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一个尝试!

第一百零三章 一个尝试!

        作为一头挨锤的牛,欧阳辩在欧阳修的教诲声中昏昏欲睡。

        欧阳修十一月就要出使,所以剩下的时间他要亲自抽出时间教导欧阳辩。

        当然其实王安石可以代劳,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尽一尽为人父的职责,所以抽出时间给欧阳辩讲课。

        “……自隋唐直至明清,历代都推行科举制,但科考的题目却不尽相同。

        科举又分为进士科以及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传、学究、明法、明经诸科。

        各科的考试内容也不完全一样。

        比如明法科的考试,主要是测试考生掌握的法律知识与司法技艺。……”

        欧阳修看到欧阳辩昏昏欲睡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愠怒,敲了敲桌子道:“和尚,你说说科考的科目都有哪些?”

        欧阳辩懒洋洋道:“诗赋,经义,论,策。”

        回答还算是正确,欧阳修勉强点头。

        “没错,科考的科目虽然屡经变革,但这四个科目是必考的。

        所谓国家以科目网罗天下之英隽,义以观其通经,赋以观其博古,论以观其识,策以观其才。

        科考就是识别、发现优秀的治国人才。

        因此需要以试诗赋考查应试者的文学才情与审美能力,以试经义考查他们对经典义理的理解与阐释,以试论考查他们的学识与见解,以试策考查解决时务的识见与才干。

        这样选出来的人才才是治理国家所需要的人才。”

        欧阳辩无力吐槽科举的缺陷,但此时的科举不失为较好的方式,至少以须通知古今的策论来取士,对“兵刑、财赋、河渠、边塞之利病”等等知识还是得熟知,才能够在策论中拿到高分。

        在没有更好的方式下,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欧阳修细细地给儿子梳理科举的考试内容,他没有时间教太详细的东西,主要还是以大局为主,倒还真的是为欧阳辩梳理了一些思路。

        时间很紧,所以欧阳修尽量赶得快一些,这让欧阳辩感觉很赶,但欧阳修的确是个名师,讲得东西深入浅出,相当吸引人。

        欧阳辩还是第一次听欧阳修讲考试的东西,之前讨论的大多是治国理政这些东西,如何应试还是第一次讨论。

        “你的策论我并不担心,这一块原本应该是最难的地方,但以你的格局和视野,即将语言稍差一些,都无伤大雅,介甫也应该知道,他应该会给你特训这一块的东西。

        经义应该问题不大,主要还是以背为主,这一块你的基础已经打得很牢固了,问题应该不大,反而我担心的是你的诗赋。

        应试诗赋和平时的诗赋不同,你诗赋天赋才情绝艳,但这反而有些问题,凡是诗赋才情绝高的人,对应试诗赋都有抵触心理,你得学会接受。”

        欧阳辩苦笑起来,他的诗赋天赋不高的,在这一块上,他真的是普通人,所以真的不必要担心。

        所以这么说来,其实我还是一个科考的天才?

        滑稽!

        话虽如此,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欧阳修匆忙给欧阳辩特训一个月的时间,就匆忙出使去了。

        汴京也随之入冬。

        第一场大雪飘扬而下,天地一片苍茫。

        太学在年底测试,但并没有放假。

        因为太学生的假期最少,是没有寒暑假的,只是在寒食、冬至与新年各放假三天,加起来每年只有九[顶点小说    www.booktxt.xyz]天假期。

        不过太学生都是官宦子弟,常常打着“随侍父亲远赴外任”的旗号请假,一请就是好几个月,年终时再返校参加大考,只要考试合格,仍然有资格出来做官。

        欧阳辩因为父亲出使,因此并没有这个旗号请假,但他借口身体抱恙,在年前的一个月里,都请了假了。

        当然,王安石、胡瑗和梅尧臣的课还是得上的。

        欧阳辩请假自然不是在家里躺尸或者出去玩,到了年底,他的工作又开始忙起来了。

        虽然每一摊生意都有人负责,但作为老板,终究不能完全防守的。

        欧阳辩请了假,第一时间就是先找了陆采薇和于谋。

        陆采薇和于谋现在已经是欧阳辩最得力的助手,他手下的生意都是这两个人在盯着,一个负责财务,一个负责上通下达兼监管的工作。

        在听取了陆采薇和于谋的回报之后,欧阳辩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去各处都走走看看,冰室、东西烧、澄园以及西湖城,都仔细地看了一遍。

        总体来说变化很大。

        冰室和东西烧的扩张力度颇大,整个汴京城,已经基本铺开来了。

        开封府下辖的二十几个县城,几乎在最繁华的地方,也都铺设了冰室和东西烧。

        作为汴京城最受欢迎的饮食,在下辖县的铺设是非常顺利的。

        澄园的生意越来越火,但澄园的可扩张性不如冰室和东西烧,然而收入并不少。

        西湖城还不到赢利的时候,不过第一期的建设接近尾声了,大量的金钱砸下去,西湖城的建设极快,不过要全面营业,估计得等到春天。

        欧阳辩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年底的酬功。

        他要决定酬功的力度,该发奖金的发奖金,该调整岗位的调岗位,该办年会办年会,辛苦了一年,总得给手下人一个好点的肥年。

        不过欧阳辩在谋划一个新的事情。

        也就是用后世的公司架构,成立一家管理公司,管理麾下的诸多产业。

        欧阳辩的野心很大,他想要将产业的运营进行改革,改革成有战斗力有组织的现代化公司组织,宋代的商业机构管理模式对他来说着实过于粗糙了一些。

        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尝试。

        欧阳辩主要构建两个部门,一个是人力资源部,一个是财务部,做企业也好,搞事业也好,只要抓住这两点,基本就掌控了全局。

        于谋被委任为人力资源主管,而陆采薇则是财务主管。

        除此之外,徐福被委任为商务运营主管,胖大厨则是掌管采购的主管。

        其他门店各有店长,澄园自身比较复杂,内部自有一套系统。

        澄园、冰室、东西烧被纳入欧阳辩所创立的名为【嘉园集团】的公司名下,徐福在冰室的股份、以及胖大厨在冰室的股份,都按照实际利益,置换成嘉园集团的股份,成为嘉园集团的股东。

        在欧阳辩的指导下,于谋、徐福、胖大厨、陆采薇四人同心协力,在开展嘉园集团第一次年会的期间,进行一个大的架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