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幺儿季默登科喜记》

第十五章 《幺儿季默登科喜记》

        领赏的人热闹了一番才离去,门子和其他的下人也并不收拾门口的爆竹等狼藉。

        在这个时候,这些东西也是夸耀的证明。

        这在无声的告诉他人——呐,我家出了一个状元郎呢。

        原本中了进士需要改换门庭,就是将门户都砸烂了换成新的,小门小户的贫寒人家,甚至要将整个房子推倒重建,以示从此之后崛起的意思。

        只是欧阳家已经有了欧阳修这么一个进士及第在前,也只是说明欧阳家后继有人罢了,倒也不必砸烂门庭换新。

        但欧阳家还是换上了红色的灯笼,将全屋内外进行一次大扫除,以示更新的意思。

        欧阳辩等人被请回欧阳家参与宴会。

        欧阳辩不必多说,王安石是老师,其他的几个都算是欧阳修的弟子了,所以算是家宴性质。

        欧阳修老怀舒畅,在席上酒来杯干,言笑晏晏,看着幺儿的眼神充满自豪,一脸都是不愧是我儿子的骄傲。

        正如他自己所说【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

        他自号醉翁,实际上酒量只是一般,酒席开始没多久就醉了,他的酒品并不太好,喝醉了之后就开始写文章了。

        文章名《幺儿季默登科喜记》。

        文章之中,他回忆起幺儿季默的小时候。

        他写道,季默小时不喜言语,不好动,亦不喜哭嚎,每日最喜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如哲人观世间一般充满睿智。

        又写道,季默最喜与文人游,时虽言语呐呐,然则吾每次写文章,小季默便手舞足蹈,如遇世间极乐之事,亦如懂老翁文章之意。

        老翁甚异之,有人皆称季默大后必然有所成。吾虽喜然则愿幺儿一声平安喜乐即可。

        至和元年,皇命京中来,老翁携妻儿进汴京,时囊中羞涩,寄住妻舅仲儒家中,后与妻计,择一陋室即可,然则季默却已置屋供家人,老翁大惊。

        季默之异久矣,老翁久与居之不觉异,实异人也。

        ……

        整篇文章,欧阳修对幺儿季默大加夸奖,欧阳辩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但其余的人却觉得欧阳修所写皆是实录,因为他人的感觉更加清晰——欧阳季默实异人也!

        苏氏兄弟和曾氏兄弟在见到欧阳辩之前,实际上也是知道这么一个人的,因为他们在读欧阳修游记的时候,总是可以看到这里面的一个小小的身影存在。

        什么【小和尚手舞足蹈乐之】,【小和尚闻之起舞】、【小和尚尤喜莲蓬】【小和尚见之落泪】诸如此类的话语随处可见。

        欧阳修的文章传播有多远,小和尚的名气便有多远。

        有些人特别喜欢里面的小和尚形象,甚至将里面关于小和尚的部分摘录出来,形成一本小和尚百态录,这本小册子流传甚广,有些出版商还将其附在欧阳辩的诗词集后,作为词人简介。

        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也都在书里看到过,今日亲眼看到欧阳修撰文写欧阳辩,这种感觉倒是颇为新奇。

        欧阳修历来大嘴巴,写完文章后,他第二天就揣着纸张上班去了,然后毫无意外,以他的影响力,这篇《幺儿季默登科喜记》也流传了开来。

        新科状元郎的成长经历耶,多么令人感兴趣的事情啊。

        这篇文章立即以病毒一般的速度传播出去。

        一时间,欧阳季默的少年囧事和特异之处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起来,街头巷尾都在讨论这位新科状元。

        欧阳辩听到之后苦笑不已。

        不过这个事情也有好处,至少大家都知道新科状元已经有字了。

        于是去皇宫谢恩和游街的时候,同年便正式的称呼欧阳辩为季默兄了,总算不那么尴尬了。

        礼部的官员也是做事负责的,因为知道欧阳辩年纪小,宽大的服装怕是穿不起来,还特意派人量体裁衣,这才没有出现人小衣服大沐猴而冠的感觉。

        当然,那礼部的官员也是西湖城的股东之一,这里面的殷勤是工作负责还是因为他在奉承欧阳辩就不得而知了。

        史上最小状元郎引起了汴京城百姓的轰动。

        韩琦曾有一句话,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才是好男儿。

        这句话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进士游街是在御道上举行的,可以同时容许十六匹马车同时奔驰的大道上,竟然被挤得水泄不通。

        欧阳辩身着剪裁合理的大红色礼服,高高居于高头大马之上,稍显矮小的身材都显得挺拔起来,比起其他要么衣服不合身,要么一大把年纪,欧阳辩的小正太俊秀脸庞,一时间让诸多女性疯狂起来。

        欧阳辩带着矜持地微笑,他不知道的是,在街边的楼上,有一个公主脸上有泪痕却强笑着看着披红挂绿的他。

        福康公主,哦,不,现在要叫衮国公主了,官家已经明诏,在不久之后就要嫁给李玮了。

        “公主,咱们回去吧?”

        梁怀吉低声劝道。

        赵徽柔轻轻摇头道:“此时多看一眼是一眼,以后想看都看不着了。”

        梁怀吉叹息着低下了头,他心里也在为公主而悲伤。

        路对面的楼上,也有一个妙龄少女,在诸多闺中密友的陪伴下,含羞带怯地看着下面经过的欧阳辩。

        好友们一个个羡慕的说着奉承话,让妙龄少女更是脸颊通红,又喜又嗔。

        她便是富弼长女富蒹葭。

        父亲榜下捉婿,捉到了欧阳辩,原本她以为欧阳辩岁数小,即便是要娶妻,也会选择她的妹妹们。

        没想到欧阳辩归家后,欧阳家送来庚帖求婚,竟然是希望求娶自己,当时她的脑袋都是嗡嗡的。

        一来是因为自己比欧阳辩大不小,二来却是欣喜。

        欧阳辩的诗词集在汴京卖得很火,很多少女闺房都有他的诗词集。

        富蒹葭自然也不例外,她早就对这个才华横溢的少年心生向往了,在得知只有十一岁的时候还有些失望。

        听父亲说,说希望迎娶自己的并不是欧阳修的意见,而是欧阳辩自己的意见,听到这个时候,富蒹葭心中甜蜜无比。

        到得现在,这份甜蜜更是变成了自豪和骄傲。

        自己的夫君,可是科举史上最年轻的状元郎!

        这也怪不得闺中密友们羡慕了。

        这是状元郎,还是最年轻状元郎,而且看欧阳辩的模样,俊俏无比,又有才又有颜。

        据父亲说,欧阳辩简在帝心,怕是很快就要受重用了,以后恐怕是前途无量,二三十年后,怕是登上宰执之位都有可能!

        到时候自己就是宰相夫人了,就像自己的母亲一般!

        在这一刻,富蒹葭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