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历史有变!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历史有变!

        嘉佑二年的春节,欧阳辩推开了大部分的俗务,包括每年公司年会、奖金、岗位调整的事务,被他全权交给于谋、姜汝成、陆采薇几人去处理。

        欧阳辩则是和欧阳修一一去拜访欧阳修的朋友和官场上的同僚。

        欧阳修已经知道了自家的儿子已经被安排上,实际上他比欧阳辩还要早知道一些,因为赵祯和文彦博都提前和他通过气。

        对于这个事情,他实际上有些犹豫的,自家儿子的脾性他是知道的,说是慵懒倒不至于,但对官场似乎不是特别感兴趣倒是真的。

        不过他这次和欧阳辩沟通,欧阳辩展现出和以前不同的状态,倒是让他有些吃惊。

        “怎么这次就答应了呢,以前不是和不喜欢这些吗?”欧阳修问道。

        欧阳辩叹息了一声:“官家都出声了,我还能怎么办?”

        欧阳修哼了一声:“若是不愿意,拒绝了就是,咱大宋没有硬逼着做官的道理。”

        “不给面子也不怎么好。”

        “不给就不给,还能怎么着?”

        欧阳修:“……”

        给个台阶下啊大哥,你这样子我很难做人的,小孩子就不要面子吗?

        “好吧,我摊牌了,我是想做一些事情。”欧阳辩道。

        欧阳修这才露出了微笑:“我就说嘛,我欧阳修的儿子,怎么可能只想当个米虫!”

        欧阳辩露出微笑。

        你麻痹的米虫,米虫是这么理解的吗?

        我现在吃过你的米吗,现在你吃的是我的米啊,爸爸!

        没办法,他还真是爸爸,欧阳辩无话可说。

        不过欧阳修还是很给力的,大炮嘴很厉害,交朋友也很厉害,儿子既然要走上官场,欧阳修就开始给儿子打基础了。

        对于欧阳辩以后要接触的部门的长官,都带过去混个脸熟,不过这个事情倒是比较轻松的,因为核心大佬们都已经是认识的了。

        政事堂的几位相公、枢密院的韩琦、三司的包拯,二府三司的长官都是熟人,那么其他的人也可以通过他们去认识就差不多了。

        然后自家的父亲欧阳修,开封府一把手,三司有部分的工作都会和开封府打交道,因为开封府是大宋的精华。

        所以,这么好的基础,说实话,若是欧阳辩不抓住这个机会尝试做点事情,那还真的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了。

        不过为了推动欧阳辩,欧阳修的前程终于还是受了些影响。

        原本嘉祐二年的正月六日,欧阳修会受命知礼部贡举事,仁宗特赐“文儒”二字,以示宠信。

        但这次仁宗下令知贡举的只有翰林学士王珪、龙图阁直学士梅挚、知制诰韩绛、集贤殿修撰范镇等人。梅尧臣为参详官。

        诏命下达之后,依照惯例,考官随即移居贡院,断绝与外界的联系,世称“锁院”,要等考试结束才可出去。

        这次锁院从正月初七“人日”开始,至二月底出闱,前后共有五十天。

        欧阳修却被排除在外了。

        欧阳修当然是不知道这事的,但欧阳辩却是清清楚楚的。

        这应该是官家和文彦博的安排了。

        自己要参与这次的春闱,如果要录取自己,甚至是高名次录取,就得考虑一下避嫌的问题。

        如果欧阳修作为主考官,自己却以幼龄博取高名次,肯定会被质疑的,到时候连朝廷的信誉都要因此被影响。

        所以赵祯干脆不让欧阳修主考,让自己的录取没有半点的黑点。

        对这个事情,欧阳辩有些愧疚又有些担忧。

        愧疚的是对着欧阳修去的。

        欧阳修原本可以通过这次贡举推进北宋诗文革新运动。

        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是继唐代古文运动之后,又一次把古代文学特别是散文以及文论的发展推进了一步,对后世影响巨大。

        推动这项运动的进展,是奠定欧阳修成为大宋文宗的最后一块砖头,虽然现在欧阳修隐隐间已经是大宋文宗,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担忧地是,此事不仅仅是对后世影响巨大,而且对当下也影响颇大。

        嘉佑二年的进士榜之所以会成为千年进士第一榜,就是审核标准不同,改变了考核标准的嘉佑二年榜,所以才选出了章衡、窦卞、罗恺、邓考甫、王回、王韶、王无咎、吕惠卿、刘库、刘元瑜、苏轼、苏辙、郑雍、林希、梁焘、曾巩、曾布、程颢、蒋之奇、杨汲、张载、张璪、章惇、朱光庭等诸多光耀千古的人物。

        更别说这一届中有九人曾担任宰执分别是王韶、郑雍、梁焘、吕惠卿、苏辙、林希、曾布、张璪、章惇等。

        这一年的北宋堪称人才辈出,而这一届的进士榜更是群星璀璨,无论政治、经济、文学、经学都有独领风骚的人物出现。

        这得益于欧阳修的考核标准的变化,如果欧阳修没有去,那么这些人还能中式吗?

        欧阳辩着实有些担忧。

        这些人可是熙丰变法时候的中坚人物,虽然有些人是变法派,有些人是反对派,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都很关键。

        如果这一次他们没有中式,而自己中式了,那么对自己来说就太吃亏了。

        因为这些人本来会是欧阳修的门生,也会是自己的同年,现在因为这个变故,却有可能失之交臂。

        “唉,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看天意吧。”欧阳辩暗自叹息。

        不过……自己的大腿也够多了。

        只要自己足够强,不信这些人不愿意和自己好好打交道!

        拜访也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因为欧阳辩也没有时间去花费了。

        距离嘉佑二年的春闱也就只剩五十天的时间了。

        宋朝的春闱大多是在二月底,春节离春闱结束就两个月的时间,这也是欧阳辩抱佛脚的时间。

        欧阳辩彻底沉淀了下来,几乎所有的事务都推开了,现在这个阶段,任何事情都没有比这个更加重要的。

        陆采薇几个人也知道这一点,几乎都不来打扰了。

        薛夫人知道幺儿要参加科举,也顾不上花花草草了,赶过来说要照顾儿子,但过来之后发现根本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

        衣食住行都有仆人处理,碧珠对欧阳辩的生活事无巨细,陆采薇在工作之余都会过来陪读,薛夫人想送点补脑子的东西给欧阳辩吃,发现库房里堆积了半个仓库的补脑良品,据碧珠说,都是供应商知道公子要参与科考,所以一个个送来的。

        薛夫人来了半天,发现自己什么也帮不上,只能郁郁寡欢的回家了。

        幺儿已经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