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我真不想当学霸啊!

第九十二章 我真不想当学霸啊!

        曾家兄弟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对于欧阳一家来说,欧阳修出使是第一要事,而欧阳发要入学太学是第二要事。

        欧阳发已经十五岁多,已经开始要为科举做准备了,总是在薛氏私塾里厮混总不是什么事。

        欧阳修找到国子监直讲,主持太学的胡瑗,请求将自家大儿子送进去。

        胡瑗对此相当重视,这里面也有一些缘由。

        胡瑗一生之命运和范仲淹紧紧相连。

        景祐元年,42岁的胡瑗开始到苏州一带设学讲授儒家经术。

        时值原朝廷中向来重视文教的范仲淹因反对废后被贬该地任知事。

        翌年范在南园开办郡学后,聘他为首任教席,并送自己的儿子范纯佑拜其为师。

        到任后,他即制订了一套严格的校规。

        由于范公子能带头遵守,故其他出身豪门的学生无一胆敢肆意践踏。

        在知州的鼎力支持下,郡学很快就成为了全城各地学府的楷模。

        景佑三年,经范仲淹的引荐,胡瑗以布衣身份,与知杭州的音乐家阮逸同赴开封接受正急于雅乐改进的宋仁宗召见,并奉命参定声律,制作钟磬。

        其间,他合乎古礼的文雅举止深得朝中要人的赞赏,事成后即被破例提拔为校书郎官。

        康定元年,随镇守延州的范仲淹到陕西,被举荐为丹州军事推官。

        此间撰《武学规矩》一书,提倡国家大兴武学,以抵御外部侵略。

        庆历四年,范仲淹推行新政,取胡瑗教学法撰为《学政条约》颁行全国,并效法湖州的办学经验兴办了一所中央太学。

        可以说,因为范仲淹,胡瑗才能够一步一步道今日的地位。

        而欧阳修与范仲淹的关系天下皆知,虽然没有正式的师生之名,但范仲淹和欧阳修着实有些师生之实。

        感恩于范仲淹的恩情,胡瑗对欧阳修的请求非常重视,甚至亲自到欧阳家中。

        胡瑗既然来了,就不仅仅是考较欧阳发了,考较欧阳发不是他的目的,因为无论欧阳发学识深浅,总是得让他进学的,他来是因为要好好地指点一下欧阳修其他的三个儿子,没有意外的话,以后这三个一样要进太学的。

        胡瑗先是考较了欧阳奕和欧阳棐,考较之后颇为满意,欧阳家的几个儿子虽然未必多聪慧,但基础极为扎实。

        尤其是欧阳棐尤其让他惊喜,欧阳棐不仅学识扎实,关键是才思颇为敏捷。

        到了最后才是考较欧阳辩。

        只是胡瑗却没有问一些基础扎实,他看着欧阳辩笑道:“小和尚就不考较了,能够写出《国富论》的大学者,这些知识应该是粗浅了些,介甫的教导我也是相信的,不过永叔,我倒是有个建议,让小和尚也一起去太学和太学生多交流交流,介甫学问虽好,但沟通交流也很重要。”

        欧阳修有些犹豫:“和尚会不会年纪小了些?”

        胡瑗笑道:“有志不在年高嘛,以小和尚的学识,是应该以增加见识为主了。”

        欧阳修点头笑道:“那我找介甫商量一下,他没有意见的话,就送他去你那里捶打捶打。”

        胡瑗大笑道:“我那是读书的地方,别说的好像是屠宰肆一般。”

        欧阳辩愁眉苦脸起来。

        好不容易摆脱了薛氏私塾,又得进太学,这也太惨了些吧。

        在王安石手下,至少在王安石上班的时候是可以自学的,但太学就没有那么自由了,学校嘛,各种规章制度还是有的,终究是不太自由的。

        别的事情欧阳修不太管,他要做生意也罢,他喜欢吃喝玩乐也罢,但在教育方面,欧阳修就不由得欧阳辩了。

        欧阳辩对这个事情心知肚明,他知道即便是反对也没用。

        更别说用什么【经营生意关键关头脱不了身】之类的借口来拒绝,估计到时候欧阳修直接让他把产业给卖掉,然后再说一些什么【所得钱财已经足以一辈子吃喝不愁,不必再汲汲于此】之类的混账话罢了,毫无益处!

        进太学这个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悬疑了,王安石常常苦于自己时间不够,不能够约束他而烦恼,能够将他送进太学,王安石应该是额手称庆的。

        好吧,上太学应该还是比上私塾要有趣一些的,毕竟也算是大学校园嘛,总是比私塾要有趣的多的。

        果不其然,王安石颇为开心,并且将欧阳辩召去耳提面命。

        “……去太学是好事,安定先生的【明体达用】的确深得经世济用之精髓,你去还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的,你所学甚杂,比诸多先生估计还要精湛,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你也莫要自满,尤其不需自矜才能就对他人不敬……”

        “老师,您说的【明体达用】是什么意思?”欧阳辩还是第一次听这个说法。

        “哦,所谓【明体达用】,是安定先生提倡的经世致用的实学,重经义和时务。

        这种教学方法是安定先生在苏州、湖州二地办学时候率先开创的一种新的教法。此教法名为苏湖教学法,又名“分斋教学法”。

        这种教法是对当下盛行的重视诗赋歌律的学风纠正,提倡的经世致用的实学,重经义和时务,主张”明体达用“。

        安定先生的具体做法是在校中设“经义”、“治事”两斋,经义斋学习研究经学基本理论,属于”明体“之学;

        治事斋则以学习农田、水利、军事、天文、历算等实学知识为主,属于”达用“之学。

        在治事斋中,一人各治一事,又兼摄一事,创立了分科教学和学科的必修以及选修制度,的确是极为实用的经世济用之教法。”

        王安石不厌其烦地给欧阳辩解释道。

        欧阳辩倒是有些大开眼界了,这不就是后世的文理分科嘛,没想到这北宋就有这玩意了?

        事情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

        啧啧。

        文学这一块上他不敢说自己有多厉害,毕竟他抄一抄是可以,但真要寻幽探胜寻章摘句还真的不如这个年代的人,但理科嘛,嘿嘿。

        看来这是要逼着自己当学霸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