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就叫季默吧!

第十四章 就叫季默吧!

        附近的学子纷纷喜气洋洋地上前和欧阳辩恭贺。

        这些学子大多都是已经进入殿试的胜利者,失败者绝少能够留下来看别人的辉煌的。

        欧阳辩一一拱手,在人群中他看到了程颐、吕惠卿、王韶、章衡等等人,嘉佑二年榜的那些杰出人物们大多在现场。

        他们愿意上来和欧阳辩打招呼,倒不是什么趋炎附势,虽然欧阳辩的起点要比他们高,但他们也是进士了,以后谁混得好混的坏,还得看命运如何安排呢。

        他们上来恭贺,是因为大家都是同年。

        皇帝忌讳大臣结党,但同年这种重要的政治资源,是任何一个有志于仕途的学子都不会放过的,尤其是欧阳辩这个状元。

        强烈地快乐并没有让欧阳辩失去理智,他很沉稳地与众多同年交谈,尽量让大多数人都感觉到自己被重视。

        苏洵仔细地观察欧阳辩,小声地和苏轼和苏辙感慨:“此子实非池中之物,小小年纪,却长袖善舞,这段时间交往以来,此子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尊敬,对朋友也颇为心诚,的确是个可堪一交的朋友,你们可以多和他沟通交流。”

        苏辙认真地点头,苏轼也跟着点头,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苏洵笑道:“子瞻,乙科头名已经是极好的成绩了,莫要失落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心比天高,天**漫,虽然高居乙科第一,但他看起来仍然有些不快。

        苏轼低声道:“是,父亲,只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痛快罢了。”

        苏洵哼了一声道:“你自认为经济上的造诣可与和尚想比?”

        苏轼赶紧摇头:“怎么可能。”

        “那你是认为自己比章衡厉害?”

        苏轼也摇头:“也不敢比,若非和尚,章衡恐怕是状元。”

        苏洵笑道:“那便是了,别说他们比你强,即便是你比他们强,你也未必就能进甲科,毕竟这玩意不仅靠实力,还得有那么几分运气才行。”

        苏轼这才释然:“是了,这就是命!”

        苏洵笑道:“走吧,回去吧。”

        苏氏父子赶上欧阳辩和曾氏兄弟,一起浩浩荡荡归家。

        ……

        欧阳家。

        薛夫人一大早就起来了,这次不是为了她的花草,而是因为欧阳辩。

        幺儿参加了科举,还取得了会元,这次参加殿试,薛夫人如在梦中一般。

        她倒是想过儿子们科举的事情,但在她的想法中,应该是大儿子欧阳发先,然后欧阳奕、欧阳棐一个个下来,没想到现在年纪最小的幺儿却走在了前面。

        关键是,竟然取得了会元!

        这一次殿试不黜落,也就是说,幺儿已经是进士出身了。

        薛夫人出身世家,但她知道要中进士有多难,她的父亲是进士及第,但她的家兄薛仲儒却是父荫出身,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要考中进士太难了。

        进士也有高低,但终究都是进士,也算是高中。

        薛夫人一大早就起来了,无论是考多少名,都会有人来报喜请赏的,她得准备好铜钱之类的赏钱。

        今日欧阳修请了假,专门候在家里,没一会王安石也来了,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等消息。

        消息一个个传来。

        “中了中了,眉山苏洵中乙科第六十四名!”

        王安石和欧阳修对视一笑,这也是他们教出来的学生。

        一会又有人传信。

        “曾阜公子中了乙科第五十六名!”

        “中了中了,曾牟公子中了乙科第四十六名!”

        “曾布公子也中了!乙科第三十六名!”

        “中了,眉山苏辙,中乙科第三十一名!”

        王安石和欧阳修的脸色颇有些惊讶,苏氏父子加曾氏兄弟以及欧阳辩,一共是八人,现在已经有五人进士出身了。

        关键是,排名都很高,越是晚报,排名就越高。

        “中了,南丰曾巩,乙科第二十一名!”

        欧阳修抚掌笑了起来,曾巩是他真正的弟子,这个弟子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中了,中了,眉山苏轼,高中乙科第一名!”

        欧阳修和王安石脸上露出惊容,为了苏轼的成绩,也为了欧阳辩的名字道现在还没有出现。

        欧阳修有些担心:“不会是落到同进士去了吧?”

        王安石安慰道:“不会的,也有可能是进士及第呢。”

        进士及第便是头三名。

        欧阳修觉得有些不太可能,摇摇头道:“他才十一岁呢。”

        王安石笑道:“永叔莫忘了,殿试的内容。”

        欧阳修被这么一提醒,顿时醒悟过来:“是了,若论其他,小和尚未必比得过他人,若是比经济,即便是衮衮诸公,都没有比他更出色的了,如此说来倒是有可能?”

        王安石肯定点头:“必定是这样了!”

        话音刚落,便有人冲了进来,欧阳修一看,是门子。

        看到门子慌张的脚步和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欧阳修意识到了什么,腾地站了起来。

        王安石缓缓站起,只是手上的动作却有些紧张。

        薛夫人从房间里疾步走出。

        欧阳发、欧阳棐、欧阳奕也都出来了。

        欧阳修道:“莫要紧张,慢慢说!”

        他以为自己会很淡定,但话一出口便感觉有些涩,他不免自嘲一笑,以为经历过很多事情,便能够淡定相对,但面对自己最喜爱的幺儿的前途,他终究是有些着相了。

        门子喘息了一下道:“……禀告老爷,四郎,中了!进士及第,状元郎,大宋朝第一年轻状元公!”

        “哐当!”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薛夫人手忙脚乱撞翻了椅子。

        欧阳修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果然不愧是我欧阳修的儿子啊,哈哈哈哈,虎父无犬子啊,哈哈哈!”

        王安石抚掌大笑:“永叔这话对极了,父亲是进士及第,儿子也是进士及第,而且还是状元郎!”

        欧阳修笑道:“多亏了介甫你这个名师啊,名师才能够出高徒啊,犬子有今日的成绩,全靠介甫!”

        王安石笑道:“可不敢当,和尚自身天资聪颖,我着实没有教什么。”

        欧阳修笑道:“快快,让人去给外面的报信人打赏,夫人,安排宴席,今晚咱家要延请介甫这个大恩人,还有八位新科进士!”

        薛夫人笑道:“早就备好了,你们且在这里等等,我去安排外面的事情。”

        说着急急而去。

        王安石赞叹道:“小和尚及第,着实了了我一桩心愿啊。”

        欧阳修笑道:“同感!”

        两人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笑歇,王安石突然想了起来:“永叔,小和尚如今已经是状元,到现在还没有字,是不是提前帮他取一个?”

        欧阳修点点头:“倒是有这个必要……介甫,你帮着取一个吧,你是师长。”

        王安石也不是矫情之人,想了想道:“就叫季默吧。”

        欧阳修笑着点头,伯仲叔季,小和尚排行第四,以季为排行,默,则是期待欧阳辩少言多做事,倒是颇为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