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宴会!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宴会!

        资善堂所用宅子是贵人的别院,装潢占地都算是颇为宽广,尤其是大厅,更是专门用来宴客的,端得富丽堂皇。

        四根大柱撑起来一片辽阔的空间,四根大柱稍靠后一点有四尊大白云铜的炉子。

        这是原来没有的,想来是因为官家的到来临时添置的,炉子旁边还各自站了一个太监看顾炉子里的炭火。

        寸长的银炭在炉子里静静的燃烧,那火红里透着青,没有一丝烟,让偌大的大厅显得温暖如春。

        披着大衣的欧阳辩站了一小会就觉得浑身细汗沁出,赶紧脱下大衣,离火炉远些,这才算是清凉了下来,闲来无事,看着外面的飘扬的大雪和室内的暖热,颇有一些幸福感。

        时间推移,时不时有人卷动风雪而来,带进来股股冷风,这才让人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这还是冬天呢。

        欧阳辩就跟在赵仲针的身边,进来的人大多是赵仲针的伯叔,他们看到赵仲针,只是善意一笑,并没有过多的搭话。

        想来一是赵仲针年纪还小,二来他的父亲赵忠实的地位总是上上下下,这些叔伯也另有心思。

        赵仲针对此看起来也是习以为常了。

        赵仲针一家在赵家人中的地位颇为古怪,时而尊贵,时而落魄,起起落落之间,让赵家人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们了。

        至于旁边的欧阳辩,他们反倒颇为热情的点头,恐怕是已经认出来欧阳辩是何许人了。

        说实话,欧阳辩比起赵仲针反而要更加炙手可热一些。

        当然什么诗词歌赋之类的,对这些龙子龙孙们来说用处不大,并不是每个人都爱好文学的,大多数人喜欢的是更加实际的东西,比如钱财。

        如今汴京城里最大的财神爷是谁,不是赵祯也不是包拯,而是这个西湖城最大的股东——欧阳辩!

        据有心人计算,欧阳辩的身家已经超过一千万贯,这是一笔令人恐惧的巨大财富。

        大宋朝一年才有多少岁入,欧阳辩的身家已经占了朝廷三分之一的岁入了,这是何其可恐怖的事情。

        但这里的龙子龙孙们没有谁敢起坏心眼。

        不说欧阳修已经步入朝廷高级官员的行列,就看欧阳修的交游,就知道欧阳家不好惹。

        如今在相位上的富弼文彦博,都和欧阳修是庆历旧臣,知制诰吴奎、三司使包拯等等,朝内高官与欧阳修大多都关系不错,这样一个人,谁会去惹?

        关键是,西湖城公司里的势力已经错综复杂,几乎汴京数得上的中高级官员大多都明里暗里都是西湖城的公司的股东,甚至有传言官家在里面也有股份。

        今年西湖城公司旗下的农业银行在青苗贷中一枝独秀,占据了大约放贷的七成,振兴了整个朝廷的经济的事情,这些龙子龙孙没有不知道的。

        对于这样的超级大富豪,他们不敢不敬。

        当然,如果欧阳辩仅仅只是个商人,那么在场的人只会将他当成砧板上的鱼肉,但欧阳辩本身就是食利阶层的一员,还是处于食物链上层的,这就让他们不敢轻视了。

        还有欧阳辩在开封府试中取得靠前的名次,不管是因为他自身的实力,还是后面有些助力,这都证明了欧阳辩一定会踏入官场。

        以欧阳辩的能力、声名以及后台,一旦踏入政坛,一定会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当然,这得看欧阳辩能不能在明年的春闱中中试,如果能够中试,那么前途不可限量,以神童身份进入政坛的,上一个还是去年去世的晏殊,晏殊一生尊荣,何止是人生大赢家。

        这是一根未来的大粗腿,但现场先来的龙子龙孙没有谁敢过来套近乎的,皇子勾结外臣可是大罪。

        宋代皇帝对皇子出阁相当重视。

        皇子出阁后要出就外第、开府置属以及出班外廷。

        也就是说,在出阁后皇子名义上有参与政事的权利,实际上皇子是不允许参与政事。

        虽然有一些皇子仍会有意无意的通过各种方式参政,但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勾连外臣。

        所以皇子们只是和欧阳辩友善地笑笑,就各自找关系好的人聊天,一边等相公们和官家的到来。

        等了没有多久,官家和相公们也裹着风雪而来。

        资善堂的宴会其实类似于一个家庭聚会,聚集了皇家的子弟,以及将管家们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起吃个饭,然后考察一下以后的接班人们。

        所以今晚的聚会并没有过于严肃,赵祯携带着曹皇后,身着不太严肃的常服,脸上也是言笑晏晏,与身边的文彦博富弼他们谈笑风生。

        然后对着皇子们做了一下讲话,鼓励一下来年继续努力,就宣布宴会开始。

        欧阳辩躲在人群中,只想好好地尝一尝皇家的吃食,不过想来这些吃食也不会太好吃,一点热气都没有的菜,出锅的时候再怎么好吃,现在也只是冷菜而已。

        好日子过多了的欧阳辩只动了一下筷子,就将筷子放下了,看了看其他的人,也都是脸上带着微笑,作势吃东西,但实际上并不怎么将菜夹进口中。

        这帮人都是锦衣玉食的皇子,自然更不会将这些放在眼里。

        有官家在,皇子们都是安静如同鹌鹑,只有前排的赵祯和宰相们才会偶尔聊一聊,欧阳辩很自觉地沉默,这里他年纪最小,又是一个白身,如何也轮不到他来说话,保持沉默是最恰当的方式。

        只是总有人不允许他安静。

        欧阳辩看到文彦博和赵祯低声说了什么,赵祯和旁边的太监说了一下,太监往下走来,顿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有不少的皇子笑容顿时有些僵硬起来,因为他们看到太监似乎往赵仲针走去,虽然不是直接找赵忠实,但赵忠实是赵仲针的父亲,找赵仲针和找赵忠实也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赵祯无子,理论上来说,宗师中的皇子都是有机会当上皇帝的,赵忠实是唯一过继给赵祯的皇子,但这个身份也不能保证他一定就能够当上皇帝,其他的皇子依然还有很大的机会。

        所以当他们看到太监走向赵仲针的方向,顿时内心不太平静起来。

        欧阳辩就坐在赵仲针的身边,他回头一看,发现赵仲针脸色已经有些微红,身体在微微颤抖,这是激动的。

        欧阳辩心中暗暗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