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榜下捉婿!!

第三章 榜下捉婿!!

        抄完策论,欧阳辩便有些无所事事起来,先是将东西吃完,又在那里玩了一会,感觉甚是无聊,困意又涌将上来,干脆被子一裹,再次呼呼大睡起来。

        等他再次睡醒的时候,考试也就结束了,欧阳辩神完气足,将糊了名字的试卷交上去,跟着其他萎靡的学子一起往外走去,一出来,便看到欧阳修和陆采薇等人已经在外面翘首相待了。

        欧阳辩被塞上了马车,率先也被送回家,本来是让欧阳辩好好休息的,但刚刚睡醒的欧阳辩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让人烧了热水,先洗了一个热水澡,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欧阳修也不问考得如何,只是说好好休息,好好地玩便是了,然后就去上班了。

        欧阳辩也不闲着,吩咐陆采薇,让澄园那边腾出一大块地方,然后开始写请柬。

        “嗯,苏氏父子、曾氏兄弟自然是要请的,章惇章衡叔侄也要请,嗯……还有谁来的,吕惠卿,王韶、郑雍、梁焘、林希、张璪,窦卞、罗恺、邓考甫、王回、王韶、王无咎、刘库、刘元瑜、程颢、蒋之奇、杨汲、张载、张璪、朱光庭,嘿,一网打尽,合不合得来另说,先拉过来混个脸熟!”

        欧阳辩不厌其烦地写着,还有之前来拜访过的学子,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考中,考中后会做到什么程度,但都是同年嘛,一起吃个饭呗。

        找到这些学子并不难,大多都是在西湖城里面,找人问一问就能够找到。

        欧阳辩附上的奴仆也是聪明伶俐之辈,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自然对这种小事擅长得很。

        宴会在第二天晚上,澄园的马车来了不少,就在西湖城集中点等候,等着受邀请的学子出来,一批一批的往澄园里面送。

        在榜单还没有公布之前,这些学子的心气还不算高,欧阳辩又是个知名人士,虽然年纪小些,但父亲是开封知府、龙图阁学士、文坛宗主欧阳修,这些学子收到欧阳辩的邀请,也颇为受宠若惊,除了有事不能到场的,其余的大多都到了。

        这种多人聚会,主要就是搭建一个平台,作为主人是很难面面俱到的,但欧阳辩原本就打算混个脸熟而已,主动站在门口迎客,来得都会主动问问姓名,寒暄几句,倒真是混了个脸熟。

        里面有些家贫的学子,因为之前受过欧阳辩的资助,倒是颇为热情,还帮忙欧阳辩一起迎客。

        宴会其实也就开了这么一次而已,因为接下来的学子们的宴会会有许多,烧冷灶的人可不止欧阳辩一个。

        欧阳辩也就是和同年混个眼熟而已,以免素不相识,即便是同年,也可能到老都不认识。

        考完试之后道放榜的这段时间,大多数的学子都会留在汴京等消息,宴会也就特别多。

        欧阳辩原本是比较佛系的,但心中有了想法,便也变得关注起来,颇有些患得患失。

        虽然策论是比较稳当的,但诗赋和经义未必就能够脱颖而出,毕竟这可是千古第一榜的嘉佑二年榜,到底成绩如何,还要另说呢。

        三月底,汴京城花开。

        牡丹花,茶梅,松红梅,雏菊,红掌,球兰,铃兰,结香,榆叶梅,桃花,非洲菊,风信子,白晶菊,蝴蝶兰,金银花,瓜叶菊俱都绽放,将汴京城渲染成花海。

        而嘉佑二年的金榜也即将公布。

        整个汴京城都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喧喧车马欲朝天,人探东堂榜已悬。

        万里随便金鸑鷟,三台仍借玉连钱。

        话浮酒影彤霞灿,日照衫光瑞色鲜。

        十二街前楼阁上,卷帘谁不看神仙。”

        这是唐代徐夤的所写的诗,名曰《放榜日》,描绘的就是放榜之时全城轰动的景象。

        这是描写唐代的放榜,而宋代的放榜又要热闹得多。

        苦苦等候的学子患得患失的心情自然不必多说,那些准备报喜拿赏的闲人更是蠢蠢欲动,他们早就打听好了学子们的住址,准备随时给他们报喜领赏。

        而诸多家中有待字闺阁女儿的富贵人家,更是组织了健壮奴仆,准备一项汴京百姓都喜闻乐见的节目——榜下捉婿。

        三月二十九日,贡院的东墙空地,一大早就人头涌动,不远处停放着诸多世家豪族的马车,马车旁边站着健壮的奴仆,对着身着儒衫的学子虎视眈眈。

        学子们一个个穿着月白色的儒衫,尽量隐藏着脸上的焦虑,让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

        但真的云淡风轻的人,一般都不会在这里出现,当然,在客栈里面等候的人,也大多不是真正云淡风轻的人,而是擅长装逼的人。

        欧阳辩不是装逼的人,也不是特别焦虑的人,但他来到了贡院,不是为了第一时间看到金榜,而是对放榜颇为好奇。

        以前读过范进中举的文章,他觉得有些夸张,今日就来看看是否真实。

        实际上文章还是比较小写实。

        贡院一声炮响,就有兵丁保护着几张榜单出来,从后往前粘贴。

        刚刚粘贴了第一张,便有人大喊大叫,有人泪流满面,有人捂面痛哭……这些都是喜极而泣的人,毕竟只是第一张榜,能够看到自己的,都是已经上榜的。

        一个健仆钻了出来,和欧阳辩摇了摇头。

        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脸上都没慌,欧阳辩也笑了笑点点头。

        第二张榜单贴上,有更多的人神色慌张了起来。第三张上去,有些人已经有些绷不住了。

        最后一张榜单贴上,一个健仆从人群中钻出,激动得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

        欧阳辩问道:“如何?”

        健仆激动道:“四位曾公子全部榜上有名,曾二公子探花,苏老爷榜上有名,苏大公子中榜眼,苏小公子二甲……”

        苏洵抢道:“你家公子呢?”

        健仆脸上的自豪油然而生:“会元!榜首第一!”

        “哗!”

        “曾巩曾老爷是哪位?”有人大声喊道。

        曾巩正要开口应声,欧阳辩却是脸色一变:“快走,护着诸位公子!”

        榜下捉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