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大宋第一杠精!

第一百零七章 大宋第一杠精!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了。

        欧阳修舒了口气,但立即自责起来。

        幺儿才刚刚十岁啊,就得扛起整个家庭。

        这些事情原本是应该自己来做的。

        社交往来、赡养家庭,原本是自己这个家长的责任,现在却得自己这个才刚刚十岁的幺儿没日没夜的工作。

        欧阳辩看到欧阳修露出的神情,便知道父亲的想法了,他轻声安慰。

        “父亲不必感觉到愧疚,这个家也是我的家,父亲为了家庭遮风挡雨,做儿子的也要给父亲分担,这原本就是做儿子的分内之事,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欧阳修欲言又止,一会才道:“要不……你还是专心读书好了,生意上的事情,还是停一停吧。”

        欧阳辩却是摇了摇头,怎么可以停,这么好的生意,就是极好的现金奶牛。

        欧阳家这么多口人,等以后欧阳发几个要结婚了,哦,也没有多久了,欧阳发十六岁了,宋人结婚早,估计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了,到时候要花的钱可不少。

        扣扣嗖嗖的日子他上辈子就过够了,现在身为穿越者,还过得扣扣搜搜,那就太憋屈了。

        “父亲放心,忙的时间已经过了,我这段时间若不是各项事情凑在了一起,是不必这么累的。

        而且现在嘉园集团已经初步进入正轨,有陆采薇和于谋几个人帮我管着,接下来我只需要偶尔盯一下就可以了,我也可以专心的读书了。”

        欧阳修有些诧异道:“这个嘉园集团是什么意思?”

        欧阳辩笑道:“原本冰室、东西烧、澄园和西湖城,东一摊西一摊的,虽然也有人管着,但最终还是得我来掌管,我需要耗费的精力有些大。

        而且规模越来越大,我别说只能在晚上抽出时间处理事务,即便是整天都扑在上面都很吃力,更别说我还得读书以及照顾家庭。

        所以我成立了一个集团公司,这个集团公司就是专门用来统管几个产业的。

        将于谋、陆采薇、徐福等人往上提,然后将下面的人提拔上来。

        这样我只需要掌控大方向就可以了,这可以将我从繁重的事务里面脱身出来。”

        欧阳修点点头满意道:“你的做法是对的,事必躬亲反无大为,钱财虽然也重要,但说到底,读书才是最重要的,正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嘛,这一点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看得清楚。”

        欧阳辩笑了起来,点点头应是。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这句话在这个时代属于政治正确,无论是在谁的面前说都可以,后世的读书无用论来到这里才真正属于政治不正确。

        你没听说真宗为了让大家伙读书,都自己撸起袖子来作诗。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您听听,无论是保温饱的粮食、成富贵的金钱、续姻缘的红粉佳人、显身份的车马随从,只要您来读书了,统统都有!

        这么好的条件,您确定还不来读书么?

        这个时代还真的是只要你读书有成,还真就是所求都有所得。

        当然啦,这么好的条件,竞争激烈一点也可以理解嘛。

        这么好的事情,权贵使点手段也很正常嘛。

        这不,仁宗闹病的事情告一段落,年号也变了,一件震惊朝野的事情也随之而来。

        包拯向皇帝上疏,疏名——《论取士》!

        此疏一上,顿时朝野议论纷纷,因为包拯这一份奏疏触犯诸多权贵的利益了。

        包拯在疏中强调了取士得当的重要性,甚至将此拔高到国家兴亡的高度。

        包拯在疏中说道:“治乱之源,在求贤取士得其人而已。”

        所以他提出三个建议。

        第一,朝廷对荫补的官员也要进行严格的测试;

        第二,通过地方上的保荐制度提拔人才;

        迅速用这些新得到的人才替换那些“奸妄”的官员。

        如果朝廷真的按照包拯的建议来执行,那么诸多权贵通过荫补的子弟定然有不少要被刷掉的,包拯这算是犯了众怒了。

        一时间包拯成了所有权贵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话说包拯从知开封府以来,得罪的权贵车载斗量。

        疏通惠民河、打开衙门接官司,这两件事得罪的权贵多了去了。

        但疏通惠民河是按照欧阳辩所出计谋借势,多方合力,包拯也因此并不算为人嫉恨。

        打开衙门打官司,虽然其中多有权贵犯法,包拯执法严峻,不徇私情。

        开封府多皇亲国戚、达官显贵,素以难以治理著称。

        包拯成为开封知府后,便与那些显官贵族或是亲朋好友断绝了书信来往。

        而凡是因为私人关系拜托他徇私枉法的,都一概拒绝,甚至当面羞辱一番。

        这些让他得罪了不少人,但权贵们最多也就是骂一声阎罗包老而已。

        毕竟包拯执法只针对真正违法的人,因为违法而被处罚的人虽然心中愤怒,但也知道自己犯法而无可奈何。

        但这一次的奏疏是对着权贵们的根基去的,这就惹怒了太多人了。

        权贵们想要反击弹劾包拯,但包拯自身清廉,为了严格执法,连亲朋好友都断绝了书信往来,这样的人又能够如何攻击呢?

        私德无愧,为官做事又滴水不漏,这是想攻击而不知如何攻击起啊。

        之后谏院那边的御史也跟着起哄,虽然他们没有参政的名义,但不妨碍他们对老上司的奏议进行声援。

        关键是,大宋第一杠精开始杠了。

        欧阳修一开始就是上疏附议。

        他说的大概是:@皇上,臣觉得包大人说得有道理,可以照此执行。

        然后有人跳出来扒拉:@欧阳修,欧阳学士啊,现在稳定为主啊,国朝百年大计,莫要轻易动了根本。

        欧阳修:@**,怎么滴,筛选掉几个辣鸡而已,怎么就影响稳定了,照我看,你也是个辣鸡。

        @皇上,这里有个辣鸡,我建议把他的官职撤掉!

        仁宗:@欧阳修,不要恼火嘛,有话好好说。

        欧阳修:@皇上,陛下拒忠言,庇愚官,为圣德之累!

        你也是个辣鸡!

        仁宗:……

        ……

        欧阳辩每日里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

        自家老爷子还果真是第一杠精啊,见谁怼谁,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别看他现在站在包拯这一边,他狠起来连包拯也怼的。

        在历史上的嘉祐四年,时任三司使的张方平由于买土豪的财产,被包拯上章将其弹劾免官;

        由宋祁接任,包拯又弹劾他;

        宋祁被免后,就由包拯以枢密直学士之职暂任三司使。

        对此,欧阳修开怼了。

        “包拯是所谓牵牛踩踏了田而夺了人家的牛(蹊田夺牛),处罚已经很重了,可他又贪图肥缺来做那个职务,不也是过分了吗?”

        包拯因此待在家里,以躲避代理三司使的任命,仁宗不许。

        许久后,包拯才出府任职。

        这就是著名的蹊田夺牛,也是包拯一生中唯一的黑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