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万恶的社会

第五章 万恶的社会

        富弼和欧阳修东拉西扯了半天,然后突然说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欧阳修呵呵一笑:“也好。”

        欧阳辩顿时浑身汗毛竖起:“等等,你们什么意思?”

        富弼笑呵呵道:“自然是你和小女的婚事啊。”

        欧阳辩瞪圆了眼睛看着欧阳修:“爹,你这就把我给卖了?”

        欧阳修不悦道:“什么叫把你卖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大事一向都是父母之命,你插什么嘴。”

        欧阳辩:“……”

        是了,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富弼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我夫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先去吃饭吧,都折腾一天了。”

        欧阳辩只能委委屈屈地嘴角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一起干饭去,然后富弼家的四朵金花齐齐整整地一起过来吃饭。

        一般来说,招待宾客的时候,女孩子不好上桌,但富弼一家似乎并没有在乎这个规矩,欧阳修也是笑眯眯地一一打量几个女孩子。

        欧阳辩还能不明白这是奇货可居的商家炫耀自家货物的精美呢,只是……富弼的女儿们真的是美!

        欧阳辩突然觉得自己可以了,觉得自己不委屈了,觉得天下之大,但结婚也不是不可以了,年纪虽小,但有爱就不是差距了。

        富弼和欧阳修看到欧阳辩的神情,满意地点点头。

        这顿饭倒是吃得不算饱,精美是精美,但欧阳辩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和欧阳修回家的时候,他犹然有些恍惚。

        欧阳修笑道:“如何,看上哪一个,父亲帮你去提亲。”

        欧阳辩:“……”

        欧阳修捅了捅欧阳辩的肩膀:“不用害羞嘛,就是先订婚而已,等几年就可以完婚了。

        古人说得有理,先成家后立业,你现在中了会元,上殿试也不可能被黜落,一个进士出身已经是稳当的了。

        接下来或者是游历几年,或者是有差遣,都算是立业了,所以先给你订婚是很有必要的。”

        欧阳辩忍不住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心里已经是成年人了,但被加速的人生,他感觉还是有些荒谬,十岁的小男孩,就要被谈婚论嫁了,也着实有些荒诞,但看欧阳修的脸色,这事情似乎还颇为正常。

        千年的代沟啊!

        不过这就是如今的价值观念,不是他一个后世人能够改变的。

        欧阳辩忍不住道:“爹,我能拒绝吗?”

        欧阳修诧异道:“为什么要拒绝?是觉得彦国兄家世不好,还是他的女儿不够贤惠漂亮?”

        富弼家世不好?

        别逗了。

        富弼出身显贵,富家的显贵都得追溯到唐时,到如今已经算得上世家了,富弼自身又是相公,夫人晏氏也是出身宰相之家,这种家世他们欧阳家也是远远比不上的。

        至于他的女儿们贤惠漂亮与否,漂亮是摆在面子上的,富弼的几个女儿,的确和晏氏很像,一个个都是花容月貌,尤其是已经长开了的大女儿,用人比花娇来形容并不为过。

        至于贤淑与否,在这样的显贵之家长大的女人,规矩和学识都差不到哪里去,她们从几岁开始,就开始要准备成为一个合格的官夫人而努力。

        就像厌世所说,无论是性情还是管理家庭的能力,都是尤其出众的,这个欧阳辩相信。

        其实,想想好像也还可以?

        对于欧阳辩这种正太身却有一颗老男人的心的人,对于什么情情爱爱的其实也不太注重,结婚嘛,过日子嘛,省心其实更加重要一些。

        只有年轻人才认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有多重要。

        欧阳辩心中有了决定,抬头和欧阳修道:“那就听父亲安排了。”

        欧阳修露出微笑:“有彦国为泰山,你的前程我就不用操心了。”

        欧阳辩只是笑了笑。

        欧阳修又道:“那几个女娃,你喜欢哪一个?”

        欧阳辩想了想道:“大女儿不错?”

        欧阳修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她已经十五岁了。”

        欧阳辩肯定的点点头。

        当然要十五岁的啊,过几年结婚,女孩子能够长到接近二十岁了,若是找个八岁的小女孩,过几年也就十三四岁,呵呵,那也忒禽兽了些。

        欧阳辩不经意间看到欧阳修的眼神有些奇怪,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欧阳修赶紧安慰道:“这都是个人喜好嘛,没关系的,爹爹都是理解的,你将陆采薇带在身边,爹爹就知道你的喜好了,没关系的,爹爹支持你!”

        欧阳辩:“……”

        好吧,无所谓了。

        回到家中,发现前院已经乱成了一团麻,讨赏的,报喜的,不过都有管家和于谋在应对,倒是不虞有失。

        想来欧阳府上的也少不了,欧阳辩悄悄从后门进入院中。

        欧阳辩发现苏氏父子三人都回来了,曾巩也回来了,其他的曾布、曾牟、曾阜都没有出现。

        欧阳辩奇道:“他们三个呢?”

        曾巩一笑:“他们尚没有婚配,自然是回不来的。”

        欧阳辩眼睛瞪圆:“你不担心?”

        曾巩一笑:“担心什么啊,我还费心去帮他们找老婆呢,这次能够把个人问题解决也是好事,家中的老母亲,想来也是开心的。”

        欧阳辩想一想曾巩家的情况,倒也了然,曾母养大这么多的孩子不容易,如果没有考中进士,的确婚配都是问题,现在考中进士,汴京人家的女儿,自然是良配,曾母想必也是乐见其成。

        至于苏氏父子三人却都已经有婚配,着他们的人家只能自认倒霉将他们放了回来,还送了几十贯钱作为赔礼,也算是收获颇丰。

        苏轼却是对欧阳辩的经历颇为好奇。

        欧阳辩只是草草地交代了几句,便借口困了躲回房间。

        自己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在寂静的房间里,一股庞大的喜悦从内心深处涌出,而且这种喜悦源源不断。

        “怪不得中了进士的人欣喜若狂呢,原来,真的是好爽啊!”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