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只要有些许的改变也足以安慰

第八十九章 只要有些许的改变也足以安慰

        汴京的秋天还是比较凉爽的,早上起来已经有些凉意了,曾家兄弟几个早早就起来读书了,朗朗读书人在后院响起。

        听到读书声的欧阳辩也跟着起床,也不干别的,就在后院的躺椅上躺着,侧耳聆听曾家兄弟们读书。

        曾巩见状倒是不以为意,最小的曾布有些瞧不过去了:“我说和尚,大好时光,你怎么不读书啊,你不读书也就罢了,就干脆在屋里睡觉也行,为什么要在这里躺着睡觉?”

        欧阳辩睁开朦胧的睡眼:“不知道为何,听着你们的读书声,睡起来额外的香甜。”

        曾家兄弟:“……”

        听听,这是人话吗?

        我们在辛辛苦苦的背书,你竟然将我们的背书声当成催眠曲?

        不过曾布很快又开心了起来,因为欧阳辩花了大价钱请来的粤菜厨师做的早点送来了。

        秋日凉爽,欧阳辩让人在后院摆了大桌子,将琳琅满目的早点摆上。

        其实这个时候的粤菜并没有多好,粤菜的发展得等到宋朝末年宋少帝南逃,带有御厨到了粤省,宫廷食品制法和粤省的菜系融合,这才发展处独特的粤菜。

        不过欧阳辩吃过后世的早点,知道有什么做法,请了一个粤菜厨师,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经过长时间的实验,将后世的早茶复制得七七八八。

        曾家兄弟是福建人,口味也是偏清淡,尤其喜欢吃大米,对河南的面食其实不算太习惯,到了欧阳辩这里能够经常吃到米饭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更别说这种和福建人口味相当符合的粤菜早点了。

        欧阳辩在长身体,吃起饭来相当凶狠,让跟着吃的人都会觉得特别的香甜。

        于是曾家兄弟纷纷放下书本,跟着一起吃喝起来。

        欧阳辩一边吃一边介绍道:“粤菜早点特点就是一个字,鲜!无论是肉还是鱼,或者是虾蟹,都挑的最新鲜的做,这样才能够吃到最原汁原味得食材本身的味道……”

        吃当然是好吃的,曾家兄弟吃得挺欢的,但总觉得心下有些不好意思,这一桌的早点琳琅满目,越好吃就意味着越费钱。

        自家几兄弟连住带吃,吃的还都是上好的菜肴,更别说这些天去酒楼下馆子诸多花费,白花花的银子如流水一般花出去。

        曾阜吃着美味佳肴,心里却心怀天下:“和尚,咱们这么吃是不是不太好,外面的穷苦百姓吃糠咽菜的,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安。”

        欧阳辩笑了起来,这又要自己讲经济学了吗?

        却听到曾巩斥道:“叫你多读书不听,说这些没有见识的话,我叫你读一读和尚的国富论,叫了很多次就是不听,若是看进去了,你不至于问出如此愚蠢的话。”

        曾阜有些懵:“国富论讲这些?不是讲商贾之事的吗?”

        曾牟却是笑道:“二哥说得对,叫你读书你不读,还抱着以前的那些老观念不放呢,你抽时间好好读读,可以扩展你的见识。

        话说回来,和尚,你的国富论写得真好,看完之后,我以前的很多观念都被颠覆了,现在想事情看事物,眼光和深度就不同了,朝堂真该将这本书列为科举的科目专门来考试。”

        欧阳辩从菜肴中抬起头来,笑道:“子固兄,子宣兄都看过我的国富论了啊,那真是我的荣幸,那只是我的一家之言而已,也不用看得太重。”

        欧阳辩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他的心下却是十分的开心,曾家兄弟对他越是钦佩,那么以后他对曾家兄弟的影响力就越大。

        虽然说曾巩是他父亲的弟子,天生关系亲近,但如果自己没有展现出足够大的能力,话语权未必就能有多大。

        如果自己展现出足够的实力,那么请求曾巩他们做些什么事情,那就不是相求了,而是相互帮衬而已。

        欧阳辩自己不想走仕途,那么交好这些未来之星就非常有必要了,他的生意一定是越做越大的,生意越大,觊觎的人就越多。

        欧阳修在世的时候还好,欧阳修若是去世,那么庞大的家产反而会带来祸事。

        欧阳发几个哥哥指望不太上,都不是特别聪颖的人,虽然也不笨,但和同时代的曾家兄弟、苏家兄弟等等相比,还是差了太多。

        好在欧阳修交游广阔,就他以后的欧门弟子,就可以撑起一片天。

        加上欧阳修推荐的王安石、司马光等未来的巨擘们,只要好好地经营关系,做个富家翁绝对是安安稳稳的。

        欧阳辩对现在这种生活很满意,对以后的预期生活也很满意,只要不想起在自己晚年的时候的境地,大部分都是很开心的。

        所谓晚年,就是欧阳辩到了七八十岁的时候,届时北宋灭亡,被驱赶到江南去。

        虽然他是个先知者,可以先到江南去布局,即便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到了江南依然能过着舒适无比的生活。

        只是国家残破的情况下,想来也未必会开心。

        这些事情欧阳辩不太敢想,想起来就头疼万分,他有时候很羡慕这些一无所知的宋人,因为不知道,所以可以过得很开心,自己这个先知者,却要承担很大的压力。

        这种痛苦不是他以后要经历什么,而是明知道一件事情要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过于糟糕。

        欧阳辩倒是想过做点什么,但面对诸多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欧阳辩顿时就怂了。

        他知道即便是自己这个穿越者,面对国家级别的利益集团,他的力量和知识依然显得孱弱无比。

        所以他没敢想着去改变什么,只是尽量的潜移默化的做出一些改变,比如写国富论这样的书,写出来给宋朝的精英们开开眼界,说不定他们会有所启发,倒也算是做了一些贡献。

        曾巩作为顶级精英,能够欣赏他写出来的国富论,证明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对以后的变法有些许的助益,或许能够对宋朝的命运有些许的改变。