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国库空虚!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国库空虚!

        文彦博点头:“此子真大才也!”

        包拯点头同意:“尤其是在运营上,此子才华果真卓绝于世!”

        文彦博心中一动,脸上露出笑容:“希仁兄,你这开封知府之职,也坐了不久了,也该干点新鲜的了。”

        包拯愣了一下:“干什么?”

        文彦博一笑:“三司使如何?”

        包拯苦笑:“你这恐怕不是看上我,而是看上欧阳辩吧?”

        文彦博哈哈一笑:“此子与你有缘,你若是找他帮忙,他肯定会出手的。”

        包拯想了想:“你干脆让永叔干好了,他父亲的事情,一定会更加尽心尽力。”

        文彦博摇摇头:“你终究是在三司使干过的,里面的事情你都是门清,永叔毕竟没有干过,怕是不好处理。”

        包拯正色道:“宽夫,现在财政的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文彦博的眉头马上就垮了下去,叹息道:“难啊,国库都要可以跑老鼠了!”

        包拯惊道:“怎么可能,我在三司时,岁入近三千万贯,虽然没有年年结余,但终究是可以应急的,怎么现在国库竟然空虚如此?”

        文彦博摇头叹息:“这几年年年灾荒,西边又在打仗,仗是打赢了,但国库也为之一空了。

        现在又遇上这种百年不遇的水灾,前前后后的赈灾将空虚的国库清洗一空,接下来的些年,恐怕都要勒紧裤腰带咯!”

        包拯苦笑:“可不是嘛,每次饥荒,就要收诸多饥民入军,如此下来,大多收入都养活官员和军队了,哪里还有其他的余钱。”

        包拯对这个情况也是所知甚深。

        其实大部分的高级官员对此情况都是清楚的。

        太祖时期全国军队还只有40万不到,到宋仁宗庆历年间已暴涨到125万左右,现在也有一百多万的军队。

        不仅军队如此,官员更是消耗了大多数的岁入。

        真宗咸平四年,就已经有人建议要一次性裁减天下官吏19.5万余人,可想而知官吏的数量。

        而且这种情况不仅是中央如此,从地方到中央,都是越演越烈,就包拯所知,大部分州县的收入和支出都已经严重不对等。

        比如他所知道的一个县,一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多缗,支出却达到三万四千多缗。

        有一个州,供养官兵一个月需要粮米七千多石,一年就要八万五千多石,地方上去掉需要上供的数目之后,只剩所需求一半的数目。

        州县连自身都顾不上了,可以说,大部分的州县实际上已经是处于破产的状况了。

        文彦博正色道:“希仁兄,你是同年中年长的一个,如今国库空虚,你可敢担任起这个责任来?”

        包拯苦笑道:“好了好了,宽夫,激将法不用在我这里用,说实话,我也没有太多的把握,我虽然懂些经济,但对目前的情况一样没有太多的办法,不如你让我想想?”

        文彦博点点头:“这个重担希仁兄若是扛不起来,我怕再也无人能扛了。”

        文彦博走后,包拯想了良久,终究是叹了口气。

        ……

        第二日,包拯早早起来,乘着当年欧阳辩赠送的马车,踩踏着污水往城外而去。

        在路上的时候看到城外的难民成群结队的走向西湖城,包拯有些诧异,让车夫下去询问。

        车夫下去了一会回来禀告:“大人,我打听了几个灾民,说是西湖城那边在招工,不仅管吃,还有地方可以住。”

        包拯神色一振,断然道:“跟着人群走。”

        车夫领命。

        马车跟在人群后面。

        包拯从车里往外看,人群并没有往商业中心去,而是被路旁的人引导着走向另一边。

        那边包拯去看过,就是一片荒地,是当时一起填了起来但还没有建筑的空地。

        包拯下车跟在了后面,发现空地的已经建起了一排一排的临时棚屋,棚屋之间隔着距离。

        包拯下去想要仔细地观察,却被一个年青人拦住。

        那人看模样应该也是一个难民,拦住了包拯道:“这位大人莫要乱闯。”

        车夫见包拯被拦住,赶紧喝道:“你干什么,不知道面前的是谁么?”

        包拯赶紧止住车夫,脸上露出笑容,和蔼道:“这位小兄弟,我看你好像是从别处来避荒的,你现在这里做什么?”

        年轻人面上有得色:“我是这处安居营的营长,负责管理这里的治安,现在里面的青壮男子都去干活了,里面的都是一些妇孺,我得管理好,以免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骚扰。”

        包拯笑道:“这样啊,我是城里的官员,我过来考察一下情况,我想进去看看,你看可以吗?”

        年轻人看着包拯,虽然身着便服,但有随从相随,身形法度深严,一脸的正色,看起来不像是个歹人,点点头道:“可以,我带你进去,但我得跟着你,还有,你还得消毒。”

        包拯有些疑惑:“消毒?何为消毒?”

        年轻人挠了挠脑袋:“我也不知道,那位小董事长说是水灾过后有疫病,必须得经常消毒。

        呐,我们在那里洗手就好了,如果是其他的灾民来,就得在那边的浴室里仔细清洗干净才能够进去。

        大人是城里的,应该不用,就去洗手就好了。”

        包拯笑道:“好好,那咱们就去。”

        包拯在年轻人的引领下,去洗了洗手,水里面似乎有些酸,应该是放了一些草药和醋,不由得点点头,这是用了心的。

        进入棚户区,包拯仔细地观察。

        棚屋之间大约是十步的距离,中间挖了排水沟,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应该是石灰。

        棚屋里面果然都是一些妇孺,小孩子们还有些面有菜色,但都十分活泼,已经有小朋友在空地上开始玩耍了。

        妇女们大多在扎堆,包拯不方便过去,远远地看了一下,似乎在纺织。

        “她们这是在干什么?”包拯问道。

        年轻人道:“她们啊,在织布啊,西湖城让青壮年男人去挖土排水,婆娘们则是给分发了棉布等等各类东西。

        会织布的织布,会纳鞋底的纳鞋底,都是可以卖的,她们每天可以挣好几十文钱呢。”

        年轻人看起来有些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