吓得鸟兽散。

        宋朝是个与众不同的朝代,因为得国不正和先天劣势,皇权防这防那的,武将要防,宰相要防,三司也要防,反正到处都是小心翼翼地小家子气。

        不过也正是这种小家子气,让宋朝即便在这种不利的局势下,依然存续了很长时间。

        皇权将财权从宰相那里剥离出来独立为三司,但对三司也是防范得很紧。

        具体措施有三司使常常更换,以及三司里面的官员,无论是三司使还是判官,都无法任命或者裁撤,所以导致了三司使和判官在三司里面的权威不足。

        但这个权威也是相对的,即便是这样,现管依然还是有威慑力的。

        尤其是王安石这样前途远大的官员,所有人都知道,三司不过是他们的过渡而已,说不定以后就登上了相位,所以他们还是有些畏惧的。

        王安石将欧阳辩介绍给勾当司的官吏,实际上没有官,就只有吏,几十号有老有少的吏员巴巴地看着欧阳辩,掩饰不住眼里的失望。

        他们失望,但欧阳辩更失望。

        ——这些人,能干活么?

        王安石匆匆而去,他的工作不比包拯轻松,今日为了帮自己的弟子铺路,已经浪费了一早上的时间了。

        欧阳辩用失望的眼神看着用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勾当司吏员们……咦,这种表达方式好特么魔性。

        可是,我失望归失望,你们凭什么失望!

        欧阳辩心中一怒。

        排在前面年纪最大的吏员年纪虽大,却生了一双有眼力劲的眼睛……呸!

        老吏赶紧颤颤巍巍道:“上官莫要恼怒,非我等瞧不起……哦,不是我等对上官失望,而是对自己的处境失望。”

        欧阳辩赶紧过去搀扶住老吏,双手握住老吏满是鸡皮的老手,动情道:“老人家,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我虽然官卑位低,但还是能够说上几句话的,刚刚的王判官是我的老师,包拯包大人是家父的好友,还是能够说上几句话的。”

        老吏一惊:“令尊是谁?”

        欧阳辩谦虚道:“家父欧阳修。”

        “哗!”

        吏员们一个个不淡定起来。

        欧阳修谁不知道啊,如今开封府的父母官嘛,大家谁还不是个开封人啊,等等,欧阳修的儿子……这位,难道是……

        老吏睁大眼睛仔细地看了看欧阳辩:“难道上官是新科状元郎?”

        欧阳辩再次谦虚道:“全靠同年相让。”

        老吏顿时老泪横流:“有救了,咱们终于有救了!”

        其他的吏员们也纷纷流出委屈的泪水,一个个又蹦又跳又哭又笑的。

        欧阳辩:“……”

        欧阳辩好说歹说将吏员们安抚了下来,然后听老吏讲一下其中的内情。

        老吏抹了抹眼泪道:“老朽今年五十有八……”

        欧阳辩惊道:“等等,您才五十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老吏愣了愣:“老朽确实是五十八……”

        欧阳辩尴尬一笑:“您继续说下去。”

        老吏抹了抹眼泪:“老朽刚刚说到哪里了?”

        欧阳辩提醒道:“你说,老朽今年五十有八……”

        老吏抹了抹眼泪道:“哦,老朽今年五十有八,早在先帝之时便在这勾当司,咱勾当司不受待见啊……”

        欧阳辩点点头,审计机构的确不受待见,谁会喜欢拿着放大镜找自己错误的人,说难听点,那就是黄鼠狼进屋了。

        “……三司有二十一案肥得流油,有十五司权势熏。

        想当年,咱们勾当司也是人见人厌的鬼见愁,哪个案哪个司见到咱们不战战兢兢的,生怕被咱们找出错误来……”

        欧阳辩眉头一皱:“那为何如今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老吏叹了口气道:“三司权责过重,哪里是勾当司的一个内部司可以纠正的。

        勾当司主事不过是一个勾当公事主事,其他的司要么有副使,有么有判官,勾当司的主事官卑言轻。

        三司主官重视的时候,勾当司还能发挥作用,可一旦主官不重视,勾当司就如同街边的野草一般,谁都能踩上一脚。”

        欧阳辩沉吟了一下道:“勾当司作为一个全面检计、定夺、点检的机构,应该是一个全面了解经济的地方,任何主官想要了解真实情况,就离不开勾当司,为什么会不受重视?”

        老吏摇摇头:“哪里有那么轻松,上官是不知道,三司职权繁重,封域浸广,财谷繁多,簿牒填委,根本就管不过来。

        有些公文堆在各个司案里六七年都没有能够处理,你说主官还让不让我们去查呢?”

        欧阳辩笑了笑:“那能查出什么来,想必账本早就堆积成山,连他们司案自己都不知道账目如何了吧?”

        老吏大力点头:“可不就是嘛,所以,咱们勾当司就此没落二十来年了,我倒是无所谓了,但这些年轻的孩子们可不能荒废了啊!”

        欧阳辩看了看眼巴巴看着他的老老少少,不由得很是头疼。

        勾当司今日这种地步,有能耐的人估计早就申请去了其他司了,剩下的人估计也没有什么能耐的,好在工资不用他发,不然他得哭死。

        不,他现在也得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