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改革从来不易!

第一百二十三章 改革从来不易!

        送走几位过来考察的大佬后,欧阳辨对自己的表现进行反思。

        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

        除了吴奎之外,其他的包拯,文彦博和富弼,在此之前他都是见过的,但都是以晚辈的身份去拜访,这次却是站在平等交流的角度进行的第一次接触。

        效果很不错。

        从几位大佬的神情看,他们对自己都颇为赏识。

        随着来到这个时代的时间越久,欧阳辨对这个时代的融入越深,他就越不愿意让给你此时的繁华毁于一旦。

        这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的朋友,有他希望保留住的美好。

        所以他希望对大宋朝贡献出自己的一些力量。

        这一次的水灾,灾民的现状是多么的凄惨他是看到的。

        他经常跑去灾民聚集的地方,远远的看着饿得浮肿的难民,尤其是小孩子面黄肌瘦的凄惨场面,让他有些不忍卒视。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对此难免有恻隐之心。

        他所说的理由,其实大多是对股东所说的。

        让股东支持他的决定,不是说几句慈悲为怀的话就可以的,资本从来都是唯利是图的。

        他要让西湖城加入赈灾,就必须给股东们找出理由。

        好在他超前的理念和知识让他足以找出很多的理由。

        比如说招募灾民建设西湖城,比如说用略高的薪资让灾民成为消费者,让西湖城新的商业中心,这些是股东们愿意看到的,所以也就能够执行下去了。

        反思了一会之后,欧阳辨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原本只是想当一个富家翁,想要当一个无所事事的二代,但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道路了。

        圣母心要不得啊。

        欧阳辨叹息道。

        不过,这或许是一种更加有趣的生活?

        欧阳辨笑了起来。

        他回头看向巍峨的西湖城,微微笑了起来。

        大宋,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了。

        如今的大宋已经到了积贫积弱,沉疴入骨的时候了,再不变,就要病入膏肓了。

        王安石的变法,固然是找到了大宋患病的原因,但却没有找到合适的药方,或者说,开出的药方固然有效,但药的力量不足。

        改革里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后世欧阳辨看史书的时候,有人说,中国人屈从于暴力,但拙于制度创新。

        这句话是有些道理的。

        中国历史上影响比较大的改革有十几次,大的改朝换代也有十几次。

        十几次改革大都失败了,而十几次改朝换代都获得了成功。

        当然,在历史上,改朝换代的努力远不止这十几次,但毕竟有这么十几次大成功。

        改革当然也不止这十几次,可是却大都失败。

        也就是说,你要创新制度不行,推翻却可以。

        接受推翻而不接受改革,这个道理在什么地方呢?

        从某种角度来看,改革是利益调整,会触犯一些既得利益,这是各国都遇到的问题,不足为怪。

        所以,改革到底需要什么?

        欧阳辨对此苦思了许久,得出了两个结论。

        搞改革必须有两点,一是要有足够的权威,我搞改革侵害了你的利益,你也没有办法反抗我;

        二是如果权威不够,就得有足够的补偿,我剥夺了你的一部分利益,给你补偿。

        当这两点都没有的时候,就麻烦了。

        皇权时代的改革,改革者要面对两大反对势力,一是既得利益者,二是皇权本身。

        没错,支持变革的皇权本身也是反对势力。

        不信你看看宋朝的变法。

        范仲淹的变法和王安石的变法,一开始皇帝是支持的,但皇帝一旦产生犹豫,他们转身一变就会成为改革的反对者了。

        相对于两大势力来说,改革者从来都是弱势者。

        欧阳辨是个胆小的人,他刚刚到宋朝,即便是身为欧阳修的儿子,但他依然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然而了解越深,接触的人越多,他就知道有些事情他不干也得干,只要他在乎,他就得去干。

        可怜的小石榴,执拗的王安石,冷面的包拯,嘴炮欧阳修,几个拥有怪癖的哥哥,不务正业的母亲,可爱的小王堇……

        既然要变革,皇权本身就不是可以太过于依赖的。

        欧阳辨不想犯其他变革者所犯的错误。

        他既然有要改变的意愿,就要将主导的力量握在自己的手里。

        想要改革,就要面对三大力量。

        政治力量,社会力量和资本力量。

        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他暂时掌控不了,但资本的力量他却是可以营造出来的。

        西湖城,就是他掌控资本力量的根本。

        他要以西湖城为根本,将汴京城的资本力量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届时进可攻退可守,他可以回旋的余地就会大很多。

        在宋代,资本的力量其实不仅仅是资本的力量,里面还参杂了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这是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的链接点,掌控了资本的力量,就可以左右逢源,做到很多平时做不到的事情。

        当然,想要改革,需要的东西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更多,但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不是吗?

        好在他还有很多的时间。

        ——

        文彦博几人在进入城内分了手。

        文彦博的车子走了没有多远,就掉头去了开封府衙。

        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但他知道包拯一定还会在府衙的。

        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同年,责任心极强,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他不会离开他的岗位的。

        难民虽然还没有进入汴京城,但城外的情况不容乐观。

        虽然现在还有粮食,但灾民从来都是不可控的因素,一旦有人恶意煽动,就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果然他来到府衙,包拯还在处理公务。

        “希仁兄,你都好些天没有回去了,小心嫂子责骂你,就算嫂子理解,你也得注意身体啊。”文彦博笑道。

        包拯摇摇头:“哪里敢休息,不说城外的灾民,城内的灾民也不少,大水进城,有不少房子倒塌,压死不少的人,有些低洼处更是凄惨,更是有不少的不良人趁机偷鸡摸狗的,我得盯着才行。”

        文彦博闻言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叹息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