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不会太久的!

第一百四十章 不会太久的!

        太监笑眯眯地走进,赵仲针期待地将眼神看向太监,心下已经在默默打腹稿,想着一会怎么和官家说话了。

        太监却一步跨过了他的桌子,赵仲针内心顿时怅然若失。

        只听到太监温和说道:“欧阳公子,陛下有请。”

        欧阳辩看到太监跨过赵仲针的时候,心下已经有些不妙的感觉,听到太监的话,果然落实了。

        欧阳辩赶紧站起,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桌子,跟在太监的后面往前走去。

        赵祯笑眯眯地看着走过来的欧阳辩,回过头和曹皇后道:“有没有当年晏相公的风采?”

        晏相公自然指的是去年去世的晏殊。

        曹皇后笑道:“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赵祯忍不住一笑,这句诗出自杜甫的饮中八仙,宗之就是崔宗之,本名崔成辅,字宗之,博陵安平人,宰相崔日用之子,饮中八仙之一。最引人关注的是,他相貌英俊,玉树临风,袭封齐国公。

        玉树临风一词因此而来。

        赵祯仔细看了一下欧阳辩,书日安身量不是很高,毕竟还不到十一岁呢,但已经可以想象到再过几年,一定是个身高七尺的昂藏男儿。

        迎面而来的少年,五官清秀,虽然还不曾说话,但眉眼之间的风流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

        赵祯忍不住点点头赞道:“好一个少年郎!”

        欧阳辩弓腰作揖,口中说道:“草民拜见陛下。”

        赵祯笑道:“你堂堂一个举人,自称什么草民。”

        欧阳辩挺直腰杆,但脸微微朝下,笑道:“无官无职无差遣,可不就是草民一个么?”

        文彦博笑了起来,指点着欧阳辩笑着和赵祯说道:“陛下,您看看,这像不像是在要官?”

        今晚的宴会是比较轻松的,也没有太多的君臣之仪,文彦博更是百官之首,所以和赵祯开点玩笑没有什么问题。

        赵祯大笑了起来:“欧阳辩,你怎么看?”

        欧阳辩笑道:“文相此话谬矣,学生还小呢,可不敢做官误苍生,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学生自认为才识浅薄,可不敢误了天下大事。”

        文彦博又笑了起来:“陛下,您听听,您听听,这还说不做官呢,心胸可广阔着呢,胸怀天下事。”

        赵祯笑了起来:“明年春闱很快就来了,我还是希望你拿个进士。”

        欧阳辩愁眉苦脸的模样,让赵祯和文彦博等人都大笑了起来。

        赵仲针眼睛微微发亮。

        欧阳辩看起来不仅简在帝心,而且文彦博等人看起来对他都颇为关照,未来前景可期啊。

        赵祯让欧阳辩站前了一些,仔细问起欧阳辩的的学问,欧阳辩经过欧阳修王安石等人的强化训练,对赵祯的询问对答如流,赵祯满意地连连点头。

        皇家教育以经义和史书为主,诗词歌赋只是辅修,赵祯的经义功底还真的是不错得。

        宴会结束后,赵祯和曹皇后同坐回宫,曹皇后有些好奇问道:“官家,我看你好像对这个欧阳辩很感兴趣啊,青年俊彦不少,但我没有见你对谁这么关注过,这是为什么呢?”

        赵祯笑道:“别的青年俊彦是未来的国家栋梁,但欧阳辩现在就是国家栋梁。”

        “他?他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啊,虽然已经是考上了举人,但终究还是个孩子罢了。”

        曹皇后吃惊道。

        赵祯掀开帘子,看着外面飘洒的大学,一股冷风卷了进来,赵祯赶紧把车帘放下。

        “皇后有所不知了,进来国库稍微充实了一些的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曹皇后点点头:“臣妾知道,若不是国库稍微有点钱,按照往年的话,怕是今晚的宴会都不会办的吧。”

        赵祯摇头叹息:“说来也是惭愧,眼见着天下民户越来越多,已经超越盛唐,文官们也都说这是个盛世,然而越来越高的岁入,却堵不住越来越多的窟窿,要养的人太多了啊,庆历……”

        赵祯突然止住不说话了。

        曹皇后知道赵祯是想起了庆历新政的事情了,这些年赵祯对此总是颇有后悔之意,尤其是国库每次空虚之时,总是显得格外的懊恼,但面对有臣子提起要改革要变化,赵祯也总是不予理会。

        曹皇后伸手握住赵祯的手,有些微凉。

        “官家,那这国库和欧阳辩这个孩子又有什么因果呢?”

        曹皇后过不露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赵祯脸上露出微笑:“今年的岁入比往年多了几百万贯,这是在受灾的情况下增加的,当时包卿家和我说的时候,我还颇有些诧异,包卿家是个明白人,跟我说得很清楚,其实就是因为两个事情。”

        “哦,官家能够说清楚一些么?”

        曹皇后好奇道。

        “一个就是西湖城的建设,另一个就是青苗贷的实行。”

        曹皇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只是这两个事情和欧阳辩又有什么关系呢?”

        赵祯看了曹皇后一眼道:“西湖城最大的股东就是欧阳辩,农业银行又是欧阳辩牵头组建的,而且,青苗贷是欧阳辩提出的。”

        曹皇后有些吃惊:“可大家不都说是包大人的功劳么?”

        赵祯笑道:“包卿家是个实在人,早就和我说过青苗贷是欧阳辩提出的,那时候我才真正记住了欧阳辩,说起来也是有意思,之前水调歌头和青玉案,只是让我耳闻欧阳卿家出了一个神童,但真正让我记住的还是因为国库增盈,朕其实就是个俗人啊。”

        曹皇后笑道:“官家的俗俗得好啊,官家的俗是为了天下。”

        赵祯轻轻拍了拍曹皇后的手感慨道:“我不得不俗,如今这大宋,表面看起来风光,但内里……唉。”

        曹皇后安慰道:“会好起来的,现在不是正在变好么?”

        赵祯有些振奋起来:“对,根据包卿家所说,明年的经济……嗯,所谓经济就是理财,或者理解成岁入也行,明年的岁入会迎来一波大的增长,包卿家说,根据国富论的理论,西湖城的二期建设和农业银行,已经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会成为明年经济增长的马车头,明年至少会增加八百万的税收。”

        曹皇后喜道:“有了这八百万贯的税收,明年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赵祯欣慰地点头:“嗯,欧阳辩此人诗词歌赋出色,经义也不差,从他能够在开封府试拿到十几名的就可以看出,当真是个奇才。

        这半年包卿家不知道和我提了多少次,欧阳辩此子是个经济奇才,一定要将他拉进三司,包卿家言之凿凿——有了欧阳辩,可保大宋国库充盈!”

        曹皇后有些可惜:“可是他还不到十一岁呢,等他进入三司,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赵祯笑得有些神秘:“不会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