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自由的欧阳辩已经死去!

第九十三章 自由的欧阳辩已经死去!

        在欧阳辩即将进学之际,欧阳棐和欧阳修却是颇为开心。

        阔别许久的梅尧臣千里迢迢从宣城回到汴京了。

        皇祐五年秋,尧臣因嫡母去世回乡守制,此时终于除丧进京了。

        欧阳修开心的自然是老友的回归。

        他和梅尧臣二十多年前就认识,二十多年前,他们同在洛阳,入门下马解衣带,共坐习习清风吹。

        此次归来,虽然欧阳修已经是入阁高居馆相,而梅尧臣仍只是一个贫寒的低级官员,可欧阳修丝毫没有身价已高的感觉,他们无拘无束,谈笑风生,一如往昔。

        梅尧臣颇为感慨。

        欧阳棐开心的是,他又要见到他的老朋友五白了。

        只是他的开心没有多久,就被悲伤取代了。

        他兴冲冲的和欧阳修一起去拜访梅尧臣,还带上他的小脑斧。

        小脑斧被他的小鱼干喂成了一只大肥猫,颇不开心被带着颠来颠去。

        于是欧阳辩的手上多了几道抓痕,这倒不是他悲伤的原因,他悲伤的是,五白竟然已经老死了。

        他和梅尧臣对面而泣,一个白头老翁和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子哭得稀里哗啦,场面颇为悲伤。

        回来之后,欧阳棐反复的念诗。

        【自有五白猫,鼠不侵我书。今朝五白死,祭与饭与鱼。……】

        欧阳辩大为惊诧,仔细问了欧阳修才知道原来是五白死了,他只能装模做样的安慰三哥,背地里却是啐了一口:“嗤,下贱的猫奴!”

        这些也不过是平凡生活中的点缀而已,对于欧阳辩来说,去太学上学才是他当下最为关注之事。

        当然不是期盼着拿好成绩,就想知道太学的课时是怎么安排的。

        欧阳辩做了一些了解,信息的来源是曾巩。

        曾巩20岁入过太学,上书欧阳修献《时务策》就是那时候的事情,也就是那时候,他不但认识了欧阳修,结交了王安石,而且已经同杜衍、范仲淹等都有书信来往,投献文章,议论时政,陈述为人处世的态度。

        所以曾巩对太学的学制制度颇为熟悉,他很自信的对欧阳辩说道:“你所担心的完全没有必要,太学是很自由的,学生大多只是学籍挂靠,上不上课都没有关系的,就是考试比较频繁,每月一小考,每年一大考,考经义,考策论,考刑律,考诗词,至于考试之外的其他的时间自由安排!”

        欧阳辩听得开心,喜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曾巩却是劝道:“不过和尚,你天资过人,读书事半功倍,应该趁着年轻多读一些书才是,年纪渐长,记忆力、精力就会大不如前,你这个时候读书越多,以后就受益越大,真不该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欧阳辩只是嘿嘿敷衍,曾巩只能摇头叹息。

        得知太学学风松弛,欧阳辩开开心心的和欧阳发启程。

        太学在南熏门附近,接近陈州门,欧阳家住在御街附近,马车往外一拐就到了御街一路往外走,出了内城,再到外城门口,距离虽然不近,但好在路好走,也不算奔波。

        太学早从国子监独立出来,庆历四年的时候将辽国使节招待所锡庆院改造成太学,以锡庆院的后堂和两边廊庑为校舍,后来以东的朝集院也划归太学所有。

        锡庆院位于国子监以东,最初除了接待辽国使节外,还常用于举办皇家宴席。皇帝在此宴请宗室和百官,其乐融融的旖旎之象常有。

        因为是招待所改造成的学校,太学颇为豪华,让欧阳辩都有些咂舌。

        占地颇广不说,里面的建筑更是古色古香,树木成荫,倒是很有后世古老学园的清幽和沉淀。

        大门处一派古老槐树遮天蔽日,从大门进入,一路绿树成荫,到达深处,竹林成荫,这才算是找到胡瑗的办公所在。

        一路走来,欧阳辩还算是比较淡定,他在路上没有见到多少学生,所以曾巩所言应该是真的。

        只是胡瑗将课时册与校规给他的时候,欧阳辩瞬间不淡定了。

        “不是说太学校规不严、可以自由安排时间么,怎么这些校规是怎么回事,言行不严谨,讲诵不熟,功课不做,无故外出,请假超时,跟同学闹别扭都是犯规,还得录入档案?

        还有,这每日的课时,经义,策论,刑律,诗词,医学、武学、算学、道学、书学和画学……这么多门课是认真的么,是选修还是必修?”

        欧阳辩目瞪口呆。

        胡瑗目光炯炯地盯着欧阳辩:“是谁和你说太学校规不严,还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的?”

        “曾巩曾子固啊,他可是曾经的太学生!”

        欧阳辩失声道。

        胡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糊涂蛋,曾子固在太学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那都是老黄历了!”

        等等,好像是哪里不对。

        是了,曾巩二十岁的时候差不多是宝元二年,而太学在庆历四年单独建校后,由当时胡瑷领导教学。

        胡瑷将自己在苏州、湖州等地的办学经验用在太学的管理上,所以现在的太学和曾巩所说的太学根本不是一回事!

        欧阳辩愣在了原地,张大了嘴巴犹如被雷劈了的蛤蟆一般,让胡瑗忍不住发笑。

        特么的!

        曾巩误我!

        王安石误我!

        欧阳修误我!

        欧阳辩面如死灰。

        所以,自由的生活已经没有了,自由的欧阳辩已经死去,现在的欧阳辩只剩下一副行尸走肉!

        啊!

        世间再无自由之精神,世间再无精神独立之欧阳辩!

        得知残酷真相的欧阳辩陷入了灵魂的拷问之中。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胡瑗给欧阳辩带来了一个更坏的消息。

        “小和尚,今年的省试就要开始了,介甫和我说你的学识其实颇为扎实,可以试一试参加一下,就算是体验一下积累经验,你记得准备一下。”

        欧阳辩从神游之中醒了过来,急道:“等等,什么省试,我没有参加过乡试,为什么能够参加省试!”

        欧阳发提醒道:“太学生可以直接参加省试……”

        欧阳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