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我服了!

第一百零九章 我服了!

        欧阳辨所谓的派人查探以及找人问过的事情自然是没有的,虽然他也有这样的资源,无非就是让欧阳修去问问而已。

        不过并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这场水灾相当有名,就像他所说,这场水灾继续席卷了大半个中国,造成灾民无数,在整个宋朝历史上也是有名的灾难之一。

        范老板皱起了眉头:“董事长的意思是要将西湖城的项目停下来吗?”

        玉仙楼老板着急道:“不能停!”

        “对啊,对啊,不能停!”

        “是啊是啊,停一天我们要损失多少钱啊!”

        ……

        股东们纷纷出声。

        也怪不得他们,西湖城的股份现在虽然在大幅度的升值,但是谁也不愿意出手,这么好的势头怎么可以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就会影响股价的上升,这对他们来说太亏了。

        欧阳辨点点头,伸手压了一压,笑道:“诸位请放心,我不是这个意思,水灾是国家的灾难,但咱们身为国民,也要为国家分忧,尤其是汴京城这边百姓,咱们得多为他们考虑一下。”

        范老板更迷糊了,问道:“虽然不知道这场水灾存不存在,影响的范围有多大,但根据我的经验,即便有水灾,也就是挺一挺就过去的事情,谈何为国家分忧呢?”

        欧阳辨呵呵一笑:“大家伙想一想,当整个汴京城被泡在水里的时候,而我们的西湖城却干干燥燥的在那里,上面有诸多客店可以居住,有各种店铺可以逛,还有很多的娱乐节目,酒店饭馆随处可见……”

        玉仙楼的老板腾的站了起来,神色激动:“董事长高明!”

        范老板和其余的股东纷纷看向玉仙楼的老板,不知道这个老朽为什么这么激动。

        玉仙楼老板抖动着灰白色长须,用力地拍着大腿:“你们啊,真是糊涂啊,董事长的深谋远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们还不懂!”

        一副我最懂的模样,看向欧阳辨的时候还带着一脸的得意。

        范老板急道:“你这老头,还买什么关子啊,赶紧给说说啊!”

        老头得意地抚须,范老板等人看向欧阳辨,欧阳辨笑了笑道:“李董事,还是您来说说吧。”

        李老头嘿嘿一笑:“既然董事长信任,那我就大胆猜测一下?”

        范宇气道:“你这老头还端上了,赶紧说赶紧说!”

        李老头也不敢惹了众怒,赶紧清清嗓子。

        “我斗胆猜测一下,董事长的意思是,我们完全可以借助这场水灾,提前向汴京城的百姓揭开西湖城的真面目!”

        众人看向欧阳辨,欧阳辨面带微笑点点头。

        李老头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咱们不是在担心西湖城开业的时候是否会受到欢迎吗,借助这个机会,我们完全可以给汴京城的百姓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当汴京城被水淹没的时候,虽然不至于淹死人,但一家老少都只能被困在污水横流的家里,生活不便不说,还会滋生各种疫病。

        现在这些富人却有一个新的去处,那就是西湖城,来了西湖城,不必担心被水淹,这里还可以正常的生活,不仅可以正常的生活,这里还能提供丰富多彩的生活条件。

        西湖城里干干燥燥,这里的店铺可以提供一切生活所需,吃饱喝足穿暖之后,还能够有各种活动。

        稚童喜欢的庙会,女眷们喜欢的胭脂水粉,大人们喜欢的酒楼青楼,这些应有尽有。

        还有之前董事长提过的花魁百花榜,完全可以办起来嘛,用娱乐活动消弭百姓们家园被淹的焦虑,这可是造福苍生的壮举啊!”

        听到这里,即便是再笨的人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了,这些人可不笨,笨的人不可能有这丰厚的身家——继承的也不行。

        谁家没有几个聪明的孩子,在汴京城这样的地方,没有一定的能力是守不住家产的。

        李老板已经将事情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这下子大家都明白了。

        其实大体的意思是,借助这次水灾,利用西湖城抬高了地基不被水淹的这个优势,大力的承接汴京城的有钱人,他们可以在西湖城这里居住消费。

        大水不会那么快就退去的,这帮汴京城里最有消费能力的人接受了这里,就意味着西湖城已经完全推广开来了。

        至于滞留的时间里,这些富人们消费的钱财,反而是无所谓的,因为西湖城最迫切的问题是要吸引客户,暂时的盈利与否并不重要。

        人气才是西湖城这种大型商业综合体的根本!

        范宇是彻底服了。

        “欧阳辩的谋略的确是过人啊,之前我还不太服气呢,认为他不过是凭借运气得到一块地,然后提出一个好想法而已,这里面有很多的运气成分,但今日我真的是服了。

        就说水灾这样的事情,我所能看到的只有危险,而他看到的却是机会,我真是远远不如。”

        范宇低声对旁边的掌柜说道。

        作为范家几代的家生子,掌柜从小和范宇一起长大,和范宇就像是兄弟一般,所以并不忌讳地说道:“我一早就和你说过这,这个欧阳和尚就不是池中之物,你别看西湖城这个项目,就说其他的冰室,东西烧和澄园,现在哪一个不是已经成长为汴京餐饮业的翘楚。

        澄园不用多说,如今的澄园已经是汴京城最顶级的宴饮场所,王公大臣们想要举办大一点的宴会,哪一个不是第一个就想到澄园的。

        而我最先关注的其实是冰室和东西烧这两个店铺,它们用的这种经营模式简直是霸道。

        它们装潢和规章制度都是可以复制的,虽然店铺不大,但是重要的是量大啊。

        几十家店铺加起来,比咱们樊楼的盈利还要高得多,而所用的人员和成本却大大的降低,创造出这种模式的人简直就是个天才!”

        掌柜说起来敬佩有加。

        “有一次我特意和冰室的原有的大掌柜徐福问起过,才知道这种模式叫连锁店模式,而这个模式的提出者就是这个欧阳辨!”

        范宇诚恳地点点头:“你说的是,是我小看天下英雄了。”

        两人低声交流,而现场却是已经熙熙攘攘起来了。

        李老头猜测的这些如果是真的,那么西湖城的成功就不是大概率,而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所有的人都决定紧紧捂住了口袋,绝对不把手上的股份卖出去,甚至有的人决定要收购其他人的股份,甚至不惜高溢价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