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是个混官场的好料子!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是个混官场的好料子!

        文彦博奇道:“小和尚我是知道的,但他好像只有十几岁吧,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产业,难道是永叔的?”

        包拯摇摇头:“十岁,产业是他自己的,这个我很清楚,因为从他一点一滴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

        文彦博沉吟了一下道:“要不,我们叫他过来,问问情况?”

        富弼笑道:“咱们干脆去西湖城看看情况。”

        文彦博一拍手:“好,那就走。”

        几人都是雷厉风行的性格,说走就走,几辆马车结伴而行,因为水患的原因,仪式什么的就都节省了,轻车简行往西湖城去了。

        去西湖城就走御道即可,南熏门是正门,哪里聚集了很多灾民,马车直接走陈州门,从陈州门直接上路。

        几人从车内往外看,路边是高大的树木,看起来不是一天两天栽种起来的,应该是从别处移植过来的。

        远远就看到了西湖城,西湖城高出水面,就像是一座海上的孤岛一般,岛上绿树成荫,建筑物掩映在树荫之下。

        马车进入城内,人流顿时多了起来。

        人流虽多,但马车和人行道是分开了,倒也不会互相干扰,不像汴京城内车马人混行,以至于总是容易塞车。

        几人啧啧称奇。

        路旁的店铺生意非常好,这和汴京城内的店铺形成鲜明的对比,汴京城内因为被水淹没,店铺基本没法做生意了,这里却是人流如织。

        从主干道进入,几人又让马车绕了一圈,这才相信一百万贯的投入是真的。

        欧阳辩是姜汝成来告诉他,才知道文彦博富弼等人来了西湖城,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门口了。

        欧阳修去了史馆,欧阳辩干脆将他们引入自己住的院子里。

        包拯是老熟人了,富弼和文彦博也是见过的,之前欧阳修出使的时候,欧阳辩陪着欧阳发一一去拜访过。

        “文世伯、富世伯、包世伯、吴世伯,家父不在家中,就由小侄来招待诸位了。”

        欧阳辩大大方方的笑道。

        吴奎颇为惊讶,欧阳辩他是听说过的,但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一见还当真是令他有些吃惊。

        比想象中看起来要大一些,衣着打扮都不像是个十岁的孩童,看起来像是十三四岁的模样了。

        言行举止落落大方,面对自己几个大人,却依然显得挥洒自然。

        包拯到了这里似乎话也变得多了起来:“长文兄,不必这么惊讶,也不要把小和尚当成小孩子,我历来把他当成朋友对待的。”

        欧阳辩赶紧道:“包世伯折煞小子了。”

        这下子不仅吴奎感觉到惊诧,连富弼文彦博都以探询的目光看向包拯。

        包拯微笑道:“这个小子诗词写得好你们应该是知道的,但其他的你们可就未必知道了。”

        富弼倒是笑道:“那可未必,你还真以为富国论就你读过啊,我也是有信息来源的。”

        文彦博和吴奎都笑了起来,富国论他们自然是看过的,包拯和他们都是天圣五年的同年,他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拿到了包拯给他们送过去的手抄本,早就拜读过了。

        包拯脸上的微笑还是没停,这让其他几个人都暗自纳罕,都说包拯的笑是‘黄河清’,今日到了这里,怎么就一直笑个没停,难道是因为这个小子?

        “我权开封知府以来,这小子给了我不少的建议。”包拯说道。

        文彦博脸色一滞。

        他和包拯是同年,关系一贯来也相当不错,他是知道包拯的性格的,刚直如同悬崖峭壁一般,政治智慧是有的,但行事稍显生硬了些。

        权开封知府一来,包拯的执政看似生硬,但仔细一看,里面却多了一些包容,这让包拯少了许多弹劾和敌视,难道就是因为这小子。

        包拯对文彦博探询的目光点点头以示肯定,文彦博的内心顿时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劝告包拯多一点包容这个事情上,他和吴奎不知道劝了多少次,但效果寥寥,虽然包拯在他们的帮助下,从政十几年以来,一路高升。

        包拯本身能力是出色,但所受弹劾可也不少,依然还是能够稳中求进,其实还是他们几个同年共同出力的原因而已。

        他们一众同年做了十几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竟然让一个小孩子给做到了?

        文彦博顿时重视起来。

        对于他这种官场常青树的眼中看来。

        会做诗词是挺了不起的,但只是一块敲门砖,想在官场混得好,光是诗词不行。

        会写书也挺了不起的,但于官场也助益不大,但擅长交朋友这才是官场长青的秘诀。

        可以这么说,官场达人必然是交友达人。

        别的人不说,就说欧阳辩的父亲欧阳修,当然啦,欧阳修文章诗词都是顶尖的,文坛盟主的身份让他如鱼得水,但真正的核心其实是他好交朋友的本质。

        欧阳修这个家伙喜欢提携后进,见到有才华的后进都会出手提携,这样受他推荐的人能不感恩戴德么?

        即便是没有推荐做官,欧阳修也是会尽可能在写文章诗词这些给后进指点,同样会受到他们的尊敬。

        还有与当朝大佬的关系也处得不错,像自己与富弼,这个欧阳修的关系处得都不错,当年的范文正公也是极为欣赏欧阳修的,至于欧阳修与恩师晏殊的关系……嗯,欧阳修此人还是有棱角的。

        不过总体来说,欧阳修此人性格很四海,到处都有朋友,敌人当然也有,但实际上并不多,这就是他为什么能够屡次被贬谪,却还是能够回到中枢的原因。

        这个欧阳辩,果然不愧是欧阳修的儿子啊,看起来不仅是青出于蓝,而且是胜于蓝啊。

        包拯这块茅坑里的臭硬石头,自己努力了十几年,这家伙还是这般,但来汴京没多久,却让欧阳辩这个小子给生生掰弯了。

        文彦博暗自盘算了一下,这个小子擅长诗词、经世济用能力出众、长袖善舞,这活脱脱的就是个混官场的好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