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资善堂!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资善堂!

        《续资治通鉴》记载:嘉佑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有彗出紫微垣,历七星,其色白,长丈余。

        当夜,欧阳辩起夜,恰好抬头瞬间,看到彗星划空而过,整个夜空独剩彗星照亮长空。

        场景美妙而震撼,当欧阳辩知道朝堂又该多事。

        果然第二日群臣上书。

        范镇言:「臣近以都城大水【二七】及彗星谪见,为变非常,故乞速定大计,以答天谴。

        阖门待罪,祈以死请。臣人微言轻,固不足以动圣听,然所陈者,乃天之戒。

        陛下纵不用臣之言,可不畏天之戒乎!彗星尚在,朝廷不知警惧,彗星既灭,则不复有所告戒。

        後虽欲言,亦无以为辞,此臣所以恐惧而必以死请也。

        今除臣侍御史知杂事,则臣之言责益重於前,所有告敕,未敢祗受。」

        司马光上书言:【窃以为国家者,政有小大,事有缓急,知所前後,则功无不成。……以臣之愚,当今甚大而急者,在於根本未建,众心危疑,释此不忧,而顾彼三者,是舍其肺腑而救四支也,不亦失乎?】

        又有殿中侍御史赵拚言:「此阴盛阳微之戒也。商、周之盛,并建同姓,两汉皇子,多封大国,有唐宗室,出为刺史,国朝二宗,相继尹京,是故本支盛强,有磐石之安,则奸雄不敢内窥,而天下有所系望矣。愿择宗子之贤者,使得问安侍膳於宫中,以消奸萌,或尹京典郡,为夹辅之势。」

        又言:「天象谪见,妖人讹言,权臣有虚声,为兵众所附,中外为之恟恟。此机会之际,间不容发,盖以未立皇子,社稷有此大忧。惟陛下早为之计,则人心不摇,国本固矣。」

        群臣皆上书,所指只有一事,都是告诫仁宗:

        ——陛下啊,您看,五月时候的大水,现在的彗星,上天都在告诉我们,您该立皇子了,您要是不立皇子,上天该震怒,天下该不安了!

        于是十二月二十一日,朝廷起用赵宗实担任秦州防御史、知宗正寺。

        消息一出,天下咸安。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意味着仁宗已经向群臣妥协了,有意将赵宗实立为皇子,虽然还没有正式承认,但担任秦州防御史、知宗正寺已经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了,所以群臣暂时按捺了下来。

        欧阳辩对于这些并不算特别关心,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早一天晚一天都会如此。

        除非赵祯自己可以生出一个健康的皇子出来,但可能是赵祯自己的身体原因,生出来的皇子也好,公主也好,鲜有能够活到成年的。

        欧阳辩以为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但却有一封手谕传来,让欧阳辩入资善堂读书。

        欧阳辩有些蒙。

        资善堂是大宋设立为皇子读书所在,这原本没有什么问题,原本就是陪太子读书嘛。

        但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资善堂若是在官家有自己儿子的时候,资善堂就是一个纯粹的陪太子读书的所在,但在某些特殊时期,比如真宗时期的资善堂,因为真宗很长时间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资善堂里读书的是宗亲的孩子,到了真宗生出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才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读书所在。

        现如今也是如此,资善堂里读书可不是仁宗自己的孩子,而是以赵宗实的的孩子赵仲针为主的宗亲子弟。

        赵宗实作为仁宗的替补选手,赵仲针就是替补儿子,仁宗现在还不算年纪大,还有可能生出自己的儿子,所以赵宗实还只能是替补,就像他的父亲赵允让一样,如果仁宗像真宗一般生出自己的孩子,那么他就只能当千斤顶了。

        而在资善堂陪赵仲针读书的人,很可能就会被当成同党,前途几乎是尽毁的。

        不过这个欧阳辩倒是不用操心,因为赵仲针就是以后的宋神宗,倒是不必担忧以后前途的问题,关键是,一旦踏入资善堂,他就踏入了漩涡之中!

        资善堂不仅仅是资善堂,它实际上类似于东宫,储君所在,历来是漩涡之地,无论欧阳辩怎么想,一旦进去了,他就是东宫的人了。

        这事情是好还是不好,还真的很难说。

        不过……如果从以后的变法来说,正主就是赵仲针,他现在只有十一岁,只比自己大一岁,这个时候还正是思维成型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能够给他一些影响,那么以后……

        干了!

        靠近皇权,风险极大,但收益也大。

        欧阳辩暗自叹息一声,以后可得谨小慎微了。

        和处于政治漩涡之中的皇子接触,他就得小心他的表述与思想,若是展现出过于激进的思想,被人抨击带领皇子走歪门邪路,到时候被人拉出去砍了也有可能。

        不过欧阳辩却是在揣测,猜测是谁将他推进资善堂之中的,想了一会,大约能够锁定几个人了。

        应该是文彦博、韩琦、包拯几个人了。

        韩琦是坚定的支持赵宗实的,文彦博、包拯也是站在统一阵线的,父亲欧阳修虽然支持仁宗早立皇子,但并没有明显的倾向赵忠实,即便他认为赵忠实还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人。

        韩琦或许是为了拉拢欧阳修,所以将自己投进资善堂,这样子,欧阳修为了儿子的前程,就不得不支持赵忠实了。

        包拯倒不至于有这个想法,很可能只是认为自己能够在少年时候与未来的储君接触,这对自己未来的前程有好处罢了,这是出于好心。

        想清楚了这些,欧阳辩倒是有些放心下来。

        至少在短期内,这个事情还是一件大好事。

        在接下来很长时间内,韩琦、富弼都是宰相,自己站在赵忠实这边,就是站在韩琦这一条线上,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这是一件大好事。

        如果自己能够在这段时间内与以后的宋神宗结成好朋友,那么以后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倒是可以作为润滑油……嗯,这个说法似乎不太好,但大家懂得是怎么回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