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史上最年轻状元!

第十三章 史上最年轻状元!

        欧阳辩目光灼灼,看向人群之中露出半截在阳光下的皇榜,果然金光闪耀如同金子铸造一般,不愧为金榜!

        “我中了!我中了!”

        人群之中有人带着哭腔喊道。

        这句话就像是病毒一般蔓延开来,遍地都是【我中了,我中了,我对得起列祖列宗了!】【爹娘,你们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我中了进士了啊!】【娘子,我中了,你等我回来娶你!】的声音。

        最后一句话一出,立时引起了外面豪奴的注意——咦,还有没有婚配的?

        漏网之鱼出现了!

        豪奴们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爆喝一声:“听令,王二李四,拦住他人,张五马六开路,丁管事随我冲,一定要将此人捉拿归……”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最大的竞争对手已经分开人群直奔话音所在,豪奴顿时急了:“快冲!”

        一下子人荒马乱。

        又有一人从人群中冲杀出来,口中喊道:“中了中了,曾牟公子中了乙科第四十六名!曾阜公子中了乙科第五十六名!曾布公子也中了!乙科第三十六名!”

        “好,好!”曾巩虎目含泪,虽然没有他,但他依然激动得浑身颤抖,满面通红。

        曾巩本来家境很好,可以说出身在官宦之家,他的祖父曾为户部郎中,父亲为太常博士,也是官三代了。

        由于家庭的熏陶,再加上曾巩从小就聪明好学、记忆力好,读了很多书,能脱口成诵、出口成章。

        12岁的时候试做《六论》,援笔即成,词句雄伟,诵者无不夸奖。

        18岁的时候,曾巩跟着父亲一起到京城,认识了不少大人物,包括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等等,长了不少见识。

        曾巩和弟弟到省城去参加考试,结果是名落孙山,曾巩毫不气馁,第二次又去参考,同样榜上无名。

        这么屡战屡败几次后,与曾家不和的人就编顺口溜来嘲笑他们了:

        三年一度举场开,落杀曾家二秀才。

        有似檐间双燕子,一双飞去一双来。

        更困难的是,他的父亲和大哥先后去世,结果曾巩一下子成了家里年纪最长的男人。

        他有9个弟弟和3个妹妹,而全家的负担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为了维持生计,教养弟妹,曾巩不得不一边读书,一边下田劳作。

        这些年究竟有多么辛苦,唯有他自己才知道。

        所以为什么他看到欧阳辩为家里人做的那些事情,油然而生的认同感便可以理解了。

        现在他自己虽然不知道名次多少,但他的三个弟弟都中了,这下子回去对母亲也有交代了。

        “中了中了,眉山苏洵中乙科第六十四名!”

        欧阳辩转头看向苏洵,苏老泉紧紧握住二子的手臂,脖颈之间青筋暴露,脸上虽然竭力保持平静,但哪里能够隐藏得住。

        “中了,眉山苏辙,中乙科第三十一名!”

        苏辙脸上露出笑容,这是他的第一次应试,不像曾巩也不像苏洵,在科举道路上艰难跋涉,一次就中虽然欢喜,但终究不懂得科举究竟有多难。

        “中了,南丰曾巩,乙科第二十一名!”

        曾巩低下了头,有泪水滴落,在地上砸起一点烟尘,浑身颤抖。

        欧阳辩轻轻叹息一声,在曾巩的肩膀上拍了拍,曾巩抬起头,涕泗横流之中藏着的是喜极而泣。

        欧阳辩笑了笑点头。

        “中了,中了,眉山苏轼,高中乙科第一名!”

        “哗!”

        人群之中惊呼。

        苏轼本人却看起来并不太欢喜。

        前面还有三人。

        “中了中了,浦城章衡,高中甲科第三!”

        “中了中了,洛阳程颐,高中甲科第二!”

        “状元公,永丰欧阳辩!”

        “轰!”

        整个贡院都轰动了起来。

        章衡程颐薄有名声,但比起欧阳辩来说,他们的名声太弱。

        这一届中,倒是有不少闻名遐迩的考生,比如福建的林希、太学的刘几、苏氏父子,曾家兄弟,章氏叔侄等等都颇有名气,但名气最大的还得是欧阳辩。

        欧阳辩父亲是欧阳修,大宋文坛宗主,欧阳辩本身更是出色,已经被承认为豪放派的开山祖师,自己著书立说,一本皇皇巨著《富国论》,已经是进京学子率先研读的著作,若是不读,在与同窗之中的交流便插不上话。

        而且欧阳辩更是被人啧啧称奇的是,他的经营本领极其出色,来到汴京短短三年时间,便聚集起山海一般的财富。

        读书人是不耻于言利,也看不起武将,但大宋文人却自认全能,上马治军,下马治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样样精通,经营也要精通。

        欧阳辩做生意也做到了顶尖,这是让人颇为羡慕的事情,当然,也有人说些怪话,说他钻到钱眼里面去了。

        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这一届学子中最为有名的学子。

        十一岁的状元!

        史上最年轻状元!

        在此之前,最年轻状元当属唐代的莫宣卿,他高中时只有17岁。

        如今,欧阳辩却以十一岁的年龄成为了状元!

        以后有没有来者不知道,但一定是前不见古人的。

        不说其他人的震惊,连苏氏父子以及曾氏兄弟几个都被震惊到了。

        不过他们只是愣了一下就释然了,毕竟殿试考得是经济,就经济学上的造诣,欧阳辩在大宋朝中自称第二,也无人敢称第一。

        苏家父子和曾氏兄弟,非常庆幸在欧阳辩的家中住了这么一段时间,若不是时常受欧阳辩熏陶,他们还真的不敢保证自己就能中进士。

        他们在考试的时候所写观点,有大部分都是采用欧阳辩平日所说的观点,尤其是苏洵,更是受益良多。

        欧阳辩浑身如同泡在热水之中,浑身上下都是暖融如意,这种快乐比起会元的时候还要强烈得多,就看看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他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范进会疯掉,这种魔力的确让人沉迷其中啊!

        他再一次想起那首春风第一马蹄疾了。

        孟郊的诗将他的心情描绘得如此鞭辟入里。

        欧阳辩不由得想起另一句话——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人大多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