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吃惊的赵祯!

第六章 吃惊的赵祯!

        御花园。

        春天已经到来,御花园里百花争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甜香味。

        文彦博赞道:“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赵祯有些好奇:“这可是一首词?”

        文彦博笑道:“正是,欧阳辩的卜算子。”

        赵祯顿时来了兴趣,皇家子弟虽然不要求对诗词造诣多高,但全民都爱诗词,皇子也不例外,他们对这方面也会很感兴趣。

        “欧阳辩的诗词算是什么级别?”赵祯问道。

        文彦博沉吟了一会道:“他的诗词我所知不多,但一首水调歌头,一首青玉案,一首临江仙,一首破阵子,足以让他在立足当代词人第一!”

        赵祯吃了一惊:“这么厉害?”

        文彦博点点头:“诗词诗词,一向是诗尊词卑、诗庄词媚,这种传统见解流传多时,即便前有诸多伟大的词人交相辉映,然而词为艳科的藩篱始终存在。

        欧阳辩以诗为词,凡是诗能表现的内容,他几乎都用词表现了出来,扩大了词的创作视野,开拓了词的境界,一扫晚唐五代以来的颓唐。

        在他之前,词风多柔媚婉约,他始创恢宏雄迈一脉,如果将之前的词风称为婉约派,他之后,便有豪放派一脉了,说他为词宗未尝不可。”

        赵祯惊讶得手中的小玩件都掉落在地都不察觉。

        “竟然如此厉害!”

        这是一个肯定句,里面的震骇却是丝毫不减。

        文彦博点头:“呵呵,那些诬陷他的词是欧阳永叔代做的流言可止矣,永叔的词是不错,但也达不到这种地步,这是开山立派的成就!”

        赵祯呐呐道:“可小和尚才十一岁啊!”

        文彦博却是笑道:“比起他在理财上的才华,诗词上的东西或许又不值一提了。”

        赵祯激动道:“怎么可能,这可是豪放派的开山祖师!”

        文彦博笑道:“诗词毕竟是有迹可循,只不过是在风格、内容上进行突破,这是在诸多前人的基础上做出的突破,总有一些天才能够突破藩篱,倒也是不足为奇。

        但理财……欧阳辩称之为经济,甚至将其升级为一门学问,称之为经济学,他的国富论官家也看过,其中奥妙精深,发前人之所未发。

        和欧阳辩比起来,前人对于所谓经济的了解实在是太过于肤浅了,欧阳辩是以一人之力开创了一门学科,这才是真正的开天辟地一般的成就!”

        赵祯赞叹道:“朕未尝见过如此天才之人,如此人才,即便是破格,也要将他拔擢进朝堂之中,文爱卿,你做得好,虽然以十一岁之龄领会元之荣耀是夸张了点,但也为以后破格使用提供了依据。”

        文彦博一愣:“官家是什么意思,什么我做得好?”

        赵祯楞了一下:“欧阳辩的会元不是你安排的?”

        文彦博哭笑不得:“哪里有,我只是让他们稍微注意一下,莫让欧阳辩落榜即可,反正欧阳辩一手特征分明的瘦欧体极其好辨认。”

        赵祯有些迷糊:“瘦欧体?”

        文彦博哦的一声笑道:“欧阳辩的字体别出一格,颇类唐朝的薛曜,薛曜书学褚遂良,瘦硬有神,用笔细劲,结体疏朗,但较褚书险劲,更纤细,被称为瘦筋体。

        而欧阳辩的字体与瘦筋体类似,但有更大的创新,显然比薛曜成熟得多。这是一种非常成熟的书体。

        欧阳辩已把它的艺术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单纯用瘦筋体来形容并不恰当,这是欧阳辩独创的字体了,所以大多数人将其称呼为瘦欧体,其中的欧自然是欧阳辩的欧。”

        赵祯:“……”

        赵祯已经有点茫然了,他以为对欧阳修的这个幺儿已经够了解的了,但被文彦博这么一说,原本已经清晰地脸谱变得色彩斑斓起来,好像不认识了一般。

        原本只是以为这个小子擅长写词,没想到人家已经是足以称之为开山立派的词宗;

        原本以为这小子只是因为被自己看中,所以才能够中会元,没想到人家是凭实力考的;

        原本以为这个小子擅长理财,想着将他提拔进三司,好好锻炼一下,以后好为国家效力,解决岁入问题,没想到人家在经济上也是开山立派的祖师;

        然后现在甚至还是个开创了一门艺术成就非常高的独特字体的书法家……滑稽!

        而且这小子手上还握着价值几千万贯的西湖城,以及几千万贯存款的钱庄!

        赵祯心里忍不住要爆粗口了。

        有些人是文曲星下凡,有些人是武曲星下凡,有些人是财神下凡,而有些人是……文曲星、财神的儿子下凡——如果文曲星和财神在一起能够生儿子的话。

        “恭喜陛下!”文彦博适时地拍起了马屁。

        赵祯在想事情,被文彦博这么一说愣道:“喜从何来?”

        文彦博喜气洋洋道:“自然是国有大才,国之大幸,也是陛下之喜!”

        赵祯醒悟了过来,忍不住笑道:“对,对,有了欧阳辩,自然是国有大财了,当然是国之大幸,也是我之喜!”

        文彦博一愣,但转瞬之间意识到赵祯所说的cai不是他所说的才,而是财富的财,谐音相关用得恰当好处,文彦博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赵祯微笑道:“永叔自己为了朝廷鞠躬尽瘁,生的孩子也是如此的出色,真是难为他了。”

        文彦博道:“那也是身为臣子的本分罢了,倒是陛下,殿试是不是得抓紧安排一下?”

        赵祯点点头:“要不就定在一旬之后?”

        文彦博推算了一下点头道:“稍微仓促了点,但本身人不多,倒也是可以安排的来。”

        赵祯拍板道:“嗯,那就定下来,文相,你倒是要和包爱卿商量一下,看看三司那边怎么给小和尚安排一个既能发挥他的才能,又不被攻讦的位置。”

        文彦博点点头:“那是自然。”

        赵祯兴致勃勃地站起,在花圃间兴奋走动。

        “文相,那首卜算子是怎么写的?”

        文彦博道:“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赵祯在心里面回味了一下,点头大声夸道:“好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