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折磨人的科举!

第一章 折磨人的科举!

        元宵的灯光逐渐暗淡下去,嘉佑二年的春闱在喧闹中而来。

        太学附近的青楼妓馆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些学子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根据地域或者其他的关系远近聚集在一起。

        学子们早就来到了汴京城,经过一番交游之后,又闭关了一段时间,如今春闱在即,他们也都重新出来活动了,考前放松一下积攒一下精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非后世独有。

        这等情形自然是商家们所欢迎的,尤其是青楼妓馆,更是使劲浑身解数,倒不是为了多挣点钱,单纯是为了亲近点文气嘛,大家都是俗人。

        当然啦,来都来了,打赏点买笑钱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嘛。

        西湖城环境优美,尤其是第一期工程,经过不断地完善,无论是环境还是服务,都比城内要高出一个档次,这里更受学子们欢迎。

        欧阳辩自然没有跟着厮混,他盯紧了账册,发现这考试经济不仅对汴京城有莫大的裨益,对西湖城更是促进巨大。

        学子赶考,穷困人家消费能力不大,但大部分的学子家中都是有料的,自然不能是一个人来赶考,有时候一家几口人都一起上京来,就相当于是一起来旅游了。

        城内太挤,就在西湖城租院子读书,环境幽静不说,想吃点喝点什么都极其方便,人吃马嚼之下,西湖城更是蒸蒸日上。

        偌大的西湖城,用日进斗金来形容都有些保守了。

        看着进账,多日来的辛苦都烟消云散了,陆采薇看着眉笑眼开地欧阳辩,也忍不住露出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欧阳辩即便是如此财迷的模样,在她眼里看来都是那么多的有气质。

        “四郎,考试用的诸多物件都给你准备好了,都用一个考箱装了起来,我已经检查多多次,不虞有什么疏漏的。”陆采薇道。

        欧阳辩点点头:“子瞻他们的有准备吗?”

        陆采薇点点头:“都准备了,苏家父子,曾氏兄弟,都各备了一份,还有去贡院的马车,也都准备好了,另外,家里还换了几筐的铜钱,到时候中式可以打赏报喜的人,夫人那边拜了城隍、孔圣、土地公、观音菩萨、佛祖、三清等等……”

        欧阳辩:“……”

        你们是认真的吗?

        还没有中式就开始立flag,然后考试拜孔子可以理解,但拜土地公公这些是什么鬼?

        不过欧阳辩倒是理解,前世他参加高考的时候,他的母亲也大约是一般操作,然后他考上大学之后,母亲见人就说,我家儿子能够考上大学,全靠我漫天神佛拜遍……

        欧阳辩:“……”

        好吧,父母有点参与感也挺好的。

        考试无非就是那样,宋朝的科举除了辛苦了些、折磨人些、不人道些,其实和后世的考试也没有什么不同。

        进贡院的那天,天还没亮,鸡还没叫,欧阳辩的居住的整个院子都沸腾了起来。

        如同一声铜锣响,四五进院子都亮起了灯,一直蹑手蹑脚忙活的仆人终于敢开口,分别钻进各个房间叫醒熟睡或者一夜没睡的应考的人。

        仆人们训练有素,有准备考箱的,有准备车马的,有准备热水洗漱的,有准备早餐的……一付秩序井然的模样。

        欧阳辩被仆人从床上挖了起来,浑浑噩噩的被摆布着。

        “张嘴!”

        一颗粗大的柳枝捅了进来,四处捅捅,欧阳辩迷糊中感觉到有些血腥味。

        不过这不要紧,拿水漱口就可以了,一会又有一条温热的毛巾盖上整张脸,如同牛舌一般卷过,然后被抬着脚不沾地送到了桌前,终于有些醒过来的欧阳辩举手止住了将粥往自己嘴巴里送的陆采薇。

        陆采薇有些委屈,将碗递给了欧阳辩自己吃。

        曾氏兄弟,苏氏父子都已经吃完,笑眯眯地看着欧阳辩,欧阳辩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咱还是个孩子啊,保证充足的睡眠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草草吃完早餐,一大帮人上马车,前面有人提着灯笼带路。

        春寒陡峭,好在马车温暖如春,欧阳辩又想睡回笼觉了。

        汴京城各处路巷纷纷亮起,一盏盏灯笼引路,后面或是马车或是轿子,或是步行的人,渐渐汇聚成一条长龙涌入御街往贡院而去。

        苏氏父子和欧阳辩一辆马车,不断地嘱咐:“审题要严谨一些,多想一想,别大意,注意避讳,文章也别太激进,注意一下言辞……”

        苏轼和苏辙连连点头,欧阳辩也跟着点头,不过是困的,他迷迷糊糊的想道,论激进,也就苏辙好些,就您和苏子瞻,都要上天了,还在说不要激进?

        马车在离着贡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因为进不去了,轿子和马车将大道堵得水泄不通,诸人只能下车。

        其他的人都背着自己的考箱,只有欧阳辩的考箱是让仆人背着,因为他不太背得动,那考箱太重了,里面不仅有这几天的吃食还有棉被等等要过夜的东西。

        有仆人提灯笼,有仆人专门清道,用强壮的身体清开一条路让欧阳辩等人进去。

        几声炮响之后,紧闭的贡院大门打开,几排兵丁排开开始检验身份牌,里面还有检查考箱之类的。

        苏氏父子和曾氏兄弟在前面进去,背着考箱艰难往前挤的欧阳辩被拦了下来。

        兵丁盯着欧阳辩道:“你这小孩不能进去。”

        欧阳辩一愣:“怎么不能进?”

        兵丁一笑:“送考只能到这里了,书童不能进。”

        欧阳辩哭笑不得地递上自己的身份牌,兵丁有些诧异一看:祖父欧阳晔,父亲欧阳修,考生欧阳辩。

        兵丁顿时大惊,原来是这位呢,赶紧弯腰:“欧阳公子请进。”

        欧阳辩笑了笑,歪着身子往里走进,看起来有些艰难,兵丁赶紧和旁边的人说道:“帮欧阳公子提箱子进去。”

        旁边的人赶紧过去帮忙,兵丁笑道:“可怜的,小小年纪的。”

        检查其实是很严格的,并不因为欧阳辩的身份而疏忽,连一块大的饼都得撕开来看,棉被还得割裂开来看里面有没有夹带。

        经过好一番折腾才算是真正进入考场,好在有解试的经验,欧阳辩才没有心烦意乱,只是看着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考箱苦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