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殿试!

第七章 殿试!

        赵祯决定这一次的殿试由自己主持,还宣布了此次殿试不会黜落考生。

        这是宋代以来的第一次。

        在宋初的时候,殿试其实是属于淘汰性考试,淘汰的具体比例不固定,录取率从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不等,这样就会出现多次省试合格的考生,到殿试的时候总是被淘汰的情况。

        但此后出现了一些殿试屡次落第的举人愤而投奔与宋朝分庭抗礼的西夏的情况。

        因此,赵祯也认为殿试实行淘汰确实不好,所以这一次干脆宣布不黜落。

        这个消息让诸多通过省试的考生欢呼雀跃。

        原本还要担心在殿试上被黜落,但这次是铁定能够通过的,即便是拿个最低等的出身,那也是具备了做官的资格了。

        自从省试的结果出来,欧阳辩的院子就再也没有安静过。

        一方面是因为欧阳辩是会元,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里参与省试的八个人全部中式,这个消息传扬出去,让很多人震惊。

        苏家父子三人,曾氏兄弟四人,父子兄弟同时中式,这还是科举一来第一次。

        所以这里成为诸多学子和权贵目光集中的地方。

        每日都有学子过来拜访,也有权贵递邀请函,请他们去参与宴会。

        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对此都颇为热衷,这倒是题中应有之意,因为这是扩张交游的最好时机。

        欧阳辩作为会元,自然是最受欢迎的一个,不过他不像苏氏父子这样没有根底的人,如果有派系,他应该算是天圣五年榜一系的人,所以没有权贵来擅自邀请他。

        不过作为西湖城的股东们,却是用这个名字送来大量的礼物作为庆贺,礼物都堆满了好几个屋子,让管家又是开心又是烦恼,若是金银珠宝这些倒是好处理,关键是有些还是一些食物不太好保管,只能尽快的进行去库存。

        股东们倒是知道欧阳辩这时候已经不适合他们走得太近,所以一个个都没有露面,只是送上礼物而已,倒是省了欧阳辩许多事情,让他可以和同年多加往来。

        曾氏兄弟和苏轼苏辙能够中试是正常的事情,没想到苏洵也能中试,倒是让欧阳辩有些啧啧称奇。

        最近的欧阳询仿佛像是年轻了十岁,以前的郁郁寡欢都不见了,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苏洵能够中举,一方面可能和欧阳修与王安石的讲课有关,另一方面也可能与欧阳修没有担任主考官有关,不管是那种可能,苏洵终究算是有一个出身了。

        曾氏兄弟除了曾巩,其他的曾牟、曾布以及曾阜,因为都没有婚配,所以被榜下捉婿,曾巩作为兄长,最近在几家之中来回奔波。

        虽然这种捉婿都是大户人家甚至权贵,人家看中的是前程,但作为南方也要有所表示,曾家家庭颇为困难,按照一般情况,只能让他们暂时在岳父家居住。

        不过欧阳辩却是直接在院子的附近买了几套小院子,借给曾家兄弟作为结婚时候的住宅,直接送倒不是不可以,只是曾巩不同意而已。

        欧阳辩从最初的欣喜中回过神来,然后观察其他中式学子的反应,颇有观察人间百态的感觉。

        人生忽逢大喜大悲,有所失态也实属正常。

        中举这个事情之所以能够让人失态,是因为这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被彻底的改变了。

        以前的贫穷、卑微都要离他们而去,以后迎接他们的,是他人钦佩羡慕甚至嫉妒的眼光。

        对于欧阳辩来说,他之所以对中举能够这么快适应,是因为他即便是不中举,他积累的财富,也足够他挥霍几辈子,他父亲欧阳修的光环下,他走到哪里都无人敢轻视,更别说他本身拥有的光环。

        中举对于别人是雪中送炭,对他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但一个进士出身,对他来说依然极其重要。

        一旬的时间转瞬即过。

        嘉祐二年丁酉科殿试。

        赵祯高坐俯视此次参与殿试的几百号考生,黑压压的一大片,他心满意足,颇有天下英雄皆入彀中的感觉,尤其是坐在前排的欧阳辩等人,更是屡屡受他关注。

        欧阳辩看到策论的题目时候,忍不住愣了愣,题目是《不加赋而国用足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策论大多就当时政治问题加以论说,此时朝廷的确是国库日渐空虚,对此朝廷比较重视也正常。

        但大部分时候所出之题是关于其他的方面,关于赋税这些一般很少提及。

        因为在诸多读书人看来,讨论钱财终究不是很合适,但这次却是直接提出了这个策论,倒是让他有些诧异。

        读书人一般也很少关注这个问题,所以大多数人并不擅长也不了解,所以策论题一公布,顿时有不小的叹息声出现。

        赵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内心却是一笑。

        考题是他自己出的,他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度,对大部分的学子来说,这绝对是超纲了,但他这一次就想找出真正能够理财的人才,尤其是考察一下欧阳辩。

        当然了,他这一次就是想让欧阳辩拿到状元,所以针对欧阳辩的特长给出了这道题。

        欧阳辩虽然诧异,但这道题的确是挠到他的点上了,让他兴致大发。

        关于怎么搞经济这个事情上,他实际上这段时间思考了很多。

        只是有些东西不能写得过于深入,以免吓到赵祯这个胆小的皇帝。

        所以欧阳辩就青苗贷为切入口,深入阐述了将青苗贷的范围扩大,并且分为农业和商业两块贷款。

        农业这一块,以面对农民为主。

        商业这一块,以面对小额商业贷款为主,扶植大宋的小商业,并且建议大力发展海上贸易。

        欧阳辩认为,如今的海上贸易虽然规模不小,但出口物品单一,并且航程太近,没有办法形成规模经济,应该对此进行国家扶持。

        另外,欧阳辩提到如今世面货币紧缺,已经伤害到了商业的发展,应该大力增发货币,或者将沉淀在民间的货币流通起来。

        欧阳辩个写出的这几个方面主要以开源为主,而且都算是新兴行业,不会触及到传统利益集团,他怕更加深入会吓到赵祯。

        这对欧阳辩来说不过是列个提纲而已,文章一挥而就,当他放下笔的时候,其他的人还在抓耳挠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